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的故乡之2-土里刨“食儿”  

2016-11-07 16:0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雁明

     我不知道和我同龄的孩子,小时候都有啥“零嘴儿”,我就知道,我们那片的小孩子,没有啥“零嘴儿” 可吃,即使有也都是和伙伴们平分,很少有自己在家吃独食儿的,孩子们做的最多的,是去村里的野地里寻找,去到土里刨“食儿”吃,和个小猫儿小狗儿,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我家住在辽河三角洲,北上屯的人,管我们那里叫下洼甸子,住在下洼甸子里的孩子,没见过花生,也没见过芝麻,就连寻常的谷子,我们那疙瘩都没人种,我们那里芦苇多,我们那里的鱼虾多,我们那里的螃蟹,多得都往屋子里面爬,我们那里的孩子,打小就会划船玩水摸鱼虾。

         
         下洼甸子有一宗好处,野菜多,野草密,河沟水渠都有鱼。春天的时候,伙伴们要么去放猪,要么去地里挖野菜,土里刨“食儿”,也就自然以素食为主,一边干着活儿,一边和小伙伴们给自己找吃的。最先找的“食儿”,就是“草鸡儿”和“鸭虎苗”,“草鸡儿” 也叫“草筋儿”,就是茅草的嫩草苞儿,入口既化,不需要太多的俎嚼,很清香也很鲜嫩,谁找到茅草片儿,谁就把大家都喊过来,一大堆小埋汰手儿,就像鸡叨米一样,一边拔一边掰开草苞儿塞嘴里。“鸭虎苗”就是打碗花的根儿,吃“鸭虎苗”是地道的土里刨食儿,得用锹镐把那打碗花最白嫩的根儿挖出来,“鸭虎苗”最甜,刨的多了,也可以拿回家里蒸着吃。

         刨“鸭虎苗”的时候,也是整理稻田的时候,新清理的稻田沟子里,也有许多白嫩的芦苇根,也可以拽出来几根嚼着吃,现在回想起来,童年从土里刨出来的零嘴儿,数吃这难嚼的东西最给力,说它是最能解百毒护基因。“鸭虎苗”吃没了,野菜也都新发了,伙伴们就把吃草根,改成了吃野菜,曲麻菜和苦麻子啥的,孩子们是绝对不吃的,那东西都太苦了,孩子们要吃的,首先是一种叫“羊犄角”的碱地野菜,还有就是野地里长的“酸溜溜”,那是一种叶子上有黑点儿的野菜,吃“酸溜溜”是一种挑战,专门就是拼的那个酸,不酸的还不吃呢。吃野菜的时候,也吃野菜根的,孩子们最喜欢的野菜根儿,是一种叫做“哈力根”的东西,有点像没长疙瘩的甜菜,或许就是野生的甜菜。除了“哈力根”,还有一种野生的茨菰,孩子们管它叫做“鸡脑袋”,是一种长在浅水里的球型小疙瘩,非常的硬,咬起来都能把牙给蹦下来。

          土里刨“食儿”也是挺尴尬的事情,过了馋瘾过了嘴瘾,嘴角总是留下夸张的绿道子,见到老师只好躲着走。土里刨“食儿”也挺不容易的,拎着菜筐到处走,和土地爷巡视差不多。野菜野草不能吃的时候,蒲草也都长高了,无论是大蒲草还是小蒲草,都有“香蒲棒儿”的,下到河里打蒲棒儿吃,可比吃那“草鸡儿”过瘾多了。清香芬芳的嫩蒲棒儿,又利尿又养人,打上一捆回家送人吃,是土里刨食孩子最得意的事情。打蒲棒儿的时候,运气好的话 ,也能抠到几根野茭白,回家那油炒炒,也挺好吃的。


        土里刨“食儿”吃的时候,也经常遇到危险的,最为危险的,就是有些野菜野草是有毒的,吃起来麻嘴,就那也挡不住孩子们去野地里刨“食儿”吃,有一中叫“老窝瓢儿”的碱地攀爬野草,嫩的时候也长一种像“草鸡儿”一样的东西,老了那里面带毛儿的籽儿,也会自己随风飘,那东西其实是有毒的,也是男孩女孩品尝最多的。那时候的孩子都皮实,只要是鲜嫩的,啥都放在嘴里尝一尝,嘴若麻了就赶紧吐掉。  


        夏天土里没啥东西刨,就摘点青麻的花儿果儿吃,实在没有麻花麻果了,就琢磨点瓜果梨桃摘,都是还没成熟的。土里没有的时候,就去河里抠,就去河里掏,什么蛤蜊螃蟹呀,什么鲶鱼鲤鱼了,抓到啥烧啥吃,实在没吃的,抓几只青蛙烧那青蛙的大腿吃。螃蟹蛤蜊吃够了,就去苇塘找野鸭蛋,那真是见啥吃啥,吃啥都香,吃啥都是伙伴们平分。夏天吃的最多的,就是各种的烧蛤蜊。

      
         等到了秋天,能吃的就更多了,高粱玉米大豆都熟了,整上一堆扔河里,找个网片捆绑上,拴上草绳拽着走,一直拽到没有庄稼的草甸子里,假借放火玩,把那地瓜土豆青苞米,都给连皮烧上一大堆,那舒坦那刺激,那香甜,没法形容的。土里刨食最让我感动的是,太多太多的儿时伙伴都帮我,凤元大叔把抓到的鱼都给我,张洪林天天帮我去割草,秃子大叔经常和我掏小鱼儿,张万有家的土狗追了一只野兔子,他竟然把属于他那七八块指甲盖大小的野兔肉,用纸包着分给我们七八个伙伴品尝,原来红烧出来的野兔,竟然是这样的香。



         想起当年和伙伴们一起去野地里找零嘴儿,想起伙伴们当年的情谊,想起伙伴们为自己吃到蛤蜊螃蟹那些个努力,心里充满了感激。写上一笔童年的土里刨“食儿”,就是满满想着儿时伙伴的友谊。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