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479-我上小学的时候  

2016-05-05 08:5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小学的时候
                                         作者:赵公明
        我是七零年九月一日上的小学,我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年龄还不够,母亲特意求了在村上小学管事的卞玉侠二姑。因为我整天净跟着大孩子们四处跑,母亲怕我下河游泳啥的出意外。我上小学的时候,村里的小学有好几个老师不教书了。隔壁的郑洪杰大姑奶有她家小莉了,老姚家二姑嫁到山里了。只剩下刘德礼大伯,郑爱华大姑,任福义二叔和姜永财老姑爷在教书。父亲说,我们班的孩子都是“捞道货”,没有几个让家里省心的。好在卞玉侠二姑厉害,就连朱风鸣,也不敢总去学校捣乱,卞玉侠二姑,既是我们的老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
     我上小学的那天,除了背着母亲做的布书包,父亲做的木文具盒,还备有另外两样必备的东西,一样是用木头削成的“红樱枪”,一样是装着袖珍版的“老三篇”小包。卞玉侠二姑根本就不跟我们笑,板着脸让我们实现从野孩子到小学生的转变,不许在大街上随便尿尿,每天上学前,必须洗手洗脸,谁要胆敢再用手抹鼻涕,她就让谁把那鼻涕给吃掉。就连最能打架的小猛,最能骂人的老王家二丫头,最习惯满地打滚的老刁家小坤,见到卞玉侠二姑腿都打哆嗦,卞玉侠二姑上课时所说的每一句话,大家都牢牢记在了心里,没有她的允许,放了学也不敢下河捉泥鳅了。
      我上小学那个班,上边没有二年级,班里的学生也特别的少。除了小猛宝安和老刁家小坤,还有好几个后来转学的。“嘎豆子”二大伯家的老三,张百忠家的小四儿,老赵家的大军,都是以前打架不要命的主儿,都是最不想在卞玉侠二姑手下受憋屈的,为了不在这个班念书,没少挨他们老爹的皮鞭沾凉水抽打。我最开始是和郑红英一桌,后来换成了老王家二丫头,再后来是和老陈家大琴。老王家二丫头上课很专注,算术的时候手指头数的特别快,有时候还把脚丫子搬到凳子上数,每次算算术题,我总是被她逼得跟她抢速度。虽然全班的同学都怕她太厉害,但她从来没跟我发过威。我最想跟赵庭怀家的四姑坐一桌,卞玉侠二姑却从来没成全过,因为我那时的个子,只能跟不算太高的女同学分一桌。不能跟四姑坐同桌的后果,就是后边的那几个也不是善茬的同学,经常拿铅笔格尺之类的东西捅我的后背,说是我的凳子又挤了她们的桌子,我要是能和四姑坐一桌,后面就不会再有同学了。
      我们班的同学,不光年龄比我大许多,就连辈分也都比我大,要不是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不知道得受多少欺负呢,我打心眼里面怕他们,比怕卞玉侠二姑还怕呢,我当时最怕的,是我的那帮女同学,尤其是老王家小敏和老陈家大琴。老王家小敏挠人的手特别快,老陈家大琴的奶奶,是专门给小孩子们扎针的。也是因为怕的缘故,我最初在班上,连话都不敢大声说,每天上课,只能是规规矩矩照着老师说的去做,不敢左顾右盼看后面的同学。虽然卞玉侠二姑让我当班长,我也不敢对着全班发号令,所有的老师要求,我都通过老孙家四叔通过小猛通过老朱家换斧子大哥去转达。要是涉及管理女同学的事情,老王家二丫头二姑和老孙家小贤会帮助我完成。女同学里,最喜欢帮助我的,还有郑明艳大姑和赵雅娟。我要是把老师的意思传达的慢了,卞玉侠二姑从来不拿她那根捅大家的竹竿捅我,最多是埋怨我一句熊样儿。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那年冬天,曾经发生过三件吓人的事情,也是因为那三件事情,让我本来还有点的桀骜不狲,彻底的老实了。这第一件事情,就是跟着老刁家小坤,还有宝安和赵廷奎,应该还有老张家小四儿,还有谁我实在记不得了,我们一大帮同学约好去看老刁家小坤吹嘘的新式滑冰车,他说是他自己做出来的,有滑轮还有刹车的闸,伙伴们想不出来,冰车上的滑轮是如何安上的。老刁家小坤根本拿不出来他那超级想象的划冰车,就提议我们一起去东大沟里去划冰比赛。这一比,可是悔到茄子地里了。我们都不清楚,东大沟大湾子东边,有一处流水的地方,并没有冻上冰,大家玩命地比速度,扑通扑通都钻进冰窟窿里面了。眼看着刹不住飞快的冰车儿,眼看着扑通扑通一个接一个掉进冰窟窿里面。好在我们都会水,好在我们都机灵,冰车捞不出来了,浑身上下的棉袄棉裤都湿透了。
