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的故乡之3---艾蒿火绳  

2016-11-07 07:5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中的故乡之3---艾蒿火绳

              作者:赵雁明

       开车过沈阳,忽然有回故乡看看的冲动。我问表弟,还能找到回到老家的路吗?他说,路是比以前好多了,只怕你到了故乡,也找不到记忆中的印象了。

       
      从高升服务区,下了高速公路,就是新立农场的五大队,过吴家镇,就到了老家的地界。以前一望无际的荒草甸子不见了.全是连绵的稻田地,一直朝海边的方向绵延。

  
       儿时嬉逐的河坝,仿佛低矮了许多,以前没人深的河水,也变成了一洼洼的细流,几位衣着鲜亮的农家妇女,正悠闲地举着几穗稗草穗,嬉笑着从稻田里走来,仿佛不是去看地,而是在逛公园,金色的稻浪,把大地装扮成了金色的海洋。以前泥泞的村路也不见了,光滑的柏油路,从吴家擦着青堆子,一直连续到赵屯,路边一栋栋新盖的“北京平”,以及路边那精心种出来的农家花儿,无不预示着这里的一切,已经出现了根本的变化。以前最熟悉的院落没有了,以前弯弯曲曲的乡村路不见了,如果真的把我扔在砖台,我有可能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不光是一个个村庄变得认不出,就连家家农院里的摆设,也难以寻找以前的模样。到处堆放的锹头镐头没有了,吱哇乱叫的猪鸡也不见了,就连土墙头和秫秸杖子竟然也没有了,印象中的南北二屯,应该有的都难看见了,到处都呈现着似乎熟悉却是完全的陌生,我非常的失望,甚至想责怪故乡,为啥不等等我,让我亲眼见证一下变化。甚至还有一种谁把我的家乡变成了这样,根本就没有想到我有点难以接受。

         我只能是摇开车门,把脑袋探出窗外,放慢车速,仔细观察每一户人家,试图从那各种的不适应里,寻找出些许的曾经,寻找出些许的残留,我失望了,倭瓜秧没有了,豆角架也非常的零星,满院子种的蔬菜竟然也没有了,代替它的,竟然是高高的砖墙,一户挨着一户的铁大门,以及大门里那硬化的场地,以及各种粘满了泥土的农业机械。葱垄葱地呢?鸡窝鸭架呢?院子里那些永远都戴着头巾的家庭主妇呢?进进出出的,为啥都换成了紧身裤高跟鞋?许多人家都把大门往里缩了,白菜大葱竟然都种在了大门外,只有个别的人家,靠着墙根,还有一垄“甜杆儿”在张扬。故乡,虽然还没富裕,就已经把我离开时的所有东西,都送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怎能不让我心里五味翻腾? 


         大概是过吴家那条河坝的时候,就在河堤下新修的柏油路旁,一个戴着棒球帽的老头,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掖下竟然好夹着一把镰刀,脚下放着一堆青草,金色的阳光下,金色的稻浪旁边,手搭着凉棚儿四处正张望,这分明有点像以前的护青员,这也是我唯一看到最有以前影子的景致,我赶紧下了车,借着问路的借口,一边去掏兜里的烟,一边满脸堆笑想话茬儿。

  
        大叔放下腋窝夹着的镰刀,从他接烟的胆却动作里,我心里终于有了安慰,啥都变化了,人的变化并不大,依然是那么的愿意帮助别人,依然是那样喜欢帮助别人。我赶紧帮老人家点上,大叔,您这是在割艾蒿吧,我小时候也割过这个,长着的时候是绿油油 ,割下来显的都是银白色,清香得很,芬芳的没发说,我太喜欢闻这个味道了。一边说着,一边抓起一把艾蒿,贪婪地放在鼻子下使劲吸,味道好极了。老人看我那痴迷的样子,你喜欢艾蒿呀,你装车上呗,我再去割,有的是的,有的是呢!我连连摆手,大叔,我是闻闻以前的味道,您是在搓艾蒿火绳吧?老人又一次惊诧了,你也知道艾蒿火绳?


