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453-住过山西有稀奇(13)“阎老西”讲的一段珍贵的历史  

2016-03-27 14: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阎老西”讲的一段珍贵的历史
                                                      作者:赵公明
      “阎老西”的大名叫郭拉兔,是山西河边人,与阎锡山是隔河的老乡。“阎老西”念过几天私塾,也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乡村青年。五三年的时候,有老乡在牙克石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局当差,以文化人的身份,将他介绍到牙克石工作。后来,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局迁到哈尔滨市,他就在局机关的教育科做科员。也是因为他经常向好奇的同事介绍阎锡山的情况,大家也给他起了个外号,管他正式叫起“阎老西”。时间一久,加上他的普通话也不标准,解释工作一直做的不到位,很多隔壁的科室,连他的姓氏都忘记了,还真的以为他姓阎呢,好在郭拉兔这人也随和,喊他阎师傅也答应。
      我去铁三局工作那年,“阎老西”早就退休好几年了,这时候的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局,又从哈尔滨搬迁到太原了。退了休的“阎老西”,就住在太原铁三局的文源巷家属院,每天拎着大号的罐头瓶子改成的茶杯,就在文源巷口和老哥们们一起下象棋,谈过去,说到叉处,也经常争论得脸红脖子粗的。“阎老西”的记性好,又长期在机关工作,许多事情都亲身经历过,当然不服气那些讲错了背景和经过的老同事,有时候,因为一个细节问题,他都宁可不吃饭,也要找来见证人,不把对方讲个服服贴贴,他连饭都难以咽下。也是因为他对局的历史记忆最清楚,那些写局史写局沿革的小青年,都愿意向他请教,就连那些后来的驻地记者,也经常听他们这些老同事讲过去的事情。坐在路边看他们这帮退休老头打牌掀桌子,听他们像斗鸡一样争论过去的事情,也成了机关员工丰富阅历的最佳去处。绝对不接话,绝对不参合,即使他们轮胳膊挽袖子,大家也不去劝。过不上几分钟,他们又会打开更多的话题,还像亲兄弟一个样。
     听他们讲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局的过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局的六二年在山东的大招工,也明白铁三局的老工人里,为啥有那么多六二号的山东人,也能想象六0年大饥饿的时候,山东是个啥样子。据“阎老西”他们讲,六0年的大饥荒,山东的灾情特别的严重,到了六二年,山东的饥荒有所缓解,但城里的灾情依然很严重,每月23斤毛粮1斤黄豆的供应,还是无法满足大批的无业人员的生存。没有工作的人,是没有粮食供应的,失业人员的压力,显的尤为突出。就在这年的秋天,国家把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局的招工指标,全部下放到山东,就是感激最质朴善良的山东人民,为祖国的解放事业普遍不怕流血牺牲。
       那次招工,没有指标的限制,没有这呀那呀的限制,只要身体检查合格,有多少要多少,不论成分也不论出身,要是为国家做过贡献的军烈属亲戚,还能受到特别的尊敬和照顾。这次大招工,就是曲副局长直接领导的,“阎老西”他们亲自做宣传去招的。招工的地点没有放在省城济南,而是设在了离青岛最近的胶州。铁路来招工的消息一传开,整个山东都轰动了,穿着铁路服,说不定也能很神气地开着火车呢?那些来自城市来自农村的青年,差点把胶州城给撑爆了,哪里还能找到旅店住呀,大街小享上,到处都躺满了前来应试的青年人,尤其以退伍兵最多。
