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61-“蛇地”  

2016-10-27 09:0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蛇地”    
                                              作者:赵雁明

       我舅姥爷家主要有两片地,一片在三家人家,很早以前去往赵屯的土路边,还有一块在陈家铺的东南角,过了坝外的头道沟子就是了。坝外这片地势比较高,算是那片区域土地最高的地方了,它的东边,零星有陈家铺和赵荒地的土地搀杂在一起,再往东就是清河大洼子了。那片土地是我舅老爷从别人手里买来的薄地,经我两位舅爷的精心侍弄,变成了最肥沃的土地,种啥长啥,种啥都能大丰收。
       两位舅爷的精心侍弄,并不包括春天的耕种,每年春天开犁的时候,大吴屯和杨屯的亲戚就会来帮忙,后来有一段时间,我爷爷也帮着种了几年。爷爷说,那块地是“蛇地”,我舅爷实在不敢在那块地里下犁。那块原来到处都是“碱疤瘌”一共有一百亩,是我舅姥爷响应他的结拜大哥冯麟阁的号召,先是在辽阳的高家坨子组织抗俄“大团”,后来又参加了抗日义勇军,带领胡家窝铺和赵荒地一带乡亲保家卫民得到的奖赏买下的,不知道因为啥,那块土地自打被我舅姥爷买下,就发现里面的蛇特别多,尤其是在春天的时候。
       过去的气候和现在有点不一样,过去种的高粱玉米大豆也和现在的成熟期不同,冻土刚化一犁杖多深,就得开犁种地了。就是种地的时候,那片土地里总有特别多的蛇,都隐藏在开化的土层里。我爷爷说,蛇那东西,冬天都要钻到地底下去越冬的,春天一来,它就能感知到,随着开化的往上爬。但蛇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东西不会自己打洞,总是抢夺田鼠的洞穴越冬。把田鼠的洞穴霸占改造成自己的洞穴,是能用肉眼看出来的。东北的蛇都喜欢群居,尤其是在越冬的时候,几时条蛇上百条蛇挤在一个窝里,是常有的事情。可那片土地上的蛇不同,秋天看不到有蛇洞,夏天看不到有蛇爬,可一到春天开犁的时候,那地底下就铺满的太多太多的蛇。
        那片土地上,还有一个神奇的现象,四周的荒草里没有任何的迹象,可在地里总有好几条高低起伏的动物通道,特别的明显,特别平坦顺畅,舅爷索性沿着那些固定的毛毛道儿做成了地边儿。除了小动物的通道,那块地的四周,还自己长出许多的小榆树,年年那么高,年年也不见长。最为神奇的是,那片地里长出来的庄稼,从来没有小动物祸害。就连田鼠都不啃那里的庄稼。春天的时候,那些自然生长出来的凌乱小榆树上,总是盘绕着许多蛇,一动不动就在地边的树上盘着,种地的人还以为地里的蛇都爬出来呢。可等到犁杖一开,随着犁杖的前行,地底下就会不断传来咔嚓咔嚓的耕断蛇的声音,一段又一段蛇身子,也被犁杖翻开的土给带出地面。那些被犁杖耕出来的蛇段,无论是前半截带脑袋的,还是后半截身子,都是一动不动,和地里的茬子头没啥两样。大吴屯和杨屯的亲戚,知道那块地蛇太多,每年种地的时候,都挑着土篮子,带上耙子啥的,前边耕后边搂,接着才是撒种子。搂出一担子半截蛇,挑着走好远过南铁道,找个向阳的地方倒出去,一边倒一边还念叨点啥,都是埋怨它们修行不够道行太浅,呆的也不是地方之类的话儿。爷爷说,每年种地的时候,总能挑出去十几担半截蛇。
         因为那块地里的蛇太多,舅爷也多次找明白人看过,所有所有的明白人都说,那是一块真正的蛇地,放心地耕种吧,不碍事的,那片蛇地里的蛇,春天一结束,就去它们该去的地方了,这也是夏秋看不到它们踪迹的原由。有几年秋天我舅爷好奇,特意从后街老李家借来“火犁”(最早的烧柴油犁杖,拖拉机的前身),把那片地都犁了一尺深,竟然没有发现一条蛇钻洞。更为神奇的还在后边呢,鬼子来的那几年,我舅爷那片地被鬼子给征用了,都种上了蓖麻,那蓖麻长的出奇的好,结下的蓖麻果也特别好,让鬼子想不到的是,秋天一到,那些蓖麻杆上都缠满了蛇,一条又一条,尤其是地边上的蓖麻上,盘绕的蛇最多。那几年也奇怪,洪水也来的特别晚,蛇开始盘在蓖麻上,大雨才开始连着下,洪水一来,那些蓖麻连同那上面盘绕的蛇,也都冲到大苇塘里面了。舅爷老的时候常念叨,那蛇地也太奇怪了,难道蛇也知道鬼子种蓖麻是用来祸害人?鬼啊子也不傻,种不成蓖麻,那就种棉花,再不成也种高粱和玉米,可那几年就是奇怪了,鬼子种啥蛇盘啥,你要说蛇有灵性能感悟到洪水晚来,那它可以爬到大坝上躲避呀,为啥偏偏认准了那地方上的庄稼呀?到底是明白人说错了,还是鬼子倒霉呀?
      两位舅爷都跟我说过,就在舅姥爷去世前几年,就在舅姥爷生病的时候,没有钱买药,两位舅爷亲手把那块地给卖了。舅姥爷生的病也是鬼子做的孽,鬼子临走前,在胡家毛屯儿附近的水里,放了霍乱的细菌,祸害死许多人,后来这种被乡亲们称做“霍痢拉”的疾病,也蔓延到荒地和大坂村了,舅姥爷为了救每没钱看病等死的乡亲,也是为了救自己和家人,一咬牙一跺脚,把那最好的土地都卖了。舅爷说,那么多死于霍痢拉的乡亲,那么贵的看病钱,成麻袋的大洋呀,鬼子也太坏了。
        卖地之前,两位舅爷舍不得呀,一遍遍去地里,一遍遍看土地,不到走投无路的时候,谁会舍得把地卖掉呀,就在看那片蛇地的时候,他们亲眼看到很多很多蛇往草甸子里爬,也是打那一年起,那片土地里的蛇没有以前多了。舅姥爷卖地给乡亲们买药的事情,也赢得了乡亲们的敬佩。三年以后,舅爷家本来还有点零星地,乡亲们也一致同意,舅爷家划贫农。
          舅爷家的那片蛇地,和陈家铺赵荒地其它的“蛇地”一样,辽河三角洲那片有许多的蛇地,蛇地给乡亲们留下的疑惑太多太多了。都是一样品种的蛇,都是看不到蛇洞看不到蛇活动,只有春天种地的时候,有很多很多的蛇被犁杖给咔嚓咔嚓犁出来,咔嚓咔嚓的响声不断,咔嚓咔嚓犁成两段儿还没醒过来,一动也不动,脑袋都不抬,任凭你把那碎段儿搂到土筐里面,再挑到很远的地方倒掉。这就是我给朋友们介绍的辽河三角洲边上,乡亲们所说的“蛇地”。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