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化外那个小村庄  

2016-10-22 15:4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化外那个小村庄

                                           作者:赵雁明

      听赵荒地的人说,我们家这股人,是从外地闯关东过来的,啥时候来的,谁也说不清楚。赵荒地那股人,没给我们看过家谱,北镇城外也有一股人,早就断了联系,荒地村的兄弟都不往来了,哪里还有闲心找别处的?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家是从赵荒地搬过去的,这是确凿无疑的。 

   游览西递宏村的时候,游览沈万山豪宅的时候,我也问过自己,我们村里出过状元吗?别说是状元了,就连个秀才都没出现过,因为村子的历史太短了,短得我都能顺着根儿,找到荒地找到山东再找到德州府。村里不光没有出现过秀才,就连惊天动地的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当初我太爷从荒地搬过来的时候,陈家铺的最早住户陈仲山的父亲说,搬就搬过来呗,反正有开垦不完的草甸子。

         我找过陈家铺的大街小巷,竟然没有发现一片秦砖汉瓦,甚至连北边陆家窝铺村最常见的北镇城的城砖,陈家铺都没有分到一块。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我天天穿着开档裤,游走在陈家铺的沟塘草地里的时候,终于有了惊喜的收获,就在陈家铺村的东北角,就在那个叫做老碑座子的地方,我发现过一截半截的石碑。村里的地主老仙儿说,那是唐王东征高丽的得胜碑,那条经常被洪水淹没的小道儿,就是早先苇塘边上的官道,也是在那四海屯和黑鱼村交界的地方,倒塌着一个三孔的石桥,村里人一直以为,那桥是大清国修建的。直到光棍赵廷秀有在那里抓鲇鱼,把一块最小的护栏石条给翻过来,才知道那是大唐运兵专门修建的,上面写的是化外第一桥,我所住的那个叫陈家铺的小村子,当然也就成了化外第一村。

            或许是因为赵廷秀没文化,也后悔当年我太小,那刻着化外第一桥的石条,也不知道在不在了,没有人向文物部门报告,南北二屯的乡亲,以为国家早就知道呢。由化外第一桥我联想到,修那座饶阳河石桥的时候,附近三五里的地方,是绝对没有人家的。也就是说,临近的四海屯和黑鱼沟,建村的历史比陈家铺也早不了多少。因为找不到文物古迹来佐证,找不到参天大树做推断,即使是上学后,我依然遗憾好多少天睡不着,人家村子里都有好风水,不是城门楼,就是萧太后的御用地,我们村里只有这不着边的石桥么?我的小学老师卞玉侠,就曾经一边咬着嫩黄瓜,一边领着我们顶着烈日在稻田里拔草,冲着村里那片低矮的垡子房发火:这个鳖地方!她说这个鳖地方的时候,夹杂着许多许多的无奈,尤其是夏天趟着洪水来学校的那种情怀。

        卞玉侠二姑咒骂村子的时候,我刚刚上小学一年级。村周边长满了芦苇和蒲草,大牧养里的鱼虾,也时常顺着排水沟,往房前屋后跑。那一年,后院的大聋子大太爷最爱管闲事,经常给孩子们讲个故事啥的,大聋子老太爷说,不远处的医巫吕山,里面住着医神和巫仙,那里是辽代皇太子读书的地方。大聋子老太爷,是想让我们学学耶律楚材,多学点治国安帮的学问。孩子们不知道啥是学问,但知道神仙本事特别大。于是,百无聊赖的我们,从早春一直到寒冬,有事没事,都坐在大坝上往西往西北看,打穿开档裤开始,一直望到离开那个化外小村庄,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大山,那自然也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阴雨天,弥漫的云雾,把那一脉群山幻化成亦仙亦幻,就着天上漂浮的白云,我们非常仔细做寻找,希望发现正好出来漫步的神仙,尤其是雨后初晴时,那医巫闾山仿佛被搬到了眼前,都能清楚看到望海寺前的松树,也能看见在山上砍柴的樵夫,拴柱子捏着他的小鸡鸡说,牛郎和七仙女,就是那樵夫的邻居。于是,我们都盼着快快长大,长大了就有机会去爬山,去找那董永和七仙女的家,看看他家的孩子,长得和我们是否一般大?

         那幻化的山峦,还有那幻化的云雾,也曾让我们想啥就是啥,一会儿是张三儿在那山脊上,发现一位箭步如飞的白胡子老头,一会儿李四儿又发现了戴着红兜肚的人参娃娃,就连七十二变的孙悟空,憨头憨脑的猪八戒,都曾跋涉在那群山峻岭中,也就有了天其实是一口大锅,天边就是那医巫闾山的激烈争论。孩子们坚信有天边的说法,因为不远的南边,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大海的尽头是天边,大山的尽头,肯定也是天边了。

    唱着天大地大那首歌,觉得天好大地更大,我们才是那天底下最正宗的娃娃,我们有权利寻找董永的家,寻找他家的目的也非常明确的,也到那大山里面住,也生活在那蓝天白云下,也过那种想啥就有啥的日子,最要紧的是,让董永做老丈人,七仙女当丈母娘,也和玉帝大人攀上个亲戚。打雷下暴雨也不怕了,对那雷公电母说,我是玉帝家的啥的啥。

        天最热的时候,那山就显得有些远了,看不清山里的时候,伙伴们就看五公里沈山线上的火车,打南边来了一列货车,喷着蒸汽冒着浓烟,打北边的尽头,也驶来一列朝南跑的火车,于是,伙伴们的兴致就来了,有人指着往北跑的火车喊,有人指着往南跑的火车叫,所有穿着开档裤的伙伴,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看两列火车越走越近,伙伴们的心也越跳越快,眼睛都不敢眨了,眼瞅着那火车就要撞在一起,开火车的怎么一点都不急?有的说司机睡着了,有的说司机酒喝多了。就在大家拍着大腿,准备闭上眼睛等两列火车撞到一起的时,南来的火车竟然过来了,北往的火车也过去了,伙伴可真闹不明白了。同样的担心,过几天还会在其他伙伴里发生。

       最开心的时候,是在每年的春天,最好也是雨后初晴的时候,北镇庙前那片梨树林,那是北镇鸭梨的主产地,也是关外第一梨的故乡,那里也是萧太后的御花园,当年皇帝吃的鸭梨,都在那片丘陵地里。“国色天香绝世姿,开逢谷雨得春迟”。谷雨前后,那里的梨花会准时盛开,“塞外香雪海”的梨花香味,也能飘到孩子们的鼻子里。大人们是不会那么远带孩子看梨花的,伙伴们就坐在坝头上,远远地痴迷那“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盛况。闻着那梨花浸润过的清香空气,继续望着远处的群山,仿佛那醉人的清香,都是从那苍松翠柏、奇峰怪石、幽谷溪流流泻而来。
         伙伴们觉得,自己就是那耶律家的后代,血管里的血液也开始膨胀,等着我,等到我长大那一天,我会骑马挎着枪,从化外那个小村庄出发,径直来到北镇城,径直来到医巫闾山的脚下,去寻找那太多太多的不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