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过年  

2017-01-26 17:5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雁明

     

  (儿时的记忆里,最心酸的事情,莫过于1974年春节了。那年过的,让人没法忘记。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印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赶不走,想起来,难免泪眼婆娑。)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发生在74年春节前的那一幕。那天母亲刚从医院住院回家,就把我叫到床前:快过年了,家里没有钱给你们买新衣服和鞭炮了,过年期间,长点眼力见儿,看到别人家做饭就赶紧回家。妈妈说,这年头,亲戚们也都一大年没见油水了,即便是做点好吃的,也不够自己家解馋,万一撞见人家吃鱼吃肉的,人家是让你还是不让呀?
    母亲以前没有这样说过事,以前我想去谁家就去谁家,村子里的亲戚和本家,也都把我当宝贝,有啥好吃的都把我往屋子里拽,尤其是本家的老爷爷二爷爷和四姑奶,只要有点好吃的,必然要给我留一份的。今天是怎么了,母亲为啥做这样的叮嘱呀?妈妈看我还在疑惑中,都三年没有好收成了,自打前年大旱,年年都吃返销粮,粮食不够吃,油水也没有,都是长年咬咸菜疙瘩,你没听说吗?许多人家今年过年都不买肉了。
    妈妈说的让吃也别吃,显然主要指的那些最疼爱我的本家和亲戚,那些本家和亲戚,是我每天必去溜达一圈的地方,我老爷爷和老奶,有点好吃的都提前告诉我,我二爷二奶,只要我去就给我从柜子里拿面包,我四姑奶家,炖个倭瓜都拽着不让我回家,要不是年景特别的不好,要不是日子过的特别难,母亲不会特意做叮嘱的。

 别人家不去可以的,不去爷爷奶奶家,不去姑奶家,我实在有点难受,二爷爷那年当了劳模,公社奖励他一双翻毛的皮鞋,二爷那年分红多,买了半口袋鞭炮,二奶都让我随便挑,剩下的才是老叔的,我就是怕我管不住自己的手,才暂时让二奶先保管着,过年时再拿回家。老爷爷年前去过了西山,还带回点花生和冻梨,老奶早就告诉我了。四姑爷从713建设工地回来了,酒肉也都买回来了,我都答应他们去吃了。我只是还没来得及告诉给妈妈呢,妈妈突然说不能吃,我实在有点想不通。但妈妈刚住院回来,我不敢惹她生气,没法理解,也只能照办。
    以前那些年,日子也从来没好到哪里去,年年过年的时候,家家都不买多少肉,许多孩子,过年也没有鞭炮放。
贫穷的时候过年,家家都用买的肉多少来衡量。往年过年,我家里要买上十斤猪肉,加上杀了猪的亲戚朋友送肉,我家酱栏子那蓄着冰的肉缸,总会有二三十斤猪肉的。加上从供销社买来的带鱼、粉条、红糖啥的,加上自家做一个豆腐,过年也是挺丰富的,虽然平常的日子苦,过年也是能让孩子们欢天喜地的。
     我忽然想起来,刚才老朱家大妈,老项家大姑,老刘家大嫂子来看望妈妈的时候,都抹着眼泪提到了今年的过年,都决定不买肉了,都决定包顿饺子就对付了,老刘家大嫂子,甚至提起了她公公过端午时,使劲往自己的碗里扒拉肉吃,根本没顾及儿孙的感受。妈妈肯定是听了她们的介绍,才突然多起心来了。 

  年都来到眼前了,却是不能过,盼了一年的年,盼来的却是这样的无奈,竟然有那么多的人家,不得不狠下心来,悲情地做了决定,今年的肉不买了,今年的年不过了,顶多是包顿饺子意思一下,这该让孩子们多失望呀?只有过年才能吃上饺子,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肉,只有过年才能放鞭炮,只有过年能点灯笼,只有过年才能穿上新衣服。如今,这些都将化为泡影了,哪个孩子会没想法呀?哪个孩子心里不难受呀?这日子究竟是怎么了,以往吃的高粱米,以往喝的大米粥,以往咬的玉米面饼子,都换成了难以下咽的晋杂五晋杂六高粱面还不够,竟然过年这样的大事,也被给取消了,孩子们能不难受么?
    秋天开始,就咬那发红的高粱面窝头,秋天开始,就吃瞎白菜,连个炖土豆都难吃到了,平时吃不到好吃的也罢了,如今连年都要被取消,太让孩子们伤心了,怪不得今年去冰上滑冰车的孩子们少了,怪不得一个个孩子,不是背个粪筐,就是去地里拾柴火,吃的没有了,烧得总得要跟上,看到那些最近开始耷拉脑袋的伙伴,显然,这个决定,许多人家早就做出来了,要不伙伴们不会那么垂头丧气的。
    花上两毛五分钱,就能买到一挂湖南浏阳产的,一种最小的小鞭儿,叫做一百响的加花快引鞭炮。花上一毛钱,也能买到一张纸炮子。以前过年,再穷我们兄弟也是有新衣服穿的,灯心绒的褂子,载绒质地的棉帽子,系带的棉乌拉鞋,今年这些东西,也是没见到踪影呢。这都过了二十三了,肉呀,豆腐呀,鞭炮啥的,还都没有着落呢。不知道是因为失望,还是听妈妈的话委屈,我那天流泪了。

 母亲住院,家里更穷了,没有闲钱买年货了。看来,今年的过年,得由这十岁的孩子张罗了,弟弟妹妹企盼着呢。后院老付家二大伯说,生产对的豆腐房,还给大家免费做豆腐,谁家有豆子,谁家就去做,不用象往年那样排号了,做不起一个豆腐的,也可以几家搭伙做。做半个豆腐需要十斤黄豆,他家想和我家来搭伙,不用出烧火的,不用出挑水的,所有的事情,他都可以代劳的,只要出十斤黄豆就行了。我拿着他家那杆老秤,小心往簸萁里称黄豆,每称一次,秤杆都是低着头,我没想占二大伯家的便宜,称走这十斤,家里也没多少剩余了。

