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458-住过上海记趣事(5)吃“菜饭”  

2016-04-02 16: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菜饭”
                                        作者:赵雁明
       我在上海工作期间,最让我感动的,就是那些上海本地同事给予的关爱。最让我自豪的,就是努力工作之后的吃喝玩乐。我羡慕上海人,羡慕上海的社会保障体系,也羡慕上海人的生活。说到吃,几乎不知从哪里说起,太湖的的船菜,上海的本帮菜,浦东的本帮菜,以及全国各地的美食,都能在上海品尝到。然而最让我难忘的一次吃,却是上海同事请我吃的一顿菜饭。
      那是九九年的梅雨季节,那年的梅雨持续时间特别的长,入梅一开始,就是阴雨连绵没停过,啥户外工作都做不成。浦东设备安装公司的员工,正做江镇和花木等地的雨水泵站,我去的时候,泵站的主体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就等着甲方来验收了。业主急,安装公司的员工也着急,浦东地区的雨水,更是急需排到东海里面去。
      焦急等待的员工,每天都在安装公司的院子里,盼望着天能放晴,盼着有半天的晴天能把泵站交出去,但等了半个多月,也没有盼来那样的天气。百无聊赖的等待中,有人想起了从前的“菜饭”,想起了大家跟着曹龙金经理推着手推车创业的从前。说着说着,就有人提议,今天中午不去公司吃饭了,自己动手做“菜饭”吃。
       那时我和设备安装公司的员工还特别的生疏,他们张罗吃“菜饭”的时候,我正忙着电焊工的技能考试,他们打着雨伞在水龙头上洗着洗那的时候,我也正愁中午的饭去哪里吃,雨太大了,回公司食堂,肯定浑身都得被浇透。
      我楼上楼下指挥老师们考试,看到他们找来好几个大号的电饭锅,有的忙着闷泰国香米饭,有的在炖大块的“红烧肉”,有的仔细洗着“上海青”,有的拿刷子刷洗着茨菰和咸肉,炖鸭子炖鸡的香味,就在雨幕中徘徊,随着那哗哗的雨水,使劲往我的身上扑。
       三四十名安装公司的员工,男的买完原料就开始“斗地主”的,七八位女员工,在一个我叫蔡大姐的带领下,正里里外外忙碌着。眼看红烧肉炖鸡炖鸭咸肉炖茨菰都出锅了,他们还忙碌着切那些洗好的“上海青”。我以为,这些安装公司的员工,是要集体会餐做几个实惠的大锅菜呢。六七只鸡配着六七只鸭子,还有一大筐的咸肉和藓肉,以及那这种各样的蔬菜,足够做一顿三四十人吃的“宴席”了。但我一直不明白,为啥还要洗那么多的“上海青”,而且都切得碎碎的,做汤也用不了那么多呀?地上还摆放着好几瓶稻花香白酒,难道今天安装公司的员工心里不痛快?想要来个一醉方休?蔡大姐寒暄我一会儿来吃“菜饭”,我真没敢回应,听说安装公司的员工,对我们铁路派去的头头不满意,别是借着吃饭,把气都撒到我身上。
      趁着他们的会餐还没有开始,我抽空打了外卖的电话,叫了几份两荤三素加一汤的盒饭。我到大门口接盒饭的时候,看到两位安装公司的男职工,骑着公司食堂的三轮车,把食堂的大锅和煤气灶给拉过来了。那么多的大电饭锅里炖的煮的蒸的都有了,为啥还要把食堂的大锅给拉来呀?看来,安装公司的员工真的要闹事,今天这饭是他们能吃得,公司的员工吃不得呢。
       我赶紧关上办公室的门,打开盒饭就准备吃午饭,我都想好了,吃完午饭我就把老师们放走,今天下午都回家去睡觉。整个院子都送给安装公司的职工去用,喝醉了爱咋耍就咋耍,领导要是事后问起来,我不在场我啥也不知道。
      我拿着盒饭进屋的时候,蔡大姐跟进来了。你这兄弟这么见外呀,今天不是说好了一起吃“菜饭”吗?我也没和蔡大姐耍心眼,大姐我跟您说实话,我不会喝白酒,我怕我会惹那些师傅们不高兴。蔡大姐听了哈哈笑,你这兄弟从来没有吃过“菜饭”吧,吃“菜饭”是不摆桌子的,那些想喝酒的是因为今天太潮湿,在上海,喝酒从来都是随意的,你不想喝就别去他们那里凑合,绝对没有人强迫你的,如果你真的有心,拿一盒香烟我帮你捎过去,即使有喝醉了的,也不会来找你的不是,你就一百个放心吧。
       大姐和我说话的工夫,那两位浑身湿透的师傅,支起煤气架好锅,放进油放进炖好的肉呀鸡块鸭块茨菰块,开始在那大锅里翻炒,接着又把蒸熟的香米饭放到锅里,最后把又把剁碎的“上海青”也放进去翻炒。上海青熟了,所谓的连肉带饭带菜的“菜饭”也就做好了。蔡大姐先给我满满盛了一盆,接着给自己也盛了一盆,领着那几位上海大姐老妹,一起来到我的办公室。蔡大姐告诉我,这是茨菰,炖在红烧肉里最好吃,那是笋皮,茨菰是如何生长的,笋皮需要怎么做才最香,菜饭里为啥要放点上等的猪油?一边吃着,一边给我做介绍,蔡大姐说不清楚的,那些上海姐妹还做了形象的补充。“菜饭”都吃完了,我才反应过来,敢情蔡大姐她们几个,是专门来给我做“菜饭”的介绍的,上海的菜饭是啥样,浦东的菜饭有多正宗,寻常人家的菜饭如何做,一起吃菜饭的人,具有啥样的交情。敢情这吃菜饭的说道,还挺多呢,只有亲如兄弟的人,才会有一起吃菜饭的可能,那做菜饭的原料,都是大家抢着买来的,绝对没有AA制,绝对没有大家均摊,那些买来白酒的,就是因为走的慢几步,又不肯失去给弟兄们意思的机会。别看酒买那么多,喝不了几瓶的。
     那顿“菜饭”,吃得我眼泪都掉下来了。上海的同事,绝对不是领导说的那么烦人,是我们铁路去的管理者太小肚鸡肠。那顿饭,也让我深刻感悟到,养家的人有多么不容易。我们铁路派去的管理人员,与上海本地那两千名员工,虽然有着文化和习俗上的特别差异,但是,人都是有感情的,没有沟通不了的隔阂,也是从那天起,我把上海的同事,都当做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只要有求于我,我绝对肝脑涂地,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整个公司的和谐。也为那令人感动令人感慨的菜饭。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