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高中生活趣事-意想不到的“决斗”  

2017-01-31 09:1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想不到的“决斗”
                                        作者:赵公明

         桂山是我上高中时的好兄弟,高中时要好的同学很多,但桂山和德福同学,都属于肯陪我跳墙出去,自己找机会放松一下的同学,情感上更深一些。桂山同学给我的印象,特别的随和特别的懂事,圆了扁了的事情,从来都不计较。桂山上高中的时候,个子不算高,浓眉大眼脸上总挂着笑容,特别愿意帮助同学,值日搞卫生的时候,还特别的勤快。同学们对桂山,也是特别的喜欢。可就是这样一位同学们公认的最随和的同学,竟然在上高中的时候,和我另外一位也和他特别要好的同学,竟然发生过一场特别的“决斗”,那场“决斗”,事后回忆起来,特别的有趣特别的着笑,可在“决斗”发生的过程中,差点没把我魂给吓丢了,回想起来,也是后背发凉。
         另外一位要好的同学叫宝仁,也是特别随和特别不找事的人。宝仁有个哥哥,好象在很远的地方上班,拿现在的话讲,应该是在某重要的单位做信息收集和分析工作,当年写的通讯地址亮眼。桂山的家在廖屯,那地方产花生,我们上高中的时候,生产队还没有解散,每家分的花生并不多,桂山家偶尔会给他捎来点炒花生,桂山舍不得自己一个人吃,经常在下午体育活动回宿舍换鞋子的时候,悄悄分给我和宝仁几个吃,宝仁家在闾阳,那地方也产花生,但宝仁家离的远,进城来去的人少,也就没有往学校捎花生的机会。宝仁那孩子也实在,经常吃桂山的炒花生有点不好意思,有时桂山给他花生的时候,知道桂山的炒花生不多,就和桂山客套不想吃。桂山更实在,你嘴上说不吃,我硬往你兜里塞。
      发生“决斗”事件,也就是因为一个要给,一个客套。发生“决斗”事情那天,桂山家里又捎来好吃的了,宝仁的哥哥,也恰好给宝仁来了一封信,宝仁那位哥哥,不光给宝仁经常写信,也常给他邮点钱,宝仁肯定打心眼里感动他哥哥。那天宝仁打开哥哥的来信,感动得掉眼泪了,桂山看着心疼,就第一个先往他兜里塞吃的,可能是宝仁觉得考试成绩不是很优秀,觉得愧对哥哥的爱,一边看信,一边哗哗流眼泪,也不哭出声来,就是眼泪成串地往下掉。桂山说,多大点事情呀,下次考好点,再说你哥也没埋怨你呀,你可哭的是哪门子呀?听桂山这么说,宝仁不愿意了,哥哥在他心目中,那是何等的神圣何等的尊敬呀,他随手把前来替他擦眼泪的桂山用力推到一旁,还随口说了一句,一边去!桂山以为,以他们哥俩的交情,劝得还不够真情,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让同学们看到,还以为你哥哥训斥你不努力呢?来,赶紧的,吃完东西赶紧去上体育课,大家还等着呢。宝仁那边还没哭痛快呢,看桂山没完没了了,就又使劲推了桂山一把,滚一边去!桂山这回不愿意了,宝仁你怎么能这样呀?我就这样了,能咋地?桂山一看宝仁继续跟他叫号,你也别哭了,不实劝不是?咱俩去外面练去!去就去,宝仁也不示弱,你说,去哪里,操场上院子里都行!我们一看这哥俩真来劲了,赶紧把他俩分开,我拉上桂山,庆宽拉上宝仁,哥几个就去了操场。
