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472-故乡情愫(1)“赶考”  

2016-04-16 08:1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赶考”
                                             作者:赵公明
        人一旦离开故乡,就会自然萌生出故乡的情愫,这种发自骨子里的故乡情愫,也会随着离开故乡的时间,越来越浓,越来越强烈。思乡的情愫,也会慢慢演变成一种情结,这种交织缠绕的情结,一旦有机会施展,也会化为给故乡的回报。当年,故乡人的那场“赶考”壮举,就是从陈家铺走出去的人,给故乡最好的一个回报。
      早先的陈家铺人,都不愿离开家乡。郑百顺(郑百田的弟弟)和卞庆霖(卞庆雨他哥)念了盘锦师范速成学校,也是因为赵荒地的学校,太缺少本地的老师。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急需大量建设祖国的人才,每个学校的老师,也都担负着宣传动员的责任,让受过基础教育的年轻人,参加各种招工招生考试,是当年最热门的事情。
      陈家铺的人,也知道进成城求学做工,远比在家乡种地强,也有很多人想去考试,但一想到自己那点文化底子,除了三字经百家姓,就再也不会别的了。很多年轻人,面对卞庆霖的倾情宣传和动员,说出了自己心里的 无奈。卞庆霖跟郑百顺说,人家村里的人,一个个都走了,就咱们村里的年轻人,都陷在家里种地, 这个事情要是不解决,我们两个会自责一辈子的,也愧对故乡的列祖列宗,没有脸面再踏进家乡的。不就是文化程度不行吗?我们俩给大家办个速成备考补习班,你要是心里没底,这里面的责任都由我承担,我不怕乡亲们骂我吹牛,一旦大家考的不理想,就让乡亲们戳我的脊梁骨。
     于是,卞庆霖、郑百顺这两位从陈家铺走出去的高小教师,就在那年的秋天,站在幺院前的空场里,就在陈家铺老少爷们的面前,许下了陈家铺建村以来,最为悲壮的誓言,只要是会写自己的名字,只要会背诵三字经百家姓,我就保证他能考上学,乡亲们不是最敬佩上铁路或者当医生吗?辽阳和本溪的医学院咱都不考,咱就考锦州和沈阳的医学院,咱就考锦州沈阳的铁路司机学校。卞庆霖和郑百顺拿着从荒地学校借来的铁皮喇叭,慷慨激昂地唤起乡亲们报考学校的信心时,也不过是二十刚出头的毛头小伙子,教书的教龄,还不满三个春夏秋冬。他们俩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拿自己做抵押,全给说出去了,没有给自己留半点的退路,卞庆霖甚至连如果考不上一半,他都不再回陈家铺的话,都给说出去了。
    既然有现成的补课老师,既然是无尝给大家做补习,既然先生都有这样大的把握和信心,那就试试吧。于是,赵庭信、赵庭阳、王怀义、赵洪田、王国荣、郑百纯等一大批人,都去村里报了名。陈家铺没有学校,也就没有教室,补习班就设在赵怀卿家前面的大庙里,这个大庙,就是现在赵庭奎家老院子前面,大概的位置在姜永录家的房后路北。村上给配置了两个跑腿烧水的,还在庙里挂了四盏汽灯。每天晚饭以后,那些想参加考试的青年人,以及想学习文化的,都早早坐在大庙改成的教室里听课。卞庆霖和郑百顺两个,一个负责讲课,一个负责辅导和批改作业。
      卞庆霖那人,说出去的话,落在地上就是个钉,既然都保证大家都能考上理想的学校,那就豁出去了。每天他从荒地学校放学,都是小跑着往家赶,饭也顾不得吃,觉也顾不得睡,一边编写着速成教材,一边讲解考试需要补习的课程。没有铅笔,他就拣来学生们丢弃的铅笔头,没有作业本,他就收罗来学生们用过的本子背面用。只要是你想学,剩下的事情,都是他来准备的。他就想让故乡也风光,他就想证明,故乡的年轻人,一点也不比南北二屯的人差,基础不好没有关系的,有我呢,只要我会的,我有办法让你速成。住在大庙周边那几户人家,尤其是卞庆霖的堂弟卞庆海,经常把自己家里过年都舍不得吃的白面,做成烙饼,偷偷塞到饥肠碌碌的这哥俩手里。感动得他们哥俩,为乡亲们补习的劲头更高了。
    他们俩拼命教,大家也都拼命学,很多人做梦,都是新式课程的内容。他们俩也赶上了好头头,郑洪俊是村长,赵洪文是助手,郑百田管钱粮,姚少义负责后勤,村上所有管事的,都把工作的中心重心,放到这个补习班的身上。汽灯里的煤油随便使,开水里的柴禾管够,时不时还给大家来点夜餐,来个高粱米干饭炖干豆腐。村上的全力支持,大家的备考热情,更加高涨了。卞庆霖和郑百顺,也悄悄抄来别的村人参加考试的卷子,发现陈家铺的年轻人,虽然没有外村人受的教育多,测试的结果可比那些受过正规教育的,理想多了。他们俩的心里,更加有底了。那帮参加补习的人,数赵庭志的文化最高,老国高的底子,考到北京都没有问题的,可他还是最喜欢去铁路,两位补习的老师拿他也没辙。除了赵庭志,剩下人也只会写几个汉字,自然和地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的。基础最差的王国荣,却是脑袋瓜儿最灵活的,学啥会啥,卞庆霖上课,经常提问他。
      卞庆霖没有吹牛,那年的春天,统一招生的考试,北镇和沟帮子,都设了考场,要是报考技校和中专,还可以在胡家中学报名。那些参加补习的人,一半都考上了锦州的医学院,还有一半人,根据自己的喜好,考上了地质考上了铁路司机学校。非常遗憾的是,除了那些学医的,很多考上青海地质的学生,毕业没几年,就嫌弃做地质工作太艰苦,偷偷跑回来再也不肯回去了,多年以后,一直是老婆孩子埋怨的话题,那点苦都挺不住,末了还不是种地受累?我小的时候,经常听村里的老辈人讲,谁还记得卞庆霖?老辈人说的那个谁,是指那五六个在城里当医生的人。我没法像卞庆霖那样,为故乡做点事,但我该给卞庆霖的报效故乡情愫,写上一笔。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