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这,你在哪?(上)  

2016-12-04 16:2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这,你在哪?(上)
                          作者:赵雁明
           那年我上小学四年级,教我的老师是刘德礼,周万昌二叔,也去学校教了体育。那一年我正淘,领着伙伴入夏就开始钻进大苇塘,顺着蒲草棵子寻找野鸭下蛋的窝,供销社给每家都定了缴纳鸡蛋的任务,每人一斤,不交就不给发过年过节的副食票。那一年家里的人情往来也特别多,好几份生孩子的都需要给“下奶”,妈妈天天对着装鸡蛋的“葫芦头”发愁,就那十来只鸡,啥时候才能有剩余,让家人也能吃上鸡蛋糕?
       那一年我发现了一个秘密,苇塘里的蒲草棵子里,每窝都有十多只野鸭蛋,那野鸭蛋若是不仔细看,和家里养的鸭子下的蛋差不多,只要发现的及时,不等野鸭把蛋给孵出来,那野鸭蛋里是没有野鸭的雏形。我让要好的伙伴都发个誓,即使跟家人也不能说,今年家里的鸡鸭蛋上缴的定额,由我们来完成,为了更逼真演好这场戏,所有进苇塘的伙伴,都假扮成去碱滩割“皇姨菜”的,挎大筐,带镰刀,见到熟人也不能打招呼。等到去村里的“卖点”缴纳的时候,一定沉着冷静,一定要掺进几个脏拉八叽带泥的家鸡或者家鸭蛋。
        那一年,我和伙伴遭了许多罪,苇塘里的蚂蝗,一点也不仁义,可逮着我们哥几个的大腿了,鞋底子都快抡掉了,腿上还是鲜血淋漓的。那一年的野鸭真给力,三天不到的工夫,我们哥几个家里的鸡蛋指标,就都一次性完成了,就连“小卖点”的赵福学老叔都疑惑,今年你们几家的鸡鸭都是喂的啥东西?许多人家都没交一半呢,你们这些人家的鸡呀鸭呀竟然不休息。我们一边慌张地溜走,一边装做镇静说,老叔呀,喂泥鳅鱼,必须上顿下顿都喂泥鳅鱼!
         那一年公社的乡邮员孙儒山,被评为锦州地区的先进个人,小伙子长的贼帅贼帅的,做人谁也没法跟他比,几次想把家里腌好煮熟的咸鸭蛋,悄悄塞进他兜里,却总是没有那样的机会,只要是老百姓的东西,孙叔叔是绝对不会要的。那一天上午正上课,他骑着崭新的邮政自行车,后面还领着一位惊人美丽的姑娘,也是骑着崭新的绿色专用自行车。姑娘没有穿邮政的制服,美貌把老师同学们都给惊呆了,有胆大的老师悄悄把人见人爱的孙叔叔拉一边,你对象吧?行,这个才能配得上你,难怪那么多追求你的漂亮姑娘你瞅都不瞅呢。孙叔叔收起那天天都有的笑容,很认真地跟他说,别瞎说,这是公社团委的韩书记,来学校找雁明的。
         天呀,我可是活不成了呀,拿野鸭蛋糊弄供销社的事情,竟然被捅到上边去了,刚才还琢磨,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美貌的美女,现在想找个地缝藏起来都来不及了。孙叔叔把学校的老师都喊来,又把周万昌老叔特别推荐到韩书记的跟前,这就是周老师,那就是赵雁明小同学,我也是听周老师讲的,你当面做落实吧。啥也别说了,该死该活都得挺着,不能让美貌的韩书记多一层看不起。
       那韩书记小姑娘,说话都带着笑,雁明同学我问你,你是怎么领着伙伴去苇塘里保护丹顶鹤?你是怎么想起来,拣到非常特别的东西,一心想着别让他着急?叔叔给你的钱你为啥不要?事情过去许多年,我依然记得,我就像在梦里,连笑都是硬挤出来的。我也不敢再装了,我一五一十统统做了个交代,我是这么这么领着伙伴去苇塘里套鸟儿,这么这么碰到了保护区的人,人家给我发了宣传单,丹顶鹤这东西很珍稀,好孩子都应该主动保护它,没事就往苇塘里跑,就是在大坝上,眼瞅着拣到了那个非常敏感的东西,他可能是套子扣没扣好,摩托车一颠一颠就把那个东西给颠下来了,他在前面骑摩托,我和伙伴发疯在后面追,一直连夜追到赵屯里,才把那东西交到他手里,见到那东西,他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韩书记说,一会儿你就坐在孙叔叔的车后面,咱俩一起去北镇开会,还有许多人,由中学的刘喜山老师领着,就在赵屯小学聚齐,你赶紧跟家里人说一声,半小时以后我们就走。