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家在辽西32-“外地儿”  

2016-11-23 13:4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地儿”
                                               作者:赵雁明

        “外地儿”是个东北话,它指的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外地,而是特指家里烧火做饭的那间外屋,东北人习惯把房子论间数,一间房(马架子)、两间房、三间房、四间房、五间房,以住房的间数来描述房屋的大小,东北的房屋,一丈长为一间,通常人家的房间长度却是一丈一或者一仗二,这就是俗称的大间房。


       “外地儿”在辽西,也叫“外屋地儿”,以前辽西的住房,无外乎草房(尖顶)、土房(秫秸“把儿”苫在檩子上)、椽子房(芦苇笆席铺在檩子上的椽子上)和瓦房,无论是哪种房子,都是以间数数,最东边做厨房的,就叫“口袋房”,中间那间当厨房的,叫一明(有前后门通往前后院)两暗(住宿间、没后窗),为啥辽西人管厨房叫“外地儿”,说白了,就是一种习惯的称呼,没有太实质性的寓意。如果非要说出来个子丑寅卯来,或许和满族的生活习俗分不开的。满族人的灶房,是不能供奉天地也不能供奉祖先的,满族人的厨房,也是存放粮食存放蔬菜的地方,也是摆放常用农具的地方,它是储物做饭多重用途的房间,凡是不适合放在人居住里间的,都得放到“外地儿”。


         辽西人家的外屋地,通常是在正中间开着门,自家的前后门可以正对着,但一定要与前后院的门错开,前门两侧都有一组小窗户(叫马窗户),通风透气也供灶王爷的坐骑出入的,马窗户下是个小锅台,镶着六窨的小铸铁锅,这口小锅,是为猪鸡熬食的,和小锅台连在一起的,是个大锅台(八窨或十窨的大铸铁锅),这就是烧饭炖菜的大锅台。如果是一明两暗的房子,这种大锅台小锅台的连体也是对称的,西边有一套,东边也有另外的一套,锅台首先占满了“外地儿”进门和进里屋门所围成的长方地儿,进里屋门的北边,通常摆放着一口大水缸,冬天的时候,水缸的后面还有酸菜缸和咸菜缸,如果实在摆不下,也有把酸菜缸放睡觉屋的。

        “外地儿”的后门两侧,还要用木板搭成台子,用来放置磨好的米面和杂粮,台子的上方,还吊着一种辽西土话叫幔子的秫秸帘子或者木板,上面放着塑料布,麻袋口袋,各种绳子还有草帽雨衣啥的,还有茄子干儿豆角干儿葫芦条儿。幔子和台子上放置的东西,都是需要防老鼠的。“外地儿”墙上,也是见缝插针啥都挂,剜菜刀,马兰把儿,粽子叶,苏子叶,甚至还有陈年干茴香,赶猪赶马的鞭子。“外地儿”不光是放吃的用的,还得放烧的,还得存白菜和罗卜。辽西人家的“外地儿”,就是每家的杂货铺。

          “外地儿”以前是不放置锅碗瓢盆的,甚至也很少放鸡蛋,柴米油盐酱醋茶除柴以外的东西,以前都放在碗架柜,这是居家的大件摆设,是要放在住宿的屋子里的。“外地儿”就是母亲每天主要忙碌的地方,每天的三顿饭,母亲都得扎上围裙,戴上头巾,抱柴禾掏柴灰,挎着柴灰倒出去,拽着柴禾抱进来,先把猪鸡吃的该煮煮该剁剁,答对完猪鸡接着忙乎人吃的,烧水和面,淘米闷饭,洗菜炖菜,饭是一大盆,菜也得是一大盆。辽西人嗜菜,做少了不够吃,外地人看不惯辽西人吃菜那么多,管我们叫菜“耙子”。

          母亲不光要在“外地儿”做三顿饭,母亲不光在“外地儿”喂猪打狗,母亲做完饭还得在“外地儿”做其他的准备工作,春天的抠土豆芽子,插豆角黄瓜茄子的架料,夏天织鱼网做各种的浆洗,到了秋天忙乎的更多了,搓玉米,摔粘高粱拣豆粒,切完豆角切土豆,晾晒完茄子晾瓜片儿。每天头上都是一层灰,每天忙碌都是没空闲。最要命的是,做完这做完那,还没等喘口气呢,家里的孩子跳着脚儿嫌饭做晚了,肚子没叫也等不急。

        最让母亲不消停的,是 放置在“外地儿”的那口大水缸,啥时候想起来,妈您给我端一瓢水呗,母亲马上放下手里的活儿,端完了这个喝的,一会儿还得给那个孩子端。从来没见过哪个母亲有抱怨,从来没听说过哪个母亲说,“外地儿”是个又苦又累又消耗青春的地方。我见到的,都是看着鸡鸭吃饱的快乐,都是看到家人吃好喝好的知足和喜悦。哼着跑掉的曲儿,哼着不知道歌词的歌儿,手上忙乎着锅里,脚还得管着灶堂里的火别蔓延出来。母亲的一生“锅台转”,都是在“外地儿”无怨无悔着。

       说起“外地儿”,还有个问题得说一下,否则那没法说是很“辽西”。有些住一明两暗房子的,对面屋住的是公婆和儿媳,有的对面屋住的是亲兄弟。天下最难处的是婆婆和儿媳,辽西最难处的还包括妯娌,婆媳不和或者妯娌叫劲,“外地儿”就不紧紧是烧火做饭的地方了,那简直是疆土守卫,那简直是叫劲的戏台,你使劲骂声那老不死的鸡,她回一句不下蛋的鸭,有时也会撕巴起来。但无论怎么打怎么骂,从来没见祸害对方饭菜的。即使是不打不骂的,相互谁也不搭理谁,也是非常难受的。辽西的“外地儿”,除了累以外,也有说起来都是眼泪的。

        “外地儿”其实更是丈夫疼媳妇,闺女儿子心疼娘的地方,辽西的男人,干完活儿以后,都自觉蹲在灶堂下,一边帮媳妇烧火,一边和媳妇聊着知心话儿,看见媳妇依然忙碌不过来,水该添多少?火候还该保持几秒钟?都虚心跟媳妇请教,都虚心听媳妇的指导。就连兄弟盖房该去帮上几天工?小舅子定媳妇该穿啥样的袄?都听取媳妇的尊尊教导。至于孩子们,帮母亲做饭就更乖了,妈你别愁柴禾不够烧,您也别愁鸡鸭下蛋少,只要今天您给我们蒸个鸡蛋糕儿,我下午就去地里打茬子,顺便还带上须篓弄回一盆泥鳅鱼,不出三天,保证咱家的鸡呀鸭呀都开始下蛋。估计母亲那时候心里是最甜蜜的,孩子长大了,累也都是值得的。东拉西撤说说“外屋地儿”,也是絮叨一下辽西的地域小风情。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