       白老师领着大家做操时,哥俩都做的挺认真,庆宽说,没事了,宝仁就说他哥哥太好了,他觉得对不起哥哥,心里一难过,就想痛快哭一场,不恨桂山的,桂山这边也没啥,笑着跟我说宝仁今天有点神经不正常,也没有计较的意思,我们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呢,自由玩篮球的时候,桂山还给宝仁传好几个球呢,哥俩都没有继续操练的意思。所谓的到操场上操练的随口一说,也不用担心了。上完体育课是物理课,桂山听桂山的课,宝仁做宝仁的题,哥俩隔着同学,也没有任何的不正常的举动。这下我们哥几个更放心了。坏就坏在下午的第三节课,日语老师讲了一会儿,说是让大家抄课文,日语课那时候没有书,经常上课得抄书,张老师自己回办公室印题单了,桂山正好没轮到有书抄,宝仁那桌也没有书可抄,桂山就用笔敲桌子,敲着敲着,突然用力使劲敲了一下,他这突然用力一敲,突然把笔使劲往桌子上一撂,把大家都给敲抬头了。我和庆宽几个知道有事呀,就赶紧盯着桂山想做啥,只见桂山把小手使劲冲宝仁那边一挥,一句话也没说。宝仁心有灵犀呀,看到桂山站起来往教室外面走,也毫不犹豫站起来,跟着桂山急速的脚步,哥俩一前一后就都出了教室。 
    那时候的高中,是绝对不允许上课时间出去的,至少得和班长请个假,我知道国玉班长执行纪律特别认真,脑袋飞速转了一下,赶紧拉着庆宽去和国玉班长去请假,班长呀,我肚子疼的厉害,都拉好几泡稀了,我想让庆宽和士林看校医,也不等国玉同意不同意,借着内急的名义,又拉上士林就出了教室。因为是假借拉稀的名义请的假,出了教学楼我依然捂着肚子,士林还真以为我肚子难受呢,一边到我脑门上寻找汗,一边伸出手来擦,我赶紧跟士林说,你最会劝人,今天可能要出大事了,出了校门赶紧跑,桂山和宝仁出去决斗了,搞不好,哥俩都得被开除,赶紧的吧。眼看着桂山宝仁哥俩都出大门了,我还得假装肚子疼让倾宽和士林哥俩架着走,到了大门口又出现问题了,那哥俩出去的时候,门卫并没阻拦也并没有出来,轮到我们哥三出门,门卫站在那里跟我们要假条,我们到哪里去给他生假条出来呀,我一着急,脑门儿上的汗,还真哗哗流出来了,士林和庆宽赶紧说,肚子疼的太厉害了,我们跟班长请假了,班长正去跟老师去说呢,肚子不争气,您就赶紧通融一下吧,门卫想了想,赶紧去赶紧回,回来把假条给我送来呀。哥几个一边答应,一边赶紧往大门外追。
       桂山和宝仁路上并没有动手,等我们出了学校大门,人家哥俩已经到东城门了,哥三还等啥呀,撒开腿追吧。一直追到东城门外的桥下,终于看见哥俩在河滩的沙滩上摆好架势了,这哥俩眼看就要动手了,看到我们追过来,就像两位拳击的斗士,举着手停在那,似乎等我们跑近了才开始。我们哥三那个急呀,一旦动起手来,你们哥俩这学也别上了,肯定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正好给学校送去开除的理由。你说你们哥俩咋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呀,你说你们两个咋就这样不懂事呀,平时你们都不是这样的,比这更大的委屈,你们都一笑了之了,你们不是说,同学就是亲兄弟么,今天咋就兄弟开战了,兄弟开战也不是不可以,你们今天的理由也太不充分了。最气人的是,这哥俩看见我们气喘吁吁跑过来,还都跟没事人似的,你们过来干什么呀?我们哥俩没事的,我们哥俩就是想练一下。你们哥俩是平时总练的人么?咱学校是可以练的地方么?你们嬉皮笑脸说没事,等到开除的布告贴出来,有你们哭的时候。哥仨谁还肯听他俩胡说八道呀,就用剩余那点力气,上去就把他们给抱住了,今天有我们哥三个在,绝对不允许你们哥俩动手的。那哥俩看我们抱的实在紧,竟然都和没事人似的说,我们哥俩就是想摔几跤,要是哥几个非得要阻挡,这仇怨也就真做下了,你们三个要是真为我们俩好,就让我们决一雌雄吧。也不记得他们哥俩咋说的,我们三个抱了一会儿,竟然肯冒个风险,坐在一旁看他哥两个“决斗”。
