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60-苦夏  

2016-10-26 10:1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夏
                                   作者:赵雁明                                                     
    
        辽河三角洲有许多入海口,每个入海口都有一条入海的河,我老家陈家铺那条在赵圈儿河的入海口,却是两条大河汇聚  的,交汇的地方就在坝东边,那两条河一条发自闾山的富屯乡,一条发自阜新附近的努耳虎山,发自闾山的那条河叫东沙河,有的地段也管它叫西沙河,发自努耳虎山那条河,虽然没有随着它的众分支兄弟汇入大辽河,也是出自老哈河的发源地,也是契丹青牛传说的发源地,发自闾山的河打西北流来,发自阜新的打东北过来,两条都承载着极佳风水的河流,就在陈家铺和黑鱼沟村中间合为一处,穿过南苇塘注入渤海。                                                             

        陈家铺人坚信,这两条风水极佳的河流,都住着龙王和它的亲戚,驻地就在两河汇聚后下游那些深沟和湾子里。因为每年发洪水的时候,陈家铺人总能看到那条汇聚的河里,有许多惊心动魄的漩涡,就像有股强大的不可抗力,把那满河沟的洪水,给生生拽入可能的地下漏洞中,米八长的木头,成捆的沭秸,瞬间都被卷入那些响声渗人的漩涡里,除了那随时随意突然出现的漩涡,湍急的洪水里还经常有脸盆大的王八翻白儿,陈家铺人认为,那就是道行不够的龙子龙孙。                    

        陈家铺人管西边过来的河叫北沟,把东边过来的绕阳河叫黑沟,这两条曾经给陈家铺人带来无限自豪带来无限福佑的河流,竟然在两边修了防洪大坝后,竟然在沟盘公路修通后,它开始年年泛滥,把沿河下游那几个村庄,造得苦不堪言。那是一种没法描述的痛苦,那是不堪回首的夏天,那种苦那种难,折磨得陈家铺人就差去死了。                                                                                     
       修建防洪大坝以前,陈家铺和赵荒地这片也发洪水,以前的洪水,是漫过河道从庄稼地里平铺下来的,无论是从杨屯过来的,还是贴着贺屯下来的,无论是从青堆子还是吴家下来的,有孟家到黑鱼沟四个村子的土地做平铺,再大的洪水,也都是一走一过儿,即使那洪水有一米高,那茎杆能打断狼腿健壮庄稼,也能挺住那洪水的漫过,也能挺过那十来八天的浸泡。可自打西边修了贺张沟,沿河又修了防洪坝,苇塘里又横着河道修了一条条灌溉芦苇的水渠,那早先一样大的洪水,就都挤在了这条河里肆虐,流速比以前快了,水深也提高了许多,从陈家铺北边一直到大苇塘,完全变成了一忘无际的汪洋,望不到边际,看不出水深,外涝的同时,村里的积水也排不出去,村子从洪水到来那一刻,就完全与外界断的联系,坝外的洪水水位高得吓人,村子通往外界的路上的水,也没过了膝盖。我上小学那十几年,陈家铺人的夏天,简直是苦不堪言。 
        
        大洪水通常是在七月底八月初爆发,那大洪水到来之前,几乎是没有前兆的。俗话说七月的天,小孩的脸,大雨说来就会来的,大雨总是最先在山里下的,盼了一个春天又,又快盼了一个夏天,山里总算下了一场透雨,可这透雨对于陈家铺人不一定是好事情,陈家铺不怕旱,越旱那庄稼长得越初期的好,出奇好的庄稼,其实也给陈家铺人提了醒,看着那比烧火棍子还粗壮的高粱玉米,陈家铺人那个乐呀,水稻是必保了,要是河流里的旱地也丰收,来年的日子没比了。听着高粱玉米咔咔的拔节声,许多无所事事的人,都会站在大坝上看庄稼,看那绿油油的高粱玉米地,醉在咔咔传来的庄稼疯长声。可天总是不随陈家铺人的愿,就在陈家铺人三三俩俩唠不够时,就在陈家铺人一拨又一拨站在大坝上陶醉的时候,割草放马的人突然给打了预防针,北沟的水快平槽了,东沟的水哗哗的,或许在放马人说完不久,或许是在割草人念叨之后,打西北或者东北方向,就会传来排山倒海般的轰鸣,那种轰鸣声,就像是几十头几百头甚至几千条牛在吼叫,低沉又沉闷也更震撼。
        
