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465-那些专程来看我的“大学生”(5)刘铁新  

2016-04-07 12:3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来看望我的“大学生”(5)刘铁新
                                    作者:赵公明
       刘铁新,邯郸铁六处人,入学时年龄已过四十五岁,是八五级企业管理专业一班学员,入学前的岗位是铁六处的干事。刘会拉二胡,也特别嗜好喝酒。虽然这位老铁路的自身素质都挺高,但嗜酒这个致命缺陷,上学时也有端倪。为了限制他喝酒,我也没少费心思。为了安抚厌烦他嗜酒的同学,我也没少帮他做沟通。
      刘铁新也是九零年那年专程来看望我的,他来的很低调,也来的静悄悄,他都走到我身边了,我还没有发觉。他肯定不是打邯郸来,他到底打哪里来,我现在也不清楚。他来的那天,我正和两位女老师往西院走,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我们说说笑笑一起去食堂吃晚饭。大约是正走到铁四处供应站门前,刘铁新不知道打哪里出来了。我问他来做啥,他说专程来看我,我问他住在哪里了,他说已经有住处,不用我费心。铁四处在通往三合村的路边,开了一个小饭店,刘铁新拉着我就往饭店里走。
      我看他的脸色焦黄,一脸的疲惫,知道他肯定在单位混的不好,究竟有多不好,我也没往深处想。以他在铁六处的贡献,至少能做个科员没问题,或许没有额外的收入,或许家庭负担正最重。点菜的时候,我专挑最便宜的,既然你让我点菜,我也知道这饭钱我付不成,那我就给你多节约点。他说再来一瓶六曲香吧,我拒绝了,我反对喝酒,你也别喝了,看你这身体,脸色蜡黄,还是把酒戒了吧。
       那天我没哭,他却一直哭,我问他许多遍,如果工作上遇到了问题,我可以找同学们想办法,趁着同学们和我的情感正热乎,估计这点忙是能帮上的,他说不用,是媳妇和孩子对他不好。家事我就不好参合了,但我也马上想到,肯定和他的嗜酒有关。他絮絮叨叨说最敬重我,他还有感激地给我下跪,被我给扶起了,但我没往再深的地方想,他啥毕业后的生活到底是啥样。
      十二块五毛钱的饭费,到底还包括了一杯散白酒的钱,喝就喝吧,我知道他的酒量,三两酒对于他来说,就是润润嗓子。他在饭桌上,都说了些啥,事后我一直做回忆,想不起来了。因为我的心,全部用在劝说他戒酒上了。他答应的可好了,临走还含泪给我深深鞠了个躬。
       他走了以后没多久,老胡从太原来学校了。老胡大哥是我带那个班的班长,班上的许多事情,都是胡大哥直接处理好,无须我再去费心。胡大哥虽然没有专程来看望我,但却是来看望我最多的人。因为他经常来学校出差,每次来学校,都抽时间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儿,无论多忙。胡大哥跟我说,你知道刘铁新吗?我说前几天还来看望过我,付的饭钱都是毛毛票儿。胡大哥很诧异,他来学校做啥,你是不知道呀,我一会跟你说,我先赶紧给他们单位打电话,我还以为他早就回邯郸了呢。铁路电话很快就打通了,邯郸那边说,刘铁新正在上班,胡大哥关照的事情,那边也都给办妥当了。
       胡大哥擦了擦脑门上急出来的汗,让我坐下来,慢慢听他说。前些天,胡大哥去阳泉出差,在阳泉火车站附近等车的时候,发现有个拉二胡的乞丐,特别的像刘铁新,于是,胡大哥就走到跟前仔细瞧了瞧,这一瞧不要紧,还真的是他。胡大哥二话没说,拉着他就奔一个有洗浴的小旅馆,给他要来热面条,给他买来新衣服,从头到脚洗了好几遍,理了发剪了手指甲。又连夜拉着他回了太原。
     胡大哥问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他打了领导,因为领导帮他媳妇跟他打离婚,媳妇带着孩子走了,班也上不成了。他先是在路边摆摊卖笔,后来才摆摊卖唱乞讨。胡大哥做事情稳妥,也不光听他一面之词。打电话问邯郸那边,所有的人都说,刘铁新这人,脑子被酒精烧坏了,不仅无缘无故打媳妇打孩子,也经常打同事。没有钱买酒喝,他就去医务室偷酒精。单位念他以前的好,几乎给他换变了岗位,到哪里都是借钱买酒喝,觉也睡不成,没有酒供着,连手脚都发抖,白天喝晚上喝,上班喝下班接着喝,通宵达旦地喝,实在是无可救药了。
        毕竟是同学,胡大哥跟邯郸那边说尽了好话,并求局医院懂得强制戒酒的医生,专门给他做了一个方案。每天胡大哥就是医院单位两边跑,直到他彻底把酒瘾戒掉。刘铁新去看我的那天,他已经一个多月没粘酒了,胡大哥还以为,他真的把酒给戒掉了。还委托人领他回邯郸,谁曾想他回了邯郸,又来我这里一趟。
       刘铁新回去工作没多久,就又从人间给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又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又去做了啥,那些奈于胡大哥友情的哥们,也懒得再去派人寻找他。以后胡大哥来我办公室,估计这个人没了,估计这个人不在了,打听三五年,再也打听不到他的消息。直到许多年以后,有知情的人告诉胡大哥,刘铁新这个人,早就死了,是收容所给他媳妇送回的骨灰。嗜酒也能毁了一个人,刘铁新的悲剧,他周边的人的确都尽力了,可惜他的那个嗜酒,嗜的也太特别太深了。
       现在回想起来,刘肯定也恨自己没法把酒戒掉,很可能是跟我做诀别的,要不不会又下跪又鞠躬,一遍又一遍说给我丢脸了。我的脸不怕丢的,你这不珍惜生命,才是最让我失望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