        大叔,以前不是许多人家夏天都拿这熏蚊子吗?我也是这片长大的,我是陈家铺的。大叔似乎不知道陈家铺在哪里,我们吴家这儿以前集市上都有卖的呢,二分钱一大捆,那一捆正好是十丈长,正好能点好几个晚上。这艾蒿火绳也不能成宿点,这东西也有点呛人,后半夜蚊子消停了,也都把它掐灭了。老人絮絮道道讲起了住草房熏蚊子抽旱烟的情景。老头兴致勃勃告诉我,现在的年轻人谁还点这个呀,早都改蚊香了。年轻人嫌弃这东西掉柴禾叶子,太费事,要不是老伴有心脏病,受不了电蚊香的气味,我也不会再搓这东西了。其实,熏蚊虫,还是用这东西好使,可现在的年轻人,连柳蒿艾蒿都分不清楚了,更不肯费劲割蒿子,搓火绳了。这东西你就是送人人都不要,这其实是好东西呢。


        老人家说,经常有小媳妇被电蚊香熏得迷离巴登的,那也不长记性,那也不点艾蒿火绳,楞说这玩意不管用,你点的太晚呀,早点点不就成了么,唉,现在的小年轻呀,没法说!看到这东西,不接受不说,还来气呢,还觉得我太守旧呢,说这东西烟熏火燎的,现在十里八屯人,都不正眼瞧这手艺了。砖台村的才老大,前几年说闻着艾蒿的香味,睡觉都香,儿媳妇在他死后,偏把他埋到河边那片碱巴垃地界,还说死后也别给阴间闹火灾隐患了,你说年轻人恨这东西恨成啥了,以后不会再有人再搓这艾蒿火绳了。

  
        记得在杭州的时候,我向同事介绍老家的风情,一幢幢用碱土和垡子堆成的土房,里外都是用泥土抹就的,配上泥坯砌就的土炕。只有富裕的人家,才在泥土房墙外包上一层砖,那歪歪扭扭或用泥抹就的,或用砖头搭起的,或用掉底缸头倒立而成的房烟窗,配在家家户户的泥坯房上,也是很和谐的。白露过后,许多农家用柴草烧饭,烟雾缭绕,饭香草香飘荡在前街后巷,尤其烧艾蒿和柳蒿的时候,每每闻到蒿草燃烧的香味,孩子都会主动放弃玩耍,赶紧回家去吃饭。

          做晚饭的时候,也是夏秋点燃艾蒿火绳驱蚊的时候,拽出悬在房梁上的火绳,讲究的人家,做火绳的时候,就把它盘在一个木滑轮上,没有滑轮的人家,则将火绳盘穿上铁丝,再悬挂在屋梁或泥墙上,点燃火绳不像燃烧柴草的烟,会呛的人眼泪直流。纯艾蒿的烟,其实并不呛人的,相反,那细细青烟,总是袅袅地燃起,房间里甚至看不到烟雾缭绕,闻着的淡淡的清香,浑身都舒坦,那淡淡的清香,就能把隐藏在屋角旮旯的蚊虫,都给熏蒙了,熏的头重脚轻,心情烦躁的。只有稍微身体强壮的,才趁着人们开门关门的间隙,拼命逃出屋外。很多被熏得蒙头转向的,干脆飞到燃烧的火绳上,随着一声啪的声响,蚊肉芳香也马上融入那艾蒿燃烧的芳香里。艾蒿火绳还有一个很大的方便,以前上年岁的人都抽烟袋,那燃烧的艾蒿火绳,也是点烟袋最方便的选择。

 
        遇有爷爷奶奶心情舒畅,就在那火绳燃烧的辰光,就在那细细青烟缭绕的时刻,伴随着他们左一袋又一袋烟的吧嗒声中,都是以从前为开始,在孩子们渴望中,不紧不慢地讲起薛顶山征西,老罕王给李成梁当马童。讲起薛礼征东妻子守寒窑十八载,讲起孟姜女哭倒长城十万八千里。我给江南同事描绘的情景,竟然早在多年以前就不见了,竟然连声招呼都没和我打。

   我把那所有的遗憾,都消化在和老人的热烈讨论中,从艾蒿割下来开始,如何晾晒,如何搓艾蒿火绳。其实搓艾蒿火绳特别的简单,先到草甸子里,割上几大捆艾蒿,放到阴凉通风的地方摊开,等到半干的时候,就用搓绳子的办法,搓成一盘盘艾蒿绳子,这些都可以在室外进行,也可以在劳动之余进行,带回家也放在通风阴凉的地方,等到蚊子开始咬人的时候,就开始点燃,半夜醒来的人将它捻灭,每天也就燃烧不到几米长度。一盘艾蒿火绳,几十米艾蒿火绳,足可以用一个夏秋了。陈年的艾蒿火绳更好用,燃烧过后,都是银白色的灰。

          
         既然家乡的人都选择了放弃,我却从心里更爱上了它。我甚至在苦苦琢磨发财之路的时候,都多次想起过故乡的艾蒿火绳,多多地采上上等的艾蒿,绝对不沾染一点的泥巴,就在秋风刮起之前,就在蚊虫还没全离开的时候,多多雇人,或者干脆上个机器,做上成堆的艾蒿火绳,还要打上商标的出处,辽河西大坝,化外独一家,世代老手艺,提神驱蚊全靠它,商标我都想好了,北镇闾山东,辽河大坝头,正宗的“疼你都有一百年”。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