    老刁家小坤看自己惹祸了,赶紧跑到旁边的荒地里,抱来许多别人忘记收的蒿草,就在大沟边上点起一堆火(那时小孩子冬天出去都爱带火柴,随时点荒草玩),想把全身湿透的衣服鞋子烤一烤,浑身上下都冻成了冰,那一小堆火能起啥作用呀,老张家小四儿张万良,最先提着冻成片片的裤子往家跑。也幸亏他及时想起往家跑了,要是继续在那烤裤子的话,说不定还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很快,我们五六个孩子掉到冰窟窿里的事情,传遍了大街小巷,也吓得我们好几天没敢再走出家门。冰车是不能再划了,那就去雪地里打铁雀追鹌鹑吧,老张家小四儿又出新花样了,他家养了一只很听话的草狗,让它做啥都做啥,那条狗奔跑的速度特别的快,老张家小四提议,用那条狗在雪地里追兔子。您还别说,那天早上,我们在三家人家附近追完狐狸,被狐狸屁给熏的连人带狗都脑瓜子疼半天,正有气没处撒的时候,真的有一只兔子从壕沟里窜出来,真的被那条狗给叼住了,老张家小四正好准备一个新的铅笔刀,就用那小刀把兔子给剥了,就在附近一个机井房,将那只兔子烤熟烤焦,大家分吃了。毁就毁在谁也没曾想,大北风把那烤兔子的余烬给吹着了,竟然将那小井房给点着了,张百忠将他家小四吊在房梁上打。
       寒假接连出了两件大事情,也都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吓得我再也不敢出门了,整天就和赵廷志家的赵广程玩“嘎拉哈”,也幸亏我那些天没出去,那几个没记性的家伙,又碰上麻烦事情了。那年的冬天雪太大,大风雪把进村的电线给刮断了。电线正好断的是变压器的下线,断线掉在地上,啪啪做响打火花时,西街那帮孩子都看见了,但谁也没当回事情,也没有任何人跟大人说。坏就坏在这没说上,过了两天,那依然有电的电线,竟然把变压器给烧着了,电业局人好不容易冒着大雪开着拖拉机来了,看到那烧焦的变压器,看着那接地后在雪地里烧成的大坑,尤其是在那坑边,还有许多疑似小孩子们尿的尿,可把电业局的人吓傻了,村上的电工先挨一顿大嘴巴,紧接着让学校查,都有谁去那带电的电线坑旁去撒尿?这回又查出来有老张家小四和老王家小秃子的份,啥也别说了,回家还是一顿胖揍,连同我们掉冰窟窿烧井房的事情,都需要学校老师严加管教,这要是撒尿时正好撒在那电线上,后果不敢想。
     三月一日开学第一天,我们这些闯过祸端的,一个接一个站在操场上,我是班长官最大,第一个检讨的就是我。我至今还记得我做检讨的内容,我站在操场上,仰着脖子喊,我学习好劳动好纪律好,我放寒假犯错误了,掉冰窟窿烧棉袄,还跟着狗追兔子,把井房给烧了。卞玉侠二姑在底下喊,你纪律好个屁,不让去冰窟窿你偏去,重说!我那时候也没学会几个字,好不容易照着放假前领三好学生奖状的发言稿,背着家人悄悄准备个检讨书,让我重说我真的不会说了,当着那么多的同学,这人可是丢大发了。我不由自主扯开喉咙放声大哭,我错了,我错了,反反复复就是我错了。
       任福义老师竟然被我的号啕大哭给整笑了,算了算了,其他人去班上做检讨。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跟老张家小四在一起了,天天帮着学校扫操场,领着一帮伙伴给军烈属抬水做好事,狗呀猫之类的东西,也都离的远远的。想起了上小学的时候,也想起了卞玉侠二姑他们,还有我的那帮小学的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