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乡宴上的木鱼  

2017-06-07 15:2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宴上的木鱼(好)
 

                           作者:赵雁明
我在上海工作的日记之一
(朋友们经常问:上海人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衡量的标准太多,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如果肤浅做评判,也是不公允的,如果从上海的社会结构上讲,全国要是都像上海人那样,社会就会再进步五十年。如果从传统的说上海人小气抠门排外,也是有失公平的。但上海人的确和外地人不同,该从哪里说起呢?既能回答朋友的问题,又能基本反映上海的实际?我们还是从上海以前一个具体的民俗说起。)
 

                             乡宴上的木鱼195(好)

   初到上海的时候,上海同事体谅我们这些外地员工,知道大家也都家境不宽裕。如果他们家中有红白喜事,都不通知我们参加,怕给我们添加经济上的负担。可大家天天朝夕相处,回避也不是办法,上海的人情礼节又比较大,怎么办才好呢,许多人都做了思索。

    有上海同事提议,以乡下的最高人情礼费做封顶, 上海同事之间,依然按照原来的礼数,上海与外地同事之间,都按照乡下礼数往来,特殊人情另当别论,如果规避不掉记礼帐上的尴尬,就写上徽州大礼,中原大礼等,不记具体数额。这个方法一出来,马上得到所有同事的拥护,如同一条企业规定,也像一条内部公约。这个建议一出台,就得到了大家的拥护,以后上海同事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也就不分厚此薄彼了,主家高兴做邀请,同事高高兴兴去参加,上海同事有心借家里办事,款待一下家在外地的同事,也就用不着多心了。上海同事家有了人脉上的风光,我们这些外地同事,也感受了上海同事的真情。此乐彼乐,大家都快乐。也是因为这个约定,我有幸也参加了许多上海同事的宴请,也有机会了解了上海特别的风情。
    在那些上海特别习俗里,最让我理解上海,感悟上海的,是上海以前一个特别的习俗,那就是上海过去的“乡宴上的木鱼”。在向朋友们介绍这个习俗之前,我首先跟大家说一下上海人的吃鱼。上海周边尤其是浦东,那可是个鱼多的地方,河鱼多,海鱼多,江鱼还是多,上海人肯定是爱吃鱼的,但上海人最爱的是长江里的鱼鲜,其次是海里的新鲜刀鱼、鲈鱼,很多的河鱼,无论是金色的鲤鱼,还是进补的黑鱼,还是肉质细腻的“昂刺鱼”,都是基本的家常用鱼,除非是办喜事的时候,才不得不拿出来吉祥的鲤鱼当菜,上海周边有很多的鲤鱼,也只有办喜事的时候,才派上用场,即使这样,也无法提升鲤鱼的低迷的售价。我说这些,就是告诉朋友,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尤其是以前,鲤鱼的价格是稀烂贱的,十斤也抵不上一斤螃蟹的价格。
    介绍完鲤鱼在上海鱼市场里的地位,还得向朋友们介绍一下上海人做事的铁律“拎得清”,大家都说上海人死要面子,“要面子”就得“给面子”,一个想要,一个楞不给,那肯定不是上海人的做事,你想要的足足的,我也给的足足的,你要的清爽,我给的清楚,这才是上档次,这才是够台面,做事情做得你心满意足,这才是上海人都想要的。上海人做事情,要想得到大家的认可,就必须做足换位思考,充分感受对方的想法,充分体谅对方的需求,以对方的角度去安排事,以对方的喜怒哀乐,以对方的爱好去为对方做服务,这样做出来的事情,更容易让对方满意,这样的做事,就叫“拎得清”,该给的给的舒舒服服,不该给你的,你也说不定出原因来。这就提升到了有面子给面子的层面。面子的故事。上海人的要面子,当然不是死要面子,上海人的要面子,充分体现出了江南人做事情的细腻。要充分揣摩对方的心理,知己知彼,方能把面子要得圆圆满满。上海话把这样做得圆满的,称做“拎得清”。
