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这,你在哪?(中)  

2016-12-04 16:2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这,你在哪?(中) 
                         作者:赵雁明
         在体育场排好了队伍,就去了一个大礼堂,那个礼堂究竟是剧院还是专门的礼堂,记不得了,也记不得礼堂在北镇城的哪个方位。但我记住了每天应该站在哪里,因为喊队的人,要求大家记住前后左右的人,我的前面就是张博厚,博大的博,薄厚的厚,我的后面就是齐守奎,我的右前方是冯博,她的那条又黑又亮又漂亮的大辫子,特别的显眼,我最记得牢的,是我身边正对齐的,眼睛忽闪忽闪特别有神,也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睁不开样子的,也正是那不是睁不开,眼睛里流出的都是纯洁都是纯真满满的同学。每天只要找到他们俩,我也就找到了我的位置,我每天都叮嘱赵吉森大哥,记得走的时候叫我一起走。
        早饭是大米稀粥,一个馒头,一小碟咸菜和一个鸡蛋,喜欢吃豆腐乳的,公用的碟子里面有两块儿。中午炖的是大锅菜,一个人两个馒头,晚上的伙食也是这样的,一个公社来的在一起,韩书记和那些领导们在一起,大家吃的喝的都一样。每天上午下午都是听报告,听经验汇报和先进事迹的报告。领导的名字也都记不清楚了,有几个名人的报告,我还有那么一点的印象。最大的名人是张tiesheng ,他那个时候已经是某个村子里的大队书记的,他做的报告挺长的,整整讲了一整天,他做报告的时候,把我愁个够戕,原来要想当好接班人,首先得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滔滔不绝。还有一个名人是邢燕子,说的是她上山下乡的故事,北镇也有一个那时候的名人,她的名字叫做刘香玉。接下来的经验交流和先进事迹我也有一点点印象,有个同学天天都去稀泥里帮别人推车,他大概是吴家柳家那边的,青堆子也有个高年级的同学,天天都寻找好事做,背过老太太过河,也追过在集市上偷偷卖黄烟和鸡蛋的。最让我有印象的,那个长的特别黑的叫魏亚芬的大姐姐,竟然和那个叫常素云的,一起激烈与老师辩论过。他们所做的事情,有很多不是我想做的,修个路推个车还成,把人家的鸡蛋都狠狠摔地上,无论如何我做不到。
       那些天最让我快乐的,是在大礼堂就坐的时候,也是按照排队的顺序,坐在一起的,我右手边上,永远都是眼睛忽闪呼闪都是纯洁的。我有心帮左邻右舍的都擦一下座位,每天都有比我们大的同学,早早都把那些座位擦的干干净净,想在开会期间找点事情做,太难太难了,端饭的,盛粥的,拣碗收筷子的,都有大同学抢着做。就连晚上脱下来的臭袜子,都有大哥大姐帮你洗好再烤干,等你缓过神来,黄瓜菜都凉了。开会期间刘喜山老师发了个高烧,许多领导都来看他了,韩书记还给他买许多水果罐头,刘老师都给我吃不少。韩书记给刘老师买罐头的时候,其它领导也给刘老师买不少的东西,刘老师悄悄告诉我们,那些都是有心追求韩书记的,可韩书记已经有了恋人,不久就上辽宁大学进修了,他们追也是白追,韩书记的恋人,好像是一个排长。
       有一天下午,我旁边那位忽闪着大眼睛的同学,忽然使劲往周围嗅,自言自语说,有点腥有点腥呢,我立刻胆虚了,我天天和伙伴们下河去抓鱼,怕是身上的腥气没洗净,我悄悄把手淡定地放到鼻子上,悄悄闻了一下,胳膊手上都是香皂的味道,那不是我身上的。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地上撒的水多了,就全是鱼腥的味道。也是因为心虚怕那味道是来自我身上,错过了唯一和他搭话的机会。这一错,直到回家也没有说成。
         隔了好几年,等我去北镇高中去报到的时候,走到大门口我乐了,忙忙碌碌都基本把他忘掉了,他竟然就和我一个班,都是黄老师的学生,都是杜红班长的手下,他是扫地小组长,我也是,每周换桌的时候,他指挥着他坐的那一排,正好和我指挥那一排交换,所谓的指挥,就是吆喝一声,换座位了,再站在一边看同学们把座位都交换好。他站着的地方,离我不太远。特别让我伤心的是,这种好日子,并没有持续有多久,也可能是一个学期,也可能是一个学期都不到,反正他不和我一个班了,杜班长也不和我在一起了,白白浪费我那么真诚投他当班长一票。
         既然不在一个班了,看总是可以看一看吧,每次看到博厚看到杜班长他们,我都很兴奋,想多说几句话,那上课的铃声却老是催着,慢慢的,也不指望能在一起说话了,作业太多,总也做不完,下课喝点凉水,都是跑着颠着的,能老远看到个背影,也是挺欣慰的。想念老班同学的时候,想念平易近人的黄老师的时候,能帮黄老师拿个教具,看到他们的背影,都是甜蜜蜜的。有一次,黄老师亲切跟我说,头发该理了,我都感动的直流眼泪,还是黄老师最好,知道孩子们不容易,有啥事情,都是慢慢的解释。让我最最欣慰的,看到他的机也挺多,有时目光差点就相撞,却一次也没能撞在一起。转眼之间,高中二年很快就过去了,没和他说上话,讲讲一起站队时的心仪,成了我高中生活最大的落寞。
          高中期间本来还有好几次机会的,老榆树下面,他班来上体育课,我们班也来上体育课,他和我们班的同学踢毽子,我才知道,这位同学的肢体动作,也是那么的和谐,毽子正好踢在我身上,我有机会把毽子送到他手里,看周边的同学实在有点多,假装很随意把毽子扔了过去。还有一次是他们代表学校开运动会回来,许多同学趁体育活动的时候,问这问那的,我就在他身边,我就和他不远,我完全有机会跟他说上几句话,因为他熟悉的那些,也是我都熟悉的,机会很难得,大家聊的很亲切,我肯定也想亲切一下来的,我不记得我到底说还是没说,即使说了,也是不疼不痒的搭话,不会引起他注意的,这次机会,很多年以后我在脑子里总是过电影,他脸朝着学校大门的方向,我站在他东边,再多再多的,我都没回忆出来,我当时的打算,非常想问问她,还记得我俩站在一起坐在一起没有?
        高中毕业再一次失去联系,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住在哪里,除了他的名字和模样,我啥都不知道呢,我在这呢,你在哪呀?不过,终于和他成为真正的同学,终于又把对他的印象,深深印刻在了脑海里,今生再也抠不出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