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的故乡之5-秃子“偷瓜”  

2016-11-09 08:5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秃子“偷瓜”

                                               作者:赵雁明


        秃子是我的同学,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小的时候,割草剜菜掏鱼儿,总是和秃子在一起的。秃子小时候比我机灵,比我胆子大,也最愿意帮助我。秃子“偷瓜”的故事,就发生在我们一起挖野菜的时候。
 

       那 还是我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还是生产队最红火的时候,那时侯的生产队,总是调着花样种这种那,为的是能给大家多分些东西。茄子土豆罗卜白菜甜菜疙瘩芥菜疙瘩啥的,还有 香瓜和“稍瓜”,香瓜和“稍瓜”园子,是需要看护的,地里有可以住人的瓜棚子,有两三个负责的老头在园子里看护。看瓜园子的都是特别认真的老头儿,即使是自家的孙子从那里路过,也是老远就吆喝离瓜地远点,防止让别人说闲话。至于回家揣点瓜,那就更不可能了,一是那时候的人都觉悟高,二是没法保证儿孙吃了瓜不往外说,因为仨瓜俩枣丢名声,实在是不值得。也正是因为这类的原因,瓜地对于孩子来说,一直是个神秘的地方,一直是个想去看看的地方,那怕只是看一眼。

        陈家铺是个下洼地,只有老坝外和北沟之间是沙土地,几个生产队的菜地和瓜地,也都分布在那一片。沙土地里也不全是瓜园子,也有地瓜和甜菜啥的,那里是允许孩子去挖野菜的。香瓜熟了的时候,庄稼也长起来的,孩子们也不愿意钻着高粱棵子去剜野菜,都呼在了老坝外那片地方,一拨拨地远远地围着瓜园子转。秃子偷瓜的那天,伙伴们本来是相约去地瓜地里剜“曲麻菜”,老刁家小坤跟大家说,他和他姐去地瓜地里剜菜了,那里面有许多许多的“黑天天”,吃得他肚子都饱了,那地瓜地里的“黑天天”那个多呀,一棵挨一棵的,都解满了紫色的“天天”。他的这句很煽情的话,立即引起了伙伴们的热情反响,放学的铃声刚响过,大家就拎着书包往家跑,拎上剜菜的筐,拿上剜菜的刀,一会儿就聚集在大坝上。


         不知道因为啥,忽悠大家的老刁家小坤,那天并没有来,没有了向导和领队,伙伴们就让秃子做打头的,因为秃子他二大爷,就是队里看瓜的,有他领着,那几个看瓜的老头,或许不会老远就吆喝大家离远点。到了地瓜地,伙伴们就发觉,被小坤那小子给忽悠了,不光没有“黑天天”,就连野菜也都没几棵。大家没办法呀,只好顺着沟边溜达剜那“扫帚菜”,溜达溜达着,就溜达到香瓜地头了,也是活该有偷瓜的机会,也是活该偷瓜的愿望能实现。伙伴们溜达到瓜棚子就发现,看瓜的那三个老头,一个也没在棚里边。放眼望去,瓜地里不光有成熟的香瓜,还有那么多很显眼的“黑天天”,敢情老刁家小坤是跟着他看瓜的姥爷来过瓜地呀,怪不得他没来呢,原来他那撑破肚皮的“黑天天”,是在这里品尝的,既然你都能吃得,那我们也是吃得的。伙伴们很认真地做了决定,不是那破“黑天天”了,就偷点香瓜吃。


       七八个孩子进瓜地太显眼,万一被别人看到告老师,也是非常不划算的,也是后果很严重的,伙伴们商议,就派一个人去,匍匐着爬到地里,再匍匐着回来,派谁去呢,选来选去,选到了秃子的头上,伙伴们认为,秃子手脚麻利,天生就特别的“贼性”,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即使遇到紧急的情况,也知道如何顺着高梁棵子往伙伴们藏身相反的地方跑。秃子对于大家的决定,也没做更多的推辞,他只要求大家起个誓,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告诉别人,是他亲自偷的瓜。


        秃子那家伙就是有办法,他先在沟边脱下衣服,往身上涂了一身的稀泥,就连头发和脸上,也用稀泥涂上了,秃子告诉伙伴,那是防止蚊虫的叮咬,伙伴们心里更清楚,就是秃子他妈妈站跟前,也不能认出来,眼前的“泥猴”竟然是她家的小秃子。秃子还把他的衣服裤子泡水里,裤腰袖口都用草绳给扎上,衣服挎在脖子上,拽着裤子匍匐就进了香瓜地。只见他,头也不抬起,屁股也不撅,专挑没有瓜秧的地方爬,一边爬还一边晃动脑袋左右嗅,左手麻利揪一个,右手接着来一个,摘一个往那脖子上的“挎兜”放一个,放着放着,可能放够了,他索性把脖子上的兜子摘下来,又把两条裤腿系在了脖子上,不大的工夫,裤子做的“挎兜兜”也装的差不多了。


  
         秃子偷瓜的时候,趴在沟边儿上的伙伴儿,心也扑腾扑腾猛劲跳,眼睛直勾勾盯着高粱棵子,直勾勾盯着通往村里的南北道儿,生怕回家吃饭的看瓜人,打某个方向突然地出现。伙伴们以为,秃子的衣服裤子装的香瓜差不多了,肯定拎着香瓜撒腿往回跑呢,随时准备迎接他。哪知道,秃子偷完香瓜,根本没往伙伴们藏身的地方来,而是双手拎着那两个“兜”儿,就在瓜地里来个快速的就地十八滚,三滚两滚,人家滚到就近的高粱棵子里边了,根本没有把香瓜给大家送过来的意思,就站在高粱地边上,冲着大家直摆手。



         秃子你这家伙也太狡猾了,你这分明是让大家都过去呀,咋穿过去呀?伙伴们没办法,脱下裤子顺着河沟一直趟到高粱地头对应的地方,也像他那样,匍匐着爬过土豆地。怪不得刚才推举你去偷瓜你啥也没说呀,你这偷瓜的服务也没做到位呀,吃你偷的瓜,也得有代价呀。伙伴们一边责怪秃子太有心,一边扒开秃子的瓜兜,秃子赶紧抓着瓜兜说不成,这里不是吃瓜的地方,要吃就得顺着大坝走,挑个没人的地方再吃吧。


        童年类似偷瓜的事情数不清,谁也没有秃子偷瓜做的漂亮,那才是有智慧有谋略,还特别的机灵,秃子偷瓜的事情,也深深印刻在了伙伴们的童年记忆中,你看人家秃子那脸上,吃完香瓜稀泥依然在,你看人家秃子在地里匍匐爬的速度,不服不行,秃子偷瓜,给伙伴们带来的快乐,远比吃那偷来的香瓜多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