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464-那些专程来看我的“大学生”(4)牛旭阳  

2016-04-07 09:2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专程来看我的“大学生”(4)牛旭阳
                                              作者:赵公明
         牛旭阳,唐山乡下人,曾在川藏线上当汽车兵。八六级财会一班体育委员,入学前是十二工程局四处机关干事。唐山人和我老家盘锦人一样说话拉长声,也是一样的朴实一样的没心计,做事情不怕吃亏,和谁都能划得来,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
        牛旭阳毕业就在财务科工作,后来又去了经营部做管理,深得老团长张的青睐。牛旭阳所在的四公司,建制和人员基本没有大变化,老同事几乎都是在西藏工作的战友,都是特别能吃苦特别不怕苦和累的奉献类型人。
       牛旭阳也是九零年专程来看望我的,那时他正在阳泉一个煤矿做工程。九零年那年,铁路建设规模特别的小,很多单位都没有活儿干,他所在的局,工程质量高,口碑特别的好,靠自己找市场,工程任务揽的很饱满,同事之间的关系,也特别的融洽,不像我们老工程局,整天无精打采。
       听说他想专程看望老师,他的指挥长就把自己的车派给他,还给他算出差的待遇。他的指挥长很羡慕学生能有机会看望老师,也对他的行为,给予尽可能的支持。他是六月上旬的某一天上午来的,我和几个老师,正站在东院闲聊。单位不景气,那年招来的学员也特别的少,有个班只有十一个人,在校的学生人数,还没有老师多。所有的人,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忧愁。许多人和人合伙开歌厅做买卖,都赔得一塌糊涂。连家里的冰箱彩电,都赔给人家抵帐了。
       没有课讲的时候,学校的领导大会小会讲,他们啥也不愁,就愁我们这些“教书匠”(局人事处的处长总管老师叫教书匠,学校的头头也被熏熟了)。如何处理我们这帮没有用处的教书匠,头儿们想了许多的辙。有几个教物资专业的,送给六处材料科了,还有几个会计专业的老师,送给了局里的房产段和建筑工程处。剩下我们这些教授基础课的,每人一天去门卫值班,把学校的那六个门卫给换回家。学校那个从工程队来的领导认为,节约也是赚钱,省下几个门卫的工资,也是一笔不小的收益。
       让人特别奇怪的是,那些忧心重重的头头,没有一个想想,怎么把学生招来,也没有人想过,学校升级换代的问题,尽管有许多联合办学的机会,学校的头头,都怕合作就玷污了铁路二字的纯洁,都怕地方上的习惯,蔓延到铁路里来,所以,所有的意向,都被无情的拒绝了。心里有怨气的老师,就把心里的不舒服,发泄到门卫的开水炉子上,使劲地往里添煤,使劲地往茶炉里添缺胳膊断腿的桌椅板凳。把那三个茶炉,都烧得蒸汽猛喷。不就是一天一宿的值班吗?反正是一个多月才轮到一次,豁出去不睡觉了,半夜也让茶炉里的水滚开着,没有人用开水没关系,就把热水往地上流。
      牛旭阳开着指挥车进院的时候,几个值完茶炉班的老师,正兴致勃勃讲授昨晚他们烧茶炉的故事。最需要开水的时候,开水正好是不开的,不需要开水的时候,开水里的蒸汽却很足。学校的那几个木工,生怕事情闹的不够大,悄悄把木工房里的钥匙,交给了想烧木头的老师,烧吧烧吧,烧了总比让民工扛回家强些。
       牛旭阳的车,把那些聊得正欢的老师,吓得不轻。难道这么快?真的有局头头来宣布,把这一百多没有人要的老师,都下放到工程队扛洋镐?许多那天晚上使劲烧桌椅的老师,悄悄就往办公楼里溜。牛旭阳跑到我跟前,抱着我问我想没想他时,很多没来得及溜走的老师,还把他当成局里来的人呢。他问一句,有人就不阴不阳来一句,你老师呀,教个屁课呀,马上就去山里挖路基了,你要是有空闲,也帮他挖几锹吧。整得满腔热情的牛旭阳,脑袋发蒙不知道下句该说啥才好。
       我赶紧跟他做解释,我们局头头说了,找不到活儿做,是你们单的位把工程都给抢走了,所以,上上下下做了勒紧裤腰带的准备,老领导建议把学校迁到榆次,迁到太原,或者合并到郑州。学校那几个大老粗头头,最想让大家学学干粗活儿,万一有一天,大家要是去了工程队,也算提前做了个锻炼。牛旭阳哭了,随同他一起来的几个十二局的人也落泪了,现在的活儿很好找呀,要不我回去说说,替你们单位找点活儿吧,没有工程别拿老师撒气呀,经营的人员没能力,却把无能推给别人来担当。这样吧,我本来是专程来看望我老师的,各位虽然没有教过我,在校期间也没少给我帮助呢,大家一起吃顿饭,别想的太多,工程这事情,说不定明天就有了,都啥时候了,还自己有病让老师扎针呀。
      我坚决不同意牛旭阳请大家吃饭,使劲给他使眼色。我不是不想让我那些可怜的同事借我点光,怨气冲天的时候,人心早就不齐了,别看他们疯了一样祸害学校的桌椅,说不定大家兴高采烈说痛快的时候,已经有人去西院打小报告了。那段时间里,老师这边放个屁,那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我提了一壶开水,领着牛旭阳到办公室叙旧。吃饭的事情,连我自己都免了。牛旭阳坚决不同意,商量来商量去,牛旭阳把我拉到了介休,到他家里转了转。
      历任学校的头头,都觉得我在教师里的威信高,有啥疑难不好办的事情,都先把任务布置给我,我再领着我们教学口的老师去实施,我要是请了大家喝着茅台吃着海鲜,说着学校头头的种种不作为,即使我在酒桌上一句话也不说,那牵头的不还是我吗?因为请大家吃饭的,是我的得意门生。不是我的心眼多,不是我胆小怕事,那时候的混乱人心,早就四分五裂了。香的不香,臭的不臭,倒霉的事情,也是随机的,能躲就躲吧,还能昨?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