我赶紧回家硬着头皮跟妈妈说了,因为我心里还有“鬼”。回到学校,周万昌老叔把我叫一边,塞给我十五块钱,这是学校给你的,想买点啥就买点啥,推了半天没结果,我也只好收下那十五块钱,加上妈妈给我的五块,韩书记说了,啥也不用带,就带个人去就成。我坐在孙叔叔的车后,走到滚水坝鼓足勇气跳下来,我得跟韩书记交代一件事,交代完我就回家了,这个会,我说啥也不能去开。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五一十把用野鸭蛋充当任务的事情,统统都做了交代,包括我牵头动的歪脑筋,包括我把赵福学唬的一楞一楞的,包括最近家家大人催着孩子去稻田地里去弄泥鳅鱼。
       韩书记听完还是笑,好了,这事情我知道了,犯了错误改了就好,以后别再拿野鸭蛋糊弄公家了,那鸡蛋鸭蛋早就运走了,好好开会多受点教育,就不会犯类似的错误了。就这?就这!那好吧,我跟着韩书记,退着自行车,晕晕忽忽就进了赵屯。晕头晕脑中,我竟然有了这样的念头,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原来漂亮得没法形容的韩书记,也是停好停好的,这事情要是我跟刘德礼大伯说,至少也得写一份检讨书呀。是不是人长的善良就善良,人长的漂亮心肠也漂亮呀?孙叔叔那么受大家的尊重,不也是长得挺帅的吗?假如我长大了,也要像孙叔叔一样,善良的姑娘随我挑,不能将就不能来半点的含糊,天天骂人嘴角都有白沫子的,我可坚决不能要。
         我像刘姥姥一样,跟在一大帮都比我大的学生,还有刘喜山老师一起,先坐火车到沟帮子,又坐汽车到了北镇,住在一个好大的院子里,南北的大炕,行李上都印着招待所的红字。韩书记把我交给刘老师,就不再管我们了。进了屋,洗把脸,就有人通知去体育场站队。赵屯去的那十多个学生,以杨屯的最多,刘殿礼、于松岩、王海艳、赵吉森、赵广发,还有谁,我早就记不清了。那些比我大的同学,听说我竟然是来自陈家铺,都拍着手哈哈笑,来了这么个小东西,话都不敢说,我们问你这呀那呀的,你也不会问点啥吗?我指着王海艳,我认得你,你是我大表叔的干闺女,你不记得了,我给你送那么多的鱼吃。我以为,我说这话她能护着我点呢,那曾想,她想都没想,当着那么多的人,很严肃地命令我,喊姐姐,快点,大声点,喊姐姐!弄得我呀,又闯祸了。
         既然你们这样对待我,摸脑袋的摸脑袋,揪鼻子的揪鼻子,笑你就笑呗,还使劲跺脚干啥?我真的那么好笑吗?好在刘老师挺护着我,都老实点,谁逗哭了我就把他交给谁,这帮家伙才消停了。站队是按大小个子排,这下我不用和你们这帮家伙挨着了,我那个高兴呀。那喊队的手里有个名单,大个子在前头,小个子在后面,我的个子不高也不矮,就在队伍的中间,先是四个人一列,接着又插成两排,领队念名字的时候,我记住了周边人的名字,常素云、魏亚芬、张博厚、冯博、柴单玉、齐守奎等等,敢情和我一样大的,原来也有一半多,魏大姐长得也太黑了,牙还有点往外鼓。
        我看了一眼旁边,黑溜溜的大眼睛,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睁不开,个子长的比我高,脸上满满的自豪,满满的幸福,满满的快乐,满满的激情,挺着小胸脯,昂着小脑袋,身子挺的挺直的,一看就特别的听话,一看就是心里全是纯洁。我想歪头看看脸儿,人家根本不往我这边瞄一下。旁边的我没法搭话,前边的总可以扒拉一下吧,哥们,你叫啥名字呀,我来自赵屯的陈家铺,那哥们的回答,我永远都记得特清楚,我来自五粮公社,我叫张博厚,博大的博,薄厚的厚。我很想很想问问旁边跟我对齐的,始终没敢开那个口,但我也不是啥都没有做,我记住了他名字,也他往后靠一靠,我得和他正对齐,让那喊队的清楚,我们都是最好的孩子,虽然我不久以前曾往卖点送过许多的野鸭蛋,但我也把那拣到的东西,连夜和伙伴们一起,送到了赵屯正吓得半死的郭大伯手里。
        那一年,我在这,你在哪?我好想好想问问站在我旁边的那个小同学!
(上篇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