    并非所有人做事,都能“拎得清”。“拎得清”需要有特别的细腻文化底蕴 做基础,要揣摩准确对方的心理,需要得体的做事方法,需要做得恰到好处。“拎得清”,有时候也是双向的,也是对当事者双方同时考验,这是第三方对当事双方的评价。要想“拎得清”,做事情就有了特别高的标准要求。高标准严要求都能通得过,那你做的事情,就是拎得清。一定程度上讲,上海人做事情的标准,都是比较高的。许多服务于百姓的媒介人员,都在名片的背后,醒目地标出:若我拎不清,请不要选择我!一下子就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绝对不给自己留后路,以表明诚意。
   体面人做事要拎得清,穷人和乡下人,也要“拎得清”。你若拎不清,亲朋好友不上门,我若拎不清,朋友就选择离去,大家都能拎得清,也就人人都能有面子,这就是上海的海派约束。拎得清也包括不让人家难堪,不当人家面揭短,尤其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没有人会撕破这层纸的。
     乡宴上木鱼的故事,是一个让我心灵震撼的事,也是荡涤我心灵的事,更是让我理解上海、理解上海人的开始。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也是想让朋友们对上海文化,对江南文化有个深层次的认识,有个全方位的理解。
   和大多数地区的婚宴习俗一样,上海人家办喜宴,鲤鱼也是必上的一道菜。无论是娶亲还是嫁女,无论是富裕人家,还是清贫的庄户。鱼寓意来财富呀,谁不想趁着喜事的东风,把家里的日子过红火呀。从转运的角度,从红火盼更红火的角度,乡宴中不可少了红烧鲤鱼这道菜。但也有真穷的,再便宜的宴席,也有操办不起的人家,再便宜的鲤鱼,也有买不起的时候。遇有婚事必须办,而又没钱买上席的鲤鱼怎么办,总不能因为没钱买鱼就不娶媳妇吧?没有鲤鱼怎么办,就用木头鱼替代。再退一步说,婚宴办不起,可以打光棍不娶媳妇。可发送去世的老人,“豆腐饭”总不能不吃吧?“豆腐饭”也需上红烧鲤鱼这道菜,实在买不起鱼的,就用木头鱼替代的,木头鱼租碗的人家就有,而且不收木头鱼的租费,专门租赁碗盘的业户,也讲究有面子拎得清地把木鱼借给你。租赁碗筷的人家,会雇请一流的雕刻木工,用上等的硬木,雕刻出一条条活灵活现的木鱼。每条都在二斤左右,和真鱼差不多的大小,每条都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每一条都和真鱼一样像。租碗为业的人家,备有多少桌碗筷,也就准备多少条木鱼。
    租碗筷的时候,出租碗筷的业户,会将那些木鱼,装在一个特制的木盒里,永远放在出租的盆碗上面。富裕人家租碗筷,会把那木盒移开,放到一边。穷人家租的时候,就首先把那盒子装上,然后才装碗筷,把木盒压在碗筷的下面。过去,上海周边操此业者,都不主动迎接租碗的客户,看到有把木鱼装走的人家,也就不收取其碗筷的租费了。
    宴会的当天,厨师按照做真红烧鲤鱼的程序,认真地把木鱼红烧,香葱调料一样都不能少,程序也不能少,做出来的红烧木头鱼,比真的红烧鱼还像,还有味道。并按上菜的顺序,不露声色地把红烧过的木鱼,混在其他菜肴中,端到每一桌上。参加宴会的,都是亲朋好友,彼此都心里有数,没有不识相的,没人去夹那红烧鱼吃。倘若你举筷去动那红烧鱼,可就犯了忌讳。那肯定是故意揭人家的短,当着大家的面,打主人的脸,肯定是早有过节故意找茬闹事的。上海人是不会在宴席上打脸的,在酒席上找事的人,也会犯众怒的。就连醉酒的酒鬼,都不会动那木鱼吃的。遇有小孩子淘气,万一碰触忌讳,自有拎得清的母亲早早防备着。
    乡宴上的红烧木鱼,只能看不能吃,就是为彼此的面子。这就是旧时上海乡下的一个风俗。现在早就没有了,但铭刻在骨子里的文化底蕴,是连续和延续的。故事讲给大家,也是提示朋友们,要想真正了解上海,认识上海,就要知晓它的过去和现在,这就是我向大家介绍的拎得清,这就是我给大家讲的乡宴上的木鱼。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