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爱在龙泉的琉璃渠(好)  

2017-03-13 18:1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在龙泉的琉璃渠(好)

作者:赵雁明
     家属院的李妈妈,总是笑着跟大家说,她是被李大爷骗来的,李大爷就在旁边,不生气也不反驳,脸上还流露出些许的得意。李妈妈是北京门头沟龙泉镇琉璃渠村人,李大爷单位修建丰沙二线铁路的时候,就随单位住在琉璃渠村。 

     琉璃渠村,是龙泉镇比较大的村子,以生产琉璃而闻名。琉璃渠村位于龙泉镇北部,背靠着九龙山,面临着永定河,依山傍水,是个景色宜人的小山村。李大爷修建的新丰沙铁路,就是从李妈妈家玉米地经过。

    李大爷那时候,已经快四十岁了,满脸的大胡子,从来也不刮,满脸的黑胡子,手上却戴着雪白的手套,太强烈的脸黑手白对比,是李大爷给十八岁的龙泉中学校花刘春莲的第一印象。李妈妈说,那年她才十八岁,追她的小伙子有很多,有现役军人,也有当地供销社的售货员,就连龙泉镇邮电所的乡邮员,也常借去村里送信的方便,想方设法找去她家喝水的理由。

     李妈妈说,她年轻的时候,喜欢轰轰烈烈的风格,看不上劳守田园的。住在她们村修路基打隧道的这帮人,每天都吹着军号睡觉,吹着军号起床。起早贪黑地在工地忙碌着,干起活来都是不要命,比着赶着还唱着歌,苦了累了反而更乐呵,就连午饭和晚饭,都是在工地上热热闹闹吃。这些人虽然住在了村里,村民却很难和他说说话,天不亮就起床,掌灯多久才收工,无论是做哪班,都是精神抖擞排着队去排着队回。李妈妈家,也住了许多的筑路人,但李大爷并没住在李妈妈家。

    那些乐观的筑路人,下工以后也不闲着,争着抢着帮房东干活儿,就连房前屋后的路,都被他们扫得光亮亮。统一的铁路服,统一白毛巾,统一的白手套,上工下工都换装,下班都还洗个热水澡。尤其是那些司机们,雪白的手套扶着方向盘,将那些庞大的卡车,开得服服贴贴的,车走有队形,车停一条线,就连睡觉时脱下的鞋帽,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这哪里是工人呀?这分明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呀。李妈妈最喜欢他们戴的铁路徽了,帽子上边有,胸前也都统一别一个,龙泉车站上的人,都管他们叫大哥。

      李妈妈忘记过的是啥节了,镇上村上都排了二人台,杀猪宰羊做慰问,就在西山的下那河滩上,新搭好大一个彩棚子,安了好多大喇叭,十里八村的人,都被邀请去那里。那些修铁路的,人都坐得整整齐齐的,喊着吼着相互拉歌呢,李妈妈她们,是跟着村妇联主任一起去的,同去的,还有龙泉镇针织厂和门头沟织带厂的女工,还有镇医院的小护士。李妈妈说,那天她们先看筑路人的汇报演出,接着又开的表彰会,满脸大胡子的李大爷,手上戴着雪白的手套,站在领奖台上,胸前被别上了一朵大红花儿,最让李妈妈动情的,所有获奖的,都高声呼喊为人民服务,为祖国添砖加瓦,军礼敬的比新兵不知道好多少倍,那天晚上,还放了好几部露天电影呢。

      最让李妈妈诧异的是,那些人不仅个个都像兵,还真有好几个干部腰里别着手枪呢,他们的手下,喊他们段长处长指导员,工地的附近,还架设着不少的高射机枪,这到底是工人还是解放军呀?亦工亦兵专啃硬骨头,这些人也太厉害了。李妈妈最喜欢当了,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女兵,村支书刘老倔给她透话儿,如果愿意和他家大小子搞对象,可以推荐她到部队当个文艺兵。李妈妈歌儿唱得好,舞也跳得好,李妈妈最想当文艺兵了,可李妈妈不喜欢支书家黑不溜秋的大小子。

             那天没轮到李妈妈上台去唱歌,李妈妈就和那些没对象的姑娘们坐一起,挨着她们这列的,左边是铁路医院和电报电话所的女工,右边就是李大爷那列司机们。电影开演前,施工方专门给她们这一列姑娘,每人送来一个面包,一把糖块儿,还有一瓶热牛奶。李妈妈说,她年轻也没多想,连声谢谢也没说。李妈妈她们喝着牛奶,咬着面包吃的时候,满脸大胡子的李大爷,就坐在她的身边。他还就问这问那和她聊天,是这村里的吗?父母都是干啥的?家庭出身啥成份,有没有定亲?有没有自己搞对象?李妈妈说,那时候她多傻呀,光羡慕他胸前戴的大红花了,人家前边的小琴,就粗声粗气跟旁边回应不知道。

     李妈妈是问啥说啥,就连大胡子送的印着铁路徽日记本和手绢,都敢收下了。大胡子除了给她送东西,也回答了她的许多的好奇,大胡子告诉他,他是河南驻马店的,家里父母双亡,多少年没回老家了,他是从朝鲜的战场上下来的,是开大卡车的。大胡子还告诉她,工地里的大卡车,都是从捷克进口的,外面单位轮不上,车上的高射机枪,是他们施工民兵连的。大胡子给她的日记本,首页上写着铁道部第三工程局二处高机1连汽车3排第六青年突击队,大胡子还特别强调,假如在外地给他写信,就写北京市门头沟32136信箱就可以了,他就肯定能收到的。

     李妈妈说,那天散场的时候,她的那群小姐妹,有的手里有日记本,有的手里没有的,妇联主任手里就没有。妇联主任看她也拿个日记本,还和蔼笑着拍了拍她肩膀,并把她的名字记下了。李妈妈说,那次活动没多久,妇联主任找她谈了话,把李大爷夸的一朵花似的,如何在朝鲜战场冒着敌机的轰炸,开着汽车往前线运送弹药,又是如何在冰天雪地里,顶着刺骨的寒风,三天两夜没睡觉,把从鞍钢拉来的钢轨,及时送到昂昂溪。李大爷会开汽车,也会开火车,李大爷会自己做被子,会干家务活,谁要和李大爷结成进步的夫妻,就是对祖国建设最大的支持。李妈妈说,再接下来,就是随着李大爷的单位做联谊,还学好几场的交际舞呢。


       李妈妈说,她就是这么稀里糊涂地,跟李大爷结了婚。结了婚之后才知道,家属若是没工作,也不允许常年跟随在工地。李妈妈说,李大爷那老家伙,看似挺老实,哄她的技能多去了,等到孩子多大,李妈妈才想起来,嫁给李大爷,还真有点后悔呢。

     像李妈妈这样,被筑路人所吸引来的媳妇们,太多太多了,尤其她们龙泉镇,尤其她们琉璃渠。许多人嫁过来,也从离开琉璃渠那天,就再难遇到一起了,虽说都在铁二处,山南海北的工地,也都有着各“窝儿”,最让她后悔的,自打嫁给李大爷,就很少再回琉璃渠,一个接一个的孩子,烧火做饭卖粮修房子,是啥都得她张罗,李大爷呀,不知道在几千里之外呢,一年都难得回上一次家。我写的这个故事,是想让那太多疑问姥姥都在龙泉都在琉璃渠的孩子,爱有时就是这么一回事,有时就是这么的简单,不存在骗或不骗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