 豆腐的事情解决了,妹妹小辫子上的新头绳,还没有着落,过年了,妹妹总得扎个新头绳吧。我去学校找老师要来几根彩色粉笔,再找来一小块新塑料布,裁成一寸宽的条儿,用那红的绿的粉笔末水,分别把塑料条染成五彩斑斓的颜色。煮那些塑料条儿,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办法。我拿这彩色的塑料条跟女同学显摆的时候,后院那个女同学,竟然拿出她在铁路工作的爸爸,给她新买的红头绳和彩绫条儿,我软磨硬泡,楞是用我刚染好的塑料条儿,给妹妹换回来两条。我还答应以后上学的时候,帮她劳动的时候过水沟,帮她在稻田拔草的时候,脱下鞋底子最先帮她打蚂蝗。
    妹妹的事情解决了,我还得解决弟弟的吃肉问题,我找到二奶家的老叔,还有老爷家的二叔,扛着锹镐,拎着老爷家的冰穿,和二叔老叔一起,来到了东坝外。也顾不上腊月不下河的规矩了。凿开一尺多厚的冰,忍受着手脚被冻得猫咬般疼。趴在冰冷的冰面上,从冰窟窿里往外掏鱼。也幸亏那年抓鱼的人少,也多亏那时候河里没有污染。挨冻挨累没少遭罪,白鱼鲤鱼鲇鱼泥拉吧唧的,爷三个抠出来三十多斤。二叔拎着缺盘少星那十六两的老称杆,吆喝了四五条街,才把鱼卖掉。大小混称,两毛五一斤,掐头去尾,总共得到七块钱。

 卖鱼得来的钱,两位叔叔一分没要。我用这七块钱,到后街刚杀完猪的朱风楼大伯家,买回了二斤半肉。那天的晚上,还有一户亲戚,杀了头还不到一百斤的小猪,天黑时悄悄送来五斤肉。腊月二十六那天,还有户一杀脸人家,硬给送来二斤痘猪肉(以前许多人家的猪,都有患涤虫病,杀完猪才发现肉里带痘,许多人不舍得扔,有的自家把痘剜出去,就那么给吃了,也有人家把那些可怕的肉,硬送给他认为日子殷实的,有粮食的拿粮食抵,没钱没粮食的,啥时有了再给他,肉也不便宜,就是用你的不好意思往外推,逼迫你把肉收下,大家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杀脸)。这种杀脸的事,一般人是不好意思做的,谁都知道,吃了痘猪肉,万一人也传染上,后果是非常可怕,说是高温消毒能杀死,吃的人也是胆战心惊的,换做以前,父亲肯定在那人走后,把那痘猪肉给扔掉的,可那年,也看到那些被杀脸的人吃过,竟然把那痘猪肉,随手撇到了炕梢上。
   
那个送二斤痘肉的,是一个叫做大秃子的人,平时和我家根本没有往来。肉送过来后,父亲还叨咕:这住院多日的家,他还跑来杀脸,真是太不要皮脸了!

  不情愿归不情愿,终究也短不下这杀脸的肉钱。我把那块痘猪肉,摊放到桌子上,用一把老剪刀,将那些米粒般的痘,一个个挖出来。瘦肉里的痘,还算明显点,比较容易挖出来。隐藏在肥膘里的痘,非常的难找,至于肉里面有没有发育成熟的痘,根本不是十岁孩子能判断出来的。母亲特别叮嘱,把这有病的肉,单独放置,吃的时候,先用开水多煮一会儿,不能包饺子,也不能炖着吃。

  肉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筹集白面了。供销社也点白面,一家二斤,供应的那点白面,都给母亲做成病号饭了,过年包饺子的面,没有着落了。老爷爷家,是用高粱米面弥补不足的,二爷爷家,打算用大米面替代短缺的白面,还有更多的同乡,已经放弃了吃除夕饺子。弟弟嘴天天询问,过年拿啥包一兜肉的饺子?我自恃和桂荣大姑感情深,找到了主管计划生育的桂荣大姑,软磨硬泡,开了一张连她自己都没享受过买面证明,父亲拿着那张我要来的证明,到粮站买回五斤白面。

 腊月二十八那天,母亲硬拖着病病歪歪的身体,用那有痘的猪肉,给我们炸了一碗肉酱,蘸着新煮的白菜帮,算是拉开了那年过年的序幕。二十九那天,一碗蒸肉,一盆酸菜炖肉,一盆白菜炖冻豆腐,外加两洗脸盆酸菜馅饺子,还硬拽来家里的长辈,一起过了那年的年。(东北许多地方的风俗,过年可以是在年三十前,年三十的那天,按满族习俗,是祭祖迎财神,吃水煮的饺子)

   那年三十那天,我也和别的孩子一样,没糊灯笼,没看到扭秧歌的。兜里也没有花生糖块了,也没有爆米花和冻梨吃,但我们吃到了饺子,吃到了蒸肉,弟弟妹妹也和往年一样的高兴。我还在院子的石头上,领着弟弟妹妹,用个小榔头,把一个个廉价的纸炮砸响了,算是接神驱灾鞭炮声儿。那一年村里的鞭炮也放的特别少,一共也没超过十挂小鞭儿,二奶家老叔放的那几枚钻天猴,算是那年过年最奢华的礼花了。想起了那年的过年,心里酸酸的,妈妈活着的时候,不让我提这事!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