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从小村来385(原创乡土文学)《话说“铲”地》  

2015-09-24 20:2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铲”地就是给地里的庄稼除草,“铲”地劳作是东北农民最主要的农活,它持续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技术要求高,持续时间长。“铲”地这项农活,是农民当牛做马的真实写照。要想理解“铲”地农活的全过程,首先得介绍一下东北农民用的铲地工具-锄头,东北的锄头,是一种固定在鹤身型锄构上的元宝型钢锄头片,这种锄片两端尖峰,可以当做尖镐左右锄挖庄稼间缝隙里的杂草,锄头前段的元宝肚子上开着锋利的锄刃。用锄头除草的过程,不光有刨搂庄稼垄台上的杂草,还得拍碎搂下来杂草根须上的土,同时也得拍碎搂下来较大的土坷垃,光是刨搂铲草铲土还不够,还得把庄稼间缝隙里的杂草,通过准确的晃动锄头侧刨掉庄稼间隙里的杂草,铲地的技术要领里,数最后这个通过熟练左右晃动锄把,准确挖走庄稼缝隙里的草最难。

       有经验的庄稼把式把铲地的动作归纳为,前腿儿弓,后腿儿蹬,双手使劲把锄头往前扔,紧接着是用力往下铲进垄背儿里,均匀用力将锄头搂到前脚背前面,从后往前拿锄头面拍打一遍,再从前往后把没拍碎的土块补上,右甩一下锄头右边那个尖儿,锄去前面那棵庄稼根下的草,再往左晃动一下左面的锄头尖儿,刨掉后边这棵庄稼下面的草,接着还是有刨有搂有拍打,没有固定的拍搂刨数量,必须保证草死土坷垃碎,决不允许伤了娇嫩的身子。有人把这个铲地的过程编成一个顺口溜:弯着腰,弓着腿儿,背对天,脸冲地,顺着拐,耍把戏,伸着脖儿,往前追,刨开地皮晒草根,直不楞登拍土块儿,从早到晚不见天儿,汗珠成串儿落在地。整个铲地的过程,就是骑着一根垄,使劲两边搂,左右轮锄头,剜刨庄稼缝隙草。

        说完了要领接着说“铲”地儿,这“铲”地的活儿分三种,行话依次成为头遍地二遍地和三遍地,所谓的头遍地,就是庄稼苗儿长到一寸高的时候,垄背上和庄稼间的草也长得比苗高了,这时候“铲”地最费神,“铲”头遍地一般都在六月初,这时候也是东北最旱的时候,头遍地要求搂去垄背上的杂草,同时完成“定”苗的要求,就是把垄沟里的弱苗铲掉,并保证按照大致的间距把壮苗留下来。头遍地有时并不是铲一遍,杂草多的地块儿,说不定要铲上两遍三遍的,总之,在五六月间,完成定苗并铲去庄稼地里的杂草过程,就叫做铲头遍地。铲头遍地的时候,草普遍长得比苗壮,所以,在茁壮的草里留下所谓的壮苗,费力也费神,眼睛一刻也不敢溜号呢。

     铲二遍地最累,铲二遍地的时候,正是立夏的时候,俗话说,六月的天儿,小孩儿的脸,庄稼苗长到半尺高的时候,正是大风刮起来的时候,也是雨水无常的时节,虽说进入了夏天,在东北铲地的农民,还得穿着大布衫子,早晚温差大,露水也特别的大,早上哆里哆嗦顶着凉进地里,露水把浑身的衣服打得像水浇过一样,磨得大腿里侧的嫩肉生疼,又冷又痒还流淌着汗,越铲越累越出汗越难受。等到了中午,太阳高照,衣服裤子湿了干干了又湿,浑身上下泛白碱,那才达到修理地球的最累境界。铲二遍地的时候,又是最打紧的关键,需要起早贪黑争分夺秒,你耽误庄稼一分钟,庄稼就会坑你到老秋。东北的天儿亮得早,清晨四点不到就亮了,晚上八点太阳还没有下山去。铲二遍地的时候,要点着灯吃饭,就着月亮喝粥。每天从早到晚,得在地里搂刨十四五个小时。每天铲地归来的人,腿迈不动步儿,腰杆子硬梆梆的,眼珠儿都懒得转,恨不得骑在锄头杆上回家。

