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388--一担鲶鱼与八个带泥的鸡蛋  

2015-10-16 12:5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担鲶鱼与八个带泥的鸡蛋

                                       作者:赵公明

      父亲说,以前的农村人,是没有钱的,钱太实,许多人家也不肯把钱拿出来买东西,除非是买房子买地的时候。尤其是旧社会,谁家会把大洋拿出来呀?以物换物最为常见,鸡蛋和粮食倒是经常充当着货币的职能。说道鸡蛋,父亲给我讲了我两个舅爷在旧社会抓鱼卖鱼的趣事。

       父亲说,旧社会的农村人,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做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都不能算做勤快人。大多数的乡下人,都是起早贪晚忙碌庄稼地里的活计,中间还得抽空想点其他的赚钱道儿。舅爷家住在赵荒地村,南边靠着大苇塘,东边连着东沙河,屯子周边还散落着无数的水泡子小河沟。荒地村人,想的最多的外快,就是闲时捞点鱼虾去卖,补贴日常的柴米油盐。我舅爷家有地有车,算是村里过得比较殷实的人家,比不上地主富农,但比中农家的日子差不到哪里去。舅爷家的殷实,全靠两位舅爷的勤劳,扔下锄头紧接着就是扁担镰刀,侍弄完庄稼还得顺路背几捆青草回家,下地干活从来不只带一样农具,连铲地铲下的野菜,都得收拾在一起,带回家里喂猪鸡。

        两位舅爷不光忙乎地里的事情,也时常关注东大甸子里蒿草的长势,关注东大沟里的蒲草长势,关注着南碱滩里纲草的长势,倾听着河沟里鱼汛的声响。蒿子成熟了,水稗草的籽实成熟了,蒲草芦苇能晾干编草席了,河沟里的鱼汛泛起了,都是舅爷他们拼命卖力气换小钱的时候。父亲说,就拿捕鱼捞虾这件事来说,那也不是拎着渔网就能到河里捞那么简单,至少说捕鱼摸虾也是有门道的。荒地村里很多下地干活的人,干完地里的活儿,并不顺着大道往家里走,而是左绕右拐专走人们不常走的地方,拐来拐去走回家,说不定就能发现啥挣钱的机会,我舅爷就是属于这样经常爱绕道回家的。这绕道回家,专走偏僻的地方,有时就能掏到兔子窝,有时能抓到几只傻鹌鹑,有时能也能捡到几只野鸭蛋,最不济的,也能砍到几墩野生的马兰草,回家捆绑个菜呀啥的用。

      那天舅爷哥俩去铁道南地里割青草,天还没亮就出去了,割完草往家背,天还没完全亮。哥俩顺着李财主家的稻田地塄子往家走,走着走着,就听李财主家的灌水渠里咕咚咕咚响,那响声很沉闷,那是非常沉闷的搅动水的声音,舅爷哥俩知道,那是大鱼清早觅食的甩尾巴声音。舅爷哥俩那个高兴呀,想不到这么小的河沟里,竟然有这么多的大鱼在游动,哥俩背着青草跑回家,抄起拉网鱼筐扁担赶紧折返回来。趁着李财主没发现,趁着乡亲们不知情,赶紧把鱼拉出来,挑到沟帮子赵屯集市上卖,说不定能换回几斤豆油钱。哥俩说干就干,麻利下网就开始拉鱼。那正是盛夏的时候,水渠塄子上青草棵子里的露水很重,哥俩趟着露水拉着网,网里轻飘飘的,不像是有大鱼存在。难道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大舅爷问老舅爷,哥俩谁心里也没了底。第一网拉上来,啥也没有,两位舅爷没放弃,沿着水渠继续拉,第二网又拉上来,几只螃蟹还有几只跑的慢的青蛙,还是没有大鱼的出现。老舅爷不想拉了,大舅爷说歇一会再拉一网,要是再拉不上鱼来,就收网回家吃早饭。

        说话的功夫,太阳打东边出来了,路上开始有行人了,李财主的管家来地里发动蹦子机抽水了。看见我两个舅爷在那沟里下网,管家笑了,我说你们哥俩真能整,这蹦子机哐当哐当响,二里地外的鱼都给吓破胆了,这沟里要是有鱼,那肯定也是聋子瞎子残废鱼,我说两个外甥呀,抽空歇歇吧,别累坏身体呀,我这里带着煎饼果子呢,来尝尝吧。两位舅爷没听他的断言,又把网下到沟里继续拉。这一拉可就有感觉了,沉甸甸的,可比刚才费劲多了,网兜里还噼里啪啦地响呢。那管家也顾不得开蹦子机了,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啥鱼这么大的动静呀,听这声音一条就有三五斤,外甥俩今天可是捞着了,这鱼可是少不了。一边说,一边帮着大舅爷拉网。

      那渔网拉了不到三十米远,他们就拉不动了,管家跑着颠着帮舅爷把扁担和筐抱过来,又接着帮舅爷起网。网出水一半儿,网里的大鲶鱼就乱穿乱蹦了,满满一大网兜鲶鱼,足足有一二百斤,条条都有五六斤,个个都是膘肥体壮活力无限,倒进筐里还往外蹦走好几条呢。筐装满了,俩舅爷也不想继续拉鱼了。那李财主家的管家仿佛看透了舅爷的心思,外甥们不再拉了呀,把网给我留下吧,我也喊人拉两网,今天中午给长工们来个鲶鱼炖葫芦吃,下饭得很呢。舅爷那两个装鱼的大花筐,是那种深兜带梁儿的矩形大花筐,上下一般宽窄,最是装鱼装菜的好家什。满满的两大筐鲶鱼,足足有一百六七十斤。大舅爷把扁担伸到梁儿上试了试。扁担被压得太弯,没法走。老舅爷抓出几条鲶鱼,扔到水渠里,扁担还是有点承受不住,只好又往河沟里扔两条。

      那天正好是赵屯的集市,两位舅爷家也没回,轮换着把那一百多斤的鲶鱼,挑到了十六里地之外的赵屯集市上,鱼太大没人买,等了好久好久,赵屯集上姓毛的剃头匠才过来搭讪,八个鸡蛋换不换?大舅爷后悔没把鱼挑到沟帮子,那里一筐鱼就能换十个鸡蛋,老舅爷怕耽误地里的活计,好歹是有人要了,八个就八个吧,那是八个啥鸡蛋呀,浑身上下都带着泥,好像刚从泥坑里捡来的。两位舅爷又向路边的人家要了几个南瓜叶子,将那八个带泥的鸡蛋裹吧裹吧,挑回了家里。两大筐野生的大鲶鱼呀,那可是在沙底的河床里长大的金黄色大鲶鱼呀,就换回八个带泥的鸡蛋,一斤鱼连现在的一分钱都合不上,两位舅爷愣是挑着着一百多斤的鲶鱼走了十六里地,汗水钱都没法算呀。您想想,那时候的钱得有多值钱?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