      桂山宝仁的“决斗”,就是在那片小沙滩上摔跤。也不知道那哥俩啥时候看好的那片小沙滩,那地方也的确是个摔跤的好地方,既然同意你们摔了,那就摔吧,反正哥三随时都会拉架的。这小哥俩那跤摔的,心都快被提到嗓子眼了,那哪里是摔跤呀,分明就是在拼命,你看那桂山,脸憋的通红,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你再看看宝仁,那也是一点也不示弱,咬牙切齿,也是啥劲都使出来了。这头一跤下来,哥俩浑身上下都滚的全是沙子了,二一跤下来,哥仨没有一个坐得住了,那哥俩嘴里灌的都是沙子了,一胜一负还不行,哥俩接着来了第三跤,这回可不是满身满脸的沙子了,桂山嘴角的血都流出来了,还等啥呀,别相信这哥俩的鬼话了,刚才不也是说过不再叫劲了么?那小手用力果断一挥,不是照样都出学校了吗?我们哥三赶紧上前去拉,不可能允许你们再来第四第五跤了,这哥俩似乎也没力气了,第三跤还没有正式结束呢,就一前一后巴登一下都躺沙子上了,四脚朝天,那个享受呀,还有心笑呢,我们哥三个赶紧继续劝。
     你们说说桂山和宝仁,真没有他俩那样的,我们这里担惊受怕地满脑袋找词呢,那哥俩像商量好的似的,都躺在那里笑,这个笑,那个也在笑,仿佛“决斗”的是我们,仿佛看我们像斗鸡一样刚斗得鲜血淋漓,特别的酣畅呢。刚才那你死我活的样子呢,刚才那把人吓得脸都白了的冲动呢,你们还想接着来吗?你们是在酝酿力气呢吧,你们那笑,让人看着害怕,让人腿打哆嗦,书上讲的慷慨就义的,恐怕就是你们这样的超脱吧?就在我们更担心,就在我们准备豁出命来不让他们做最后的血拼的时候,桂山竟然突然跳起来,拉起宝仁的手,哥俩像久别的亲人一样,紧紧地搂在一起,紧紧地抱在一起,一边用力搂,还彼此相互拍打着后肩膀,哥俩,真正的亲哥俩。他们俩的举动,把我们哥仨整呆了,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呀?刚才摔角的时候,可没顾及彼此的手指甲,你看你们脸上脖子上的血道子吧,鬼才相信刚才不是拼命呢,这几秒钟的工夫,太阳真的打西边出来啦?
       更让我们哥仨震惊的还在后面呢,你看他哥俩搂完抱完吧,你用衣服袖子给他擦汗,他又用手给他擦,擦完脸上的汗擦完脸上的沙子还没完,还接着拍掉身上的沙子,就连头发里的沙子,也不想存放下一粒。哎,说你们哥俩呢,边上还站着三位吓得腿都发抖的呢?你们也抱抱我们呗,哪怕说上一句对不起也行呀。你看那哥俩,又像商量好的似的,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说没事就没事吧?桂山宝仁你们俩听好了,你们是没事吗?刚才谁差点把舌头都咬下来?刚才谁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刚才谁脸上流淌都是豁出去,刚才谁眼睛瞪得没法形容的大,你没看不到你们眼睛里射出来的光束吧,你们哥俩把我们给吓成啥样呀?那哥俩也不和我们生气,嘻皮笑脸除了没事以外,就是啥也不肯多说,那还不算,招呼也不打,哥俩手拉着手,竟然先走了,还等啥呀,没事就好,权当看一场免费的摔跤,咱哥仨也别像他们那样肉麻了,搂脖搭肩的,赶紧走吧,回学校!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