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青蛙树”  

2016-10-19 15:4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雁明

      在陈家铺村西南角,有一片叫做西春林的地,从那块地往北往东北,都是陈家铺村的稻田地,在那些所有的稻田地里,惟有西春林的稻子长的最不好,无论花费多少工夫,那片稻田地杂草太顽强。 也是因为那片稻田里的杂草太多,村里经常让学校的学生,去那片稻田地里薅草。紧挨着西春林南的,是一小片高粱地,也只有那片地里没有水。那片地也是王恩普王恩生家的老坟,我上小学的时候,亲眼看到那片地里最后埋了王恩普他爹。 王家老坟早就被耕成了一片漫岗,每年那片特别爱长草的土地,却种着几乎没有收获的高梁。那片坟地,说它是野草野菜地更贴切。过了王家老坟,是一条东西走向的毛毛道儿,道的南边,一直到荒地村的房后,都是荒地村的高梁地,庄稼长势,也和老王家祖坟差不多。 那片不好好长高粱的土地,就是我们挖野菜玩耍的乐园。野菜特别的多。所以,无论是去西春林给水稻拔草,还是放学挖野菜,我们都喜欢去西春林和它南边那片地方。 
     虽然老王家祖坟被耕成了一个漫坡,孩子们知道那是一片坟地,那里埋着死人,每次去那里挖野菜,都是跟在大孩子的后面,叔叔哥哥也叫的特别甜,就是想让大孩子给壮胆儿。那里小根蒜曲麻菜特别多。那些大孩子,虽然给伙伴们起了壮胆的作用,也经常出难题做刁难,轻的是不停给他们当跑腿,重的还得承受他们的恶作剧。他们做的最多的,就是把我们领到“青蛙树”的树下,规规矩矩听他们站在“青蛙树”冠上,听他们夸张地学电影里人的演讲,谁要是胆敢说出来半个不字,就把我们扔在大野地里不管,还讲出许多鬼呀蛇呀的,吓得你哭也不敢哭,喊又不敢喊,好话儿说上好几筐,大孩子才肯饶过这一遭。
      那棵神秘神奇的“青蛙树”,就在老王家祖坟的西南角,它的北边是荒地村一座孤坟,孤坟南十多米远的地方,就生长这这棵孤零零大柳树,有十多米高,四五十公分的胸径,非常繁茂的树冠和树叉,那棵树看起来,和其他的柳树没两样,它的神秘之处是那树冠数杈里的青蛙,是那树上有着很多的青蛙。哪个大孩子最先发现了这秘密,谁也记不清了。 在孩子们眼里,熟悉的青蛙和熟悉的柳树,也就没把那特别的稀奇当回事,在他们看来,那棵树和别的柳树没啥不一样,该爬就能爬得,该攀也随时能攀登。 但那毕竟不是一个寻常的柳树,还有那应该以水为家以陆地活动为乐的青蛙,为啥喜欢爬到树上休息?这些问题,孩子们还真没琢磨过。大风大浪都闯过了,谁还怕树上的青蛙呀,何况,大孩子早就看中了那棵有刺激的树,早就想站在树上做一番演。 据大孩子说,再恐高的孩子,攀爬那棵孤独的柳树,也觉得特别的亲切。许多本来不想爬上它的大孩子,看到别的孩子往树上爬,也忍耐不住,很自然地跟着伙伴爬上去了,所有爬上那棵树上的大孩子,都特别的兴奋特别的快乐。
     孩子们喜欢爬这棵大柳树,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每年的春夏时节,都有人往那棵孤零零的大柳树上,挂些红布条或者饼干,那是赵荒地村人,挂在柳树上的给不省心孩子认做了干妈。孩子们推测,那棵大柳树,一定是雌性的。 本来就那棵树就够神奇神秘了,又加上红布条和饼干,那就更值得琢磨了。孩子们觉得,赵荒地村的人,太有趣了。大孩子们说,那些蛰伏在树冠里的青蛙,不是去吃树上的虫子的,它们是给盘在树上的蛇送粮食的,孩子们所说的粮食,就是青蛙的本身。大孩子们说,爬上树稍的青蛙,都是雄性的,它们把自己身上的肉,送给盘在树上的蛇去吃,为的是,不让蛇再去祸害它的媳妇和儿孙,舍身救儿孙,纯属孩子们的猜测,没有一点的依据。那棵大柳树上,总是盘着三五条蛇,那棵树上趴着成百上千只青蛙,就在树枝杈上,就在树冠的里面,尤其是在树枝和树干之间,蛇究竟吃没吃青蛙,并不是所有孩子都见过。
    大孩子很为那些主动送上门的青蛙不平,也替它们来气,觉得它们太无知太没有骨气,也更想搅那些懒洋洋吞食青蛙蛇的局。要么把青蛙轰下来,要么连同那蛇也都打下来。每次攀爬那棵“青蛙树”,也都把随身带去的锹镐拖上去,不光把树上不争气的青蛙轰下来,也把那几条盘在树上的蛇给打下来。 大孩子给我们布置的任务挺艰巨,首先看清青蛙落地有几何?还得看清摔到地上是啥样儿?尤其得看清楚蛇往哪溜了?监视那些蛇的动向,绝对不允许被打下树的蛇,重新沿着树干爬上去,以确保他们演讲的绝对安全。 最难最难就是往下轰青蛙轰蛇。只要他们往树上一爬,那些惊慌失措的青蛙,就像下了青蛙雨一样,啪嗒啪嗒往下掉。虽然那些青蛙不会掉到你身上,但青蛙往下跳的时候,都本能地呲出来一股尿,那一股股青蛙的尿,呲得站在树下的,满身都是青蛙的尿骚,那青蛙又是个活物,突然跳下也是连抓带挠的,落到身上谁不吓一跳?掉在地上摔的也很惨,有的当场昏死,有的痛苦挣扎着跑了,有的疼得双腿儿伸得直直的,不停地颤抖,有的嘴里还叼着一个甲壳虫,有的两只紧紧抱在一起,落地以后也不分开。最让孩子们庆幸的是,那些摔到地上的蛇,都朝北边那座孤坟爬去了,没有落在大家的头顶上。 站在青蛙尿雨喷射中,学列宁在一九一八演讲的样子,亏得大孩子们想的出,站在尿雨中为给人家捧场,挖个野菜还得付出这样心惊胆战的代价。
    想起了淘气的童年,也想起了那棵神奇“青蛙树”,为啥只有那棵大柳树,竟是青蛙最喜欢攀爬的地方?怎么轰也轰不走,今天你把它们轰下来了,明天它们又接着爬上去了,青蛙为啥喜欢攀爬那棵树?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却想出一身的后怕,自己都不敢相信,这就是昨天这就是以前。昨天晚上梦见了大孩子里的郑明武,也又想起了家乡的那棵神奇的“青蛙树”



备注:那些大孩子有,老邱家满囤子,老王家大小子(早搬到别处了,连大名都记不得了),田景玉,赵福存,赵广存,老卞家二舅,换勤大叔,郑明武,王恩普,梁石头,大铁良等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