       随着那震撼的轰鸣声,水头也随着下来了,先是摧枯拉朽般冲刷着河道,接着就肆无忌惮漫过河滩,不大的工夫,整个坝外就变成了波涛汹涌的水世界。到处是洪水,到处是急流,那洪水没过了坟头,也没过了土壕,只有高粱玉米尖儿,随着急流可怜地随波摇晃着。洪水来了之后,暴雨就开始连续了,一下几天不带消停的。洪水来的那一刻,整个村子就像鬼子进村似的,有的赶紧往家里倒腾柴禾,有的赶紧给土墙做支护,有的跑着跳着去了加工场,赶紧准备雨季的米面。最折磨人的,是那些还没赶在雨前抹房子的,赶紧求爷爷告奶奶寻找亲朋里的壮劳动力,这家要点和泥的草,那家借来几把锹,现拉抹房土,现和抹房的泥,现借来凳子搭跳板,忙三火四好歹给房子上面抹层泥。措手不及的远不止这些,鸡窝猪圈门没修,园子的围墙都要倒,秫秸杖子根基没加固,排水沟里的土还没清,晾晒的柴禾需要垛,鸭子还没赶回窝。
       
      大人喊,孩子叫,鸡飞狗跳乱成窝。鱼网还没收,鱼钩还没撤,北坝外的磙子还没拉回家,越急越是不出活儿。好不容易把眼前的事情做了差不多,那瓢泼的大雨也就开始连着下了,烟筒受潮不冒烟,土炕灌水不通气,做上一顿饭,人也被熏得差不多。鸡也叫,猪也嚎,所有喘气的,都吵着叫着吃不饱。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漏雨,忽然一股大风来,杖子倒下一大片,接着就是土墙连着倒,有限的棍棒,支护房子还不够,只能眼巴巴看着鸡呀鸭呀没地方住。这家的猪跳墙溜达了,那家的鸡少了好几只,没奈何,顶着雨顶着雷,还得满大街吆喝。墙头倒,杖子破,那还不是最难受的,最为难受的是,眼瞅着成熟的青椒柿子摘不成,园子早就泡成了稀泥浆,想摘俩茄子都不成,那么好的西红柿,那么好的芹菜韭菜池,只能眼看着泡烂了。大雨把所有能吃的菜,都给浸泡死了。偏偏就是没菜的时候,偏偏就是没有路的时候,有的人家粮断了,有的人家柴禾都让水泡了,不光冒雨去找鸡,还得找殷实的人家去借米。
     
     终于等到大雨停下来,火辣辣的太阳保证来接续,寻找可怜的高地儿,晾晒完被子还的晾柴禾,出门到处不是水就是泥。坝外的洪水没退去,那些健壮的庄稼,挺得过水淹,躲不过太阳的暴晒,陈家铺人把那庄稼泡在水里又被太阳晒叫做“煮白菜”,眼睁睁看着大片的即将开花扬穗的庄稼,都被沤成了绿肥。而最让我无语的是,乡亲们抱怨最多的,不是那滔天的大洪水,也不是煮了“白菜”的坑爹天气,甚至连墙倒屋塌的无奈都不做记恨。他们最恨的是,那段时间天天踩的稀泥,猪鸡还得喂,日子还得踩着稀泥去继续,踩着泥去稻田塄子上给猪挖野菜,踩着稀泥去磨米。他们最最羡慕的,是上屯的那些沙土地,刚下完暴雨,还能穿着新鞋去赶集。

          想起了故乡的夏天,也就想起了经常发大水,想起了故乡那片肥沃的河流地。想起了过去的满大街稀泥,也想起了故乡以前那无奈的夏天,趟着水去做事,开着船去井边去拉水,那是多么苦多么无奈的夏天呀。不光是闷热,不光是蚊子,也不光是没法睡,那是地地道道提心吊胆的夏天,那是实实在在痛苦的夏天。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