       好不容易盼来铲第三遍地,火辣辣的太阳开始蒸煮大地了。这时候铲地人,头晕眼花后背晒得像有蝎子爬。铲三遍地最苦,伏天一来,小雨也开始淅淅沥沥了,不光是铲地时经常被浇成水鸭子样。伏天的蒸发量大,草也发疯了长。高岗地土壤板结得像石头,低洼地段泥缠鞋,刨不进搂不走拍不碎,越铲越难越铲越痛苦,经常有人拄着锄头发感慨:老天爷呀,你咋不睁开眼睛看一看,当个农民有多难?骂天骂地也成了他们唯一发泄的机会。“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过去铲地都是很多人在一起,一人站着一个垄台负责一垄苗儿,所有铲地的人顺着垄沟一字排开,走在最前面的人,通常是这一帮人里铲地技术最好的,行话称之为“打头的”,打头的人,一般都铁面无私,谁犯了错,都敢劈头盖脸训。“打头的”庄稼把式,每年挣的粮食最多,大约是普通庄稼把式的一点二到一点五倍,紧贴着“打头的”那个铲地的把式,叫“压二的,这个人的铲地技术,和打头的差不多,但这个人还有很强的协调亲和能力,如果铲地的人离打头的太近,压二的人就想方设法调整自己与打头的距离,压制后面的人赶上来,是预防铲地人毛糙的主要责任人。排在最后的那个铲地把式,也是技术很高超的,叫做“断后的”,铲在最后的人,肩负着把邻近铲地人遗落的草铲掉的任务,如果有人铲得太不像话,他有权让那个人返工,或者通过咳嗽等暗号,告知打头的行使权力。整个铲地的队伍,呈斜三角形的斜边队形在地里展开。

          太阳升起来了,很快汗水就浸湿了衣服,又渴又累的铲地人,经常手搭凉棚向前看去,这地垅也太长了,大多数都有一公里,或者更长,怎么望也不到尽头,“这地球怎么这么大呢”。越往前看越觉得累,越看越觉得没力气。地中央没有阴凉可言,地头也没有什么树可以避日。有的家人体谅铲地人的疾苦,会挑着水桶来地里送水,一瓢水下肚,顿觉气顺神爽,那时最能感觉水真是好东西。铲地的人,也经常相互接接,就是锄完自己那一垄庄稼,也帮落后的人铲上几铲,实现饱了给一斗,不如饿了给一口的最感人效应,实现乡情的再一次升华。

      铲地虽然很苦很累,铲地人也需要把这种苦累发泄出来,最简单的发泄,是自娱自乐给自己减压。最常见的发泄,是趁大家的注意力都很集中的时候,咣咣放几个响屁,攒足了劲,卯足了劲,要是有人心有灵犀做个相应,或者是赢得大家心照不宣的此起彼伏,那响亮的屁声,也会响彻大地的。最文雅的发泄,是一边铲着地,一边讲着笑话,有时兴起,有人还会吼上一段,拿自己穷开心,拿身边的人穷开心,也缓解了铲地的苦和累,铲地过程中,最频繁的就是插科打诨,说上几段荤的,有时也做即兴的打赌,把输了赖账人到地头的草稞子里。但无论做啥发泄,即使是吼着扭着耍着,也都不允许忽略铲地的效果。
        如果你站在铲地人的后面,看着他们弯着腰弓着背,胳膊上被火辣的太阳晒爆了皮,汗珠摔成八瓣掉到地上,衣服上的碱一片又一片的,你就知道啥叫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了。如果你理解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出的土里刨食艰辛,你就不会晃着脑瓜子说向往田园风光的浪漫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