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3、 我父亲就读的满洲乡村公学  

2017-01-29 15:3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我父亲就读的满洲乡村公学

                                         作者:赵雁明

         我父亲小的时候,住在赵荒地村他姥姥家,那正是日本鬼子统治东北的时候。那时候的东北,叫做满洲国。我父亲说,他小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就当了亡国奴,满洲国的国语是日语,汉语被称作满语,由于日本人特别重视占领区的奴化教育,满洲国的乡村教育得到了畸形的发展。

      父亲说,他八岁的时候,他姥姥就为他的上学发愁,满洲国对待私塾教育管理的特别严酷,很多教私塾的先生都另谋出路了,念私塾的有很大的风险,弄不好就会与公学教育相抵触,先生和学生,都有被惩处的危险。为了父亲的上学,我太姥姥没少发愁。

     父亲说,日本人实行的是严密的文化封锁和同化教育,他们小的时候,只知道自己是满洲国人,不知道孔子和岳飞,和他同龄的孩子,只知道天皇和康德皇帝,根本不知道中华民国或者孙中山,更不知道自己是个中国人。父亲说,满洲国时村庄都叫部落,那些乡村学校,都叫做公学,父亲上的那个满洲公学,就叫做赵荒地(部落)公学,日本人不允许使用村子的称呼,村子都改成部落了,村长就叫部落长,部落长下面,还有甲长里长等连保连坐统治机构。

       解放后父亲才明白,满洲公学的设施为啥那样好,就是鬼子特别重视文化侵略和文化征服。父亲说,赵荒地(部落)是个很大的村子,当时就有四千多人口,是最早建设满洲公学的村庄。学校的校址,就是现在的赵荒地小学那院子。不过,那时候的公学,校舍设施和现在完全不同,那是完全模仿日本的学校建成的,宽敞的大教室,铺着木地板,奢侈豪华的落地玻璃窗,还有青砖铺就的走廊,教室里的课桌和讲台,也都是做工精良的带抽斗的桌子和带靠背的椅子。父亲说,他最羡慕的是,学校的浅绿色校服,竟然有春夏秋冬之分,每种校服都附带合体的帆布腰带和绑腿,还有遮阳保暖的四季帽子,每个生徒的脖子上还有一个绿领巾。

      父亲羡慕那些扎着绑腿穿着校服的学生,他们上学下学都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歌,手里还拿着各种的乐器。于是,父亲就吵着闹着跟他姥姥说,他也想去上公学。太姥姥不是没想过把父亲送到公学去上学,公学那边也等着大家去上学呢,但我太姥姥是成人,知道日本人占领了东北,扶植了康德做皇帝,尤其是耳闻目睹公学里的苛刻的办学模式,担心外甥在公学里太受委屈,愁得想不出来好办法。

      父亲说,公学里的学生,经常向适龄村童宣传公学的好,不要学费还给发衣服,学习本领还能优先找工作。但太姥姥知道,虽然公学是免费的,虽然公学不收任何费用,但公学的抠门和节俭,也是出名的。公学的课本,是循环使用的,高年级的学生用完了,要完好地交给学弟学妹们使用,如果课本有破损,受到的惩罚也是很严酷的。公学不光抠门,管理也特别的严酷,违反公学公约的,轻者打的没法上学,重的就更可怕了。以父亲在他姥姥家受到的娇惯,是很难适应那环境的,尤其最为犯愁的,上公学的人,是需要保人的,一旦学生违反校规校纪,连保人都受到惩戒的。