          月月有钱开不假, “阎老西”这些老森铁人最清楚,到东北的原始森林里修铁路,绝对和在胶济铁路上开火车当列车员不一样的,森林铁路没通车以前,铁路建设员工是基本看不到火车的。但“阎老西”他们并没有和他们讲,啥样的铁路工人是筑路工人。因为想当铁路工人的太多了,“阎老西”他们可以拣着样儿挑。于是,“阎老西”他们真没 有客气,首先挑选有力气的,接着选有木工瓦工铁匠技能的,要是会开汽车懂点电懂点开山技术的石匠,也是最抢手的,最让“阎老西”后悔的,是那些当年的复员军人,“阎老西”他们想多挑点思想觉悟高,有奉献精神的,那些退伍军人也的确是觉悟高有奉献精神的,人家本来在山东当地就能分配到好工作,最差也能干个商店售货员邮递员啥的,来到森林铁路建设工地就不一样了,天天扛着铁锹镐头,担着土篮子挑土挖土,还要爬那么大的路基坡,人家在农村都没有干过这样累的活儿。那些退伍军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修铁路还得攀悬崖,爬峭壁,卧冰雪,趟着沼泽抬钢轨,人家觉得这帮招工的人,是欺骗了他们。人家四处给老部队老首长写信,说是有个叫森林铁路工程局的铁路单位,打着铁道部的旗号,去革命老区招摇撞骗了。那是啥年代呀,这么多的人写信,上边很重视,把局领导狠狠训斥一顿,到有关部门做深刻的检讨,凡是不愿意在大兴安岭修铁路的,都可以回山东老家,但只限于那些退伍军人。
      那次在胶东招的铁路工人,编入东铁二处的最多,那些人是一九六三年三月十三日,从青岛坐的青岛至沈阳的火车,又从沈阳坐火车到齐齐哈尔,再从齐齐哈尔坐火车到牙克石,接下来的去工地路,火车也坐了,汽车也坐了,马车也坐了,八九天以后,才到达目的地,一个叫做老道口的地方,那地方属于大兴安岭,也靠近呼仑贝尔大草原。老道口就是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局的铁路建设工地,也是那些森林铁路建设的一个枢纽管理点,就像今天的铁路建设指挥部。
      最让这些新铁路工人受不了的,这里的周边没有人家,甚至没有一条能辨别方向的路,假如让你自己走回家,你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到处都是人类从来没有活动的。老道口就有几十顶棉帐篷,都是用松木桦木秆子搭起来的,中间都是一个用汽油桶做成的大炉子,六月份还有大雪飘飘,青草都长出来了 ,帐篷里的火炉子还得烧着,湿气寒气依然特别重。晚上出门尿尿手里都得拎着铁锹和斧头,一不留心,就有熊瞎子从后面抱住你,饭真如招工时所说,随便吃随便造,但吃都是高粮米,都是产自辽宁海城专供部队的上等高粮米,食堂人管那高粱米叫“卫生米”,做出来的高粮米饭又香又糯软,比起山东又涩又苦的高粱米饭好吃多了。问题是那菜,总是有点像芥菜疙瘩的东西,炖白菜也是它,炖豆腐还是它,也是食堂大师傅告诉他们,那东西叫布留克,只有东北才种的一种菜疙瘩,炖啥都腥气冲天,爱吃不吃,这里除了土豆罗卜白菜,也只有它最好储存了。
        森林里的夜晚,永远都是惊天动地的,森林的夜晚,森林的声音非常大,就像拖拉机没完没了地从旁边过,也像成群的坦克从旁边碾过,每个睡在用桦木秆子搭成的打通铺上的职工,不光要忍受来自旁边铺位人的咬牙放屁说梦话,还得忍受那轰隆隆做响的松涛声,以及巡哨换岗做夜班的口令喝问声,就是没有乡村夜晚那熟悉的狗叫声。新工人也发了许多劳保,除了工作服和手套,挑土篮子的还另外发了扁担和垫肩,每个人一只特大的黑碗,一双竹筷子,还有一个布口袋和一块油布,布口袋算是单位发的褥子,添上乌拉草就能铺到铺底下,油布就算是那时候的雨伞或雨披。
       东铁的职工,虽然跑了好几百名山东籍的员工,依然是山东人最多。山东的铁路员工,经常和河南的铁路员工打架,山东人梗直,总是嫌弃河南人说的做的不一样,每次打架,都是难解难分,闹得单位没办法,就有了东铁二处山东人多,东铁三处河南人多,尽量把两个省籍的工人分开管理。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