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373帮父亲记录他儿时的故事(1)给鬼子打工  

2015-09-02 11:0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鬼子打工

                                                作者:赵公明

      (父亲已经八十岁了,对于吃喝享受之类的事情,已经不感兴趣了,父亲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回老家看望乡亲们,父亲最喜欢说的,就是讲述他小时候的故事,讲述那个我不知道的过去,只要我回东北看望父亲,他都没完没了地讲这讲那,我也尽量满足他的喜好,他讲着讲着,就打起了呼噜,我听他断断续续讲这讲那的时候,不光洗耳恭听,还尽量找些话引子,引导他更加清楚回忆起他那逝去的苦难时光。我觉得光这样也不够,更想根据他杂乱无章的讲述,拼凑起一些值得回味的故事,与朋友们一起体会几十年前的社会环境生存环境,为的就是更好体味创造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我所记述的,都是真实的乡村历史侧面,都值得我们做深度的历史思索)

         父亲是跟赵荒地村的张木匠学的木工手艺,父亲管张木匠叫姑父,父亲所讲的给鬼子做木匠活的事情,其实是张木匠在鬼子占领东北时所发生的真实经历,张木匠经常给父亲讲,父亲也就记得非常牢。父亲给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是想表达两个意思,一是告诉我,那时候的庄稼人都活得特别的艰难,没法说的艰难。父亲的第二个意思,鬼子真的很狡猾,一般的老百姓,说不定很感激他们的。

         赵荒地村,鬼子占领前就是个大村子,是北镇县最大的村庄,几百户人家,三千多口人,村子里光熟练的木匠就有十多个,这些木匠分成五六拨,领着各自的学徒在南北二屯做木匠活儿,做得最多的,就是盖房做门窗。

        鬼子占领东北的时候,张木匠已经三十多岁了,是南北二屯有名的木匠。听张木匠讲,鬼子占领东北,是打算长期住下去的,根本就没有回日本的意思,所以,张木匠他们给鬼子做的木匠活儿,主要是给那些鬼子军官或者是洋行的经理们打日式家具,也去鬼子的基建工地做过支模板的活儿。在给鬼子做家具的时候,不光能接触到鬼子东家,也能接触到那些鬼子军官的家属。

         张木匠说,鬼子的思维太狡诈了,往下派活的时候,跟村里讲的用人条件是很苛刻的,不光活儿做得好,还得脑子灵活,能揣摩出鬼子随时提出来的要求,最让村上“百人长”为难的是,工钱得由村上摊,还得给那些木匠们做保,木匠在鬼子那里干活要是出现一点差错,保人都得进鬼子开的拘役所改造。张木匠他们去鬼子家里做木匠活,是提着脑袋舔着刀尖的工作,谁也不想去。

       鬼子把差事派下来,村上也不敢反抗,好说歹说连哄带骗,总算把张木匠给说通了。给鬼子打工,不光有技术有力气,还得讲究卫生,张木匠去盘锦给鬼子做木匠活之前,村上给张木匠置办了里外三新的衣服,不光衣服新,就连里面的内衣,都得用大锅蒸煮过,鬼子怕中国的木匠把虱子带到家里。置办完工作服,村上还得派独轮车顾上活计把张木匠他们连人带工具,送到盘锦去。推车的人,就地变成了给木匠们做饭的大师傅。

       张木匠说,给鬼子干活,必须勤快必须肯花力气,没人敢偷懒,没人敢像在家里一样随地大小便,要是被鬼子看到随地吐痰随地小便的事情,轻则是两个耳瓜子,重则让狼狗撕咬你一顿。刚开始的时候,张木匠他们都被吓得笨手笨脚,尤其是语言上的障碍,张木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活儿该咋干才好。

       张木匠说,鬼子可真狡猾呀,他们仿佛看穿了这些木匠的心事,就派了一个类似于基建工程师的鬼子,也是背着手枪挎着洋刀穿军装的。这个派来指导工作的鬼子,说话办事很和气,特别会笼络木匠们的心。这家伙属于公私兼顾的工程管事,他不骑洋马也不骑摩托车,他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自行车。这家伙脑袋太聪明了,他用周结算的办法,每周都把每个木匠所干的活多少,记录得清清楚楚,每周做活儿第一的,他都给发一袋白面,要是倒数第一的,他不打也不骂,逼着你提高技术提高效率,别人下班,他陪着你拿边角料做练习,这家伙会的东西也多,他也会不厌其烦给你做指导。

      张木匠说,不光是干活得勤快,就连生活也得按照日本人的习惯去做,吃饭的时候,绝对不允许吧嗒嘴,需要细嚼慢咽,脸上挂满幸福感。那个监工加领工兼工程师的鬼子,赶上饭时也和一起吃饭,鬼子普遍都吃得少,吃饭也不怎么挑剔,但绝对不能不干净,那个做饭的活计,就因为做饭的时候,院子里的公鸡往锅台上拉了一摊屎,被罚自己扇自己的嘴巴子。

      张木匠说,日本的家具,尽管与中国的完全不同,但毕竟是从中国学过去的,他没做几天就明白了,少用钉子多用楔卯,那个领班的常竖起大拇指夸张桑聪明,还给他加了工钱。鬼子给加的工钱,是鬼子这边另外给的,虽然不多,但张木匠他们很满意,虽然每天干的活儿比较多,没有中间休息的时间,但总的工钱算下来,相当于在家做活的两倍,鬼子最拿手的,就是收买人心。张木匠有个侄子在盘山县当钱粮,相当于现在的财政局会计吧,他告诉张木匠,其实连鬼子的基建费,都是县财政出的钱,张木匠所说的双倍工资,其实最终还是摊派到老百姓身上了。

       张木匠他们本以为干个年巴的就没事了,没想到一干就是两年多,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没有回过家里,鬼子所赏赐的面粉,也都是村里往工地送沙子的车捎回来的,鬼子贼精贼精的,鬼子不想让他们频繁往返家里和工地,那两年的过年,他们都是在鬼子工地过的。过年的时候,也是大碗的酒大碗的肉,还有许多的日本罐头。

     张木匠说,给鬼子干活,那要求多去了,最严格的要求,无论是做家具还是做模板,都不允许画草图,尤其是不能标注工程所在地,发现一起就剁手指头,他们也学会了糊弄鬼子的办法,鬼子在工程结束后,总是拐弯抹角问他们各种的数据,每次工程完工会餐的时候,他们都故意喝很多酒,大醉一场说啥都忘记了,鬼子才放心地不再继续做盘问,鬼子的保密工作,做得是非常细致的。

      赵荒地村有个学徒,不是张木匠那班组的,这小子有说梦话的毛病,有一次做梦,他左一个鬼子右一个鬼子的,让那个监工听到了,刚开始那鬼子让他往脑袋上浇凉水,后来不知道去哪里了,有的说让鬼子给送到江东修工事了,也有的猜测送到煤矿挖煤了,一直到解放,赵荒地村也没有见到那个人。

     鬼子嫌中国木匠的工具太落后,给他们很多日本木匠的工具,这些工具让每个赵荒地的木匠都爱不释手,后来工程结束后,张木匠跟那鬼子说想留下做纪念,那鬼子不但一口答应了,还另外每人又送了几件新的。张木匠留给孙子的那把木匠尺子,就是那时候给鬼子打工得来的。前几年我父亲还看到他孙子拿着那把尺子给乡亲们做房活儿,他孙子知道那是把日本尺子,却不知道那是他爷爷拿命换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