      父亲说,他上赵荒地(部落)公学,保人是他姥姥的本家兄弟,他是公学里的堂役,堂役就是学校里负责摇铃上下课的校工,还兼着学校的做饭师傅及维护和维修。学校里除了堂役,就只有校长、老师和学生了。赵荒地公学的校长,是个日本东京人,叫啥名字,父亲早就记不得了。满洲乡村公学里的称呼,也和中国以前的不一样,绝对不能叫先生,得叫班主任,日语写成汉字就是担当先生,学生也不能叫学生,得叫生徒。学校基本完全使用日语,听不懂也得听,最开始师生的交流,完全靠的是比划加意会。学校里的课程设置,也是照搬日本的。父亲念的是一年级,课程有日语满语算术珠算园艺图画和黏土手工体育。这些课程里,最重要的是日语课了,每天都安排好几节。父亲的班主任虽然不是日本人,但比日本人还日本人,那家伙叫啥来的,父亲也不记得了,只知道他老家是闾阳的(那时候叫粱驿)。

      父亲说,他是兴致勃勃报的到,魂飞魄散逃的学。他刚入学那天,是跳着脚儿蹦着去的学校,一进学校大门,日本校长就领着他去了教室,先是在一个叫做玄关的小屋,堂役给他发了校服,还发了笔本子和书包,还给发了一双拖鞋,满洲公学的教室里,是不允许穿着鞋子上课的,上课时都得换成拖鞋。换完校服,堂役将他从家里穿的衣服,包在一个包袱里送给等候在校门口的我太姥姥,从那天起,上学下学都得穿校服了,满洲乡村公学规定,学生的校服都得自己洗,晾晒干了还得自己熨烫,所有的事情,都有严格的规定,如果做不好,轻者当堂惩戒,重得就得做反省。惩戒学生的用具,就挂在教室的黑板旁边,有戒尺有板子还有洋槐树条子,都拴着细绳整齐地挂在那里。每天都有学生受惩戒,受的最多的,就是日语课背诵得不好。父亲说,满洲乡村公学里的打手板子,可比私塾里狠多了,它不打右手专门打左手,好多生徒的左手,回家都得拿热水敷。

      父亲是插班生,没有课本没有正式的座位,别的孩子都是两个人一桌,男女同桌坐,别的孩子都开学一个多月了,父亲才来上一年级,他只能坐在人家两个人中间,日本校长关照说,父亲是新来的,上课可以不提问不回答问题,先得有个试用期,即使是这样,父亲上了三天旁听课,还是被学校严苛的规定给吓跑了,从此再也不提上学的事情,连人家送的校服和鞋袜,也是托堂役给捎回去的。

     父亲说,有个姓王的老师,上日语课特别的狠,动不动就拿东西打学生,他嫌教室里挂的惩戒工具不解气,常把牛皮裤带解下来,没头没脑地抽打不会背日语单词的学生,有个学生就住在太姥姥家隔壁,就因为念不出来汤吞的日语读音,被他踢跪地上拿皮带抽后背,好端端的一个人,后来竟然被打成了瘸子,脚被那老师给踹骨折耽误了。父亲说,那些日本人挑选出来的中国教师,个个都会打人,就算是打你一次,你都终生忘不了,好多学生见到老师就吓得尿裤子,尤其是在学校以外碰到,你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他就能挑出许多条你的不是,明天上学有你好看的。

     父亲太喜欢公学那漂亮的教室了,父亲太喜欢那公学的校服了,父亲太羡慕那些吹着鼓乐的高年级学生了,父亲太喜欢那园艺和黏土手工课了,父亲也怕那戒尺那板子那树条子,在哪一天也把他抽得皮开肉绽,就连上课回答问题,都有挨抽的可能,父亲哪里还有心思上课呀,天天有挨打的,天天都有被惩罚的,父亲吓坏了,终于在入学后三天,经过度日如年的苦思苦想,躺下装病了,说啥也不去念那满洲国的乡村公学了,他把那新着的校服脱下来,整齐地叠好,说出花来,也不上这满洲一流乡村小学了。让父亲没想到的是,半年以后,赵荒地村这所满洲国模范乡村小学,随着鬼子的投降也黄摊了,很多在那学校受尽委屈的高年级学生,愤怒地将学校的能砸的东西都砸烂了,就连房盖都给挑了,有些大孩子还跑到闾阳,跑到那些踢人打人最狠的老师的家,质问他们为什么那么没人性?也是打鬼子投降那天起,那漂亮的乡村学校再也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