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360(原创乡土故事)“小铡刀儿”  

2015-08-06 10:5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铡刀儿”

                                         作者:赵公明

       在辽西走廊,有个非常重要的古镇,这就是大明王朝的关外三堡之一广宁城。广宁城其实不是大明王朝的,它严格意义上说,应该属于契丹人的。契丹人把北镇当做龙兴之地,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北镇的贵族,也不是大家熟知的“黄带子”或者“红带子”,“黄带子”是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第十三个儿子赖慕布的后代,“红带子”是清王朝开国功臣额亦都的后人,额亦都的祖先,辽金时期就定居广宁城了。我要给大家讲的“小铡刀儿”的故事,就是发生在契丹人后代和额亦都的后代里。

      契丹人只有两个姓氏,一个是耶律属于皇族,一个是姓萧属于皇家亲戚,耶律家族娶媳妇,必须是萧姓人家的女儿,耶律与萧姓,世代都是“外甥和舅舅”的关系。留在北镇的契丹人,也一直沿袭这一老规矩,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连家住在北镇城南满井子村的萧桂兰都不清楚,自己的祖先就是萧太后的时候,契丹的这一个习俗,才受到了第一次的冲击。萧素兰出生的时候,历史已经到了满清的后期,广宁城里的黄带子红带子,也都开始自己寻找生活的出路了,拎着鸟笼子满大街晃荡的好时候,已经结束了。萧素兰和她的祖祖祖姑奶奶萧太后一样,人长得出奇的漂亮,打小儿就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美人儿。村里人都管她叫“象牙美人儿”,也是因为人长得漂亮,前来萧家提亲的人也就特别的多。萧素兰不晓得祖制,萧素兰他爹可是知道的,就在萧素兰长到八岁的时候,他爹萧福贵把他许配给了家住张把屯的耶律文。

      耶律文是个闾山里的猎户,广宁城里的祖产,也早就不属于他了。耶律文比萧素兰小十岁,萧素兰出嫁的时候,他才十二岁。耶律文特别喜欢闾山,八九岁就跟随父亲到闾山里打猎,结婚的时候,已经是闾山里有名的猎手了。耶律文家虽说破落了,但也是张把屯里的富户,家里养着十匹好马,雇有一个专职的饲养员。耶律文娶了个万里挑一的漂亮媳妇,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每天姐姐姐姐叫得可甜,凡事都依着萧素兰。令耶律文想不到的是,萧素兰进门没多久,耶律文的爹娘就没了,他爹是追狍子掉山涧摔死的,他娘是春天蹲在韭菜地里拔草,让狼咬断了脖子。

      公公婆婆一没,萧素兰哭着喊着,不想住在大山里了,耶律文没办法,只好牵着牲畜赶着马车搬迁到满井子住。萧素兰在满井子,有许多发小儿,其中有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叫做卞洪剑,那年正在广宁城里读高中。卞洪剑读的是西式高中,眼睛里也就根本没有契丹老俗。卞洪剑打小就喜欢萧素兰,萧素兰嫁人的时候,他还请了好多天假,说是肚子疼眼睛都哭肿了。萧素兰一家从张把屯搬回来,可把卞洪剑高兴得不知道做啥才好。萧素兰喜欢看戏,卞洪剑就放弃高中学业,拜北镇城里有名的戏班子为师,一心唱起西厢记来。卞家也是满井子村里的大户,只是奈于满汉不能通婚的戒律,不敢奢望能和老萧家攀上亲戚,可现在满人契丹人的社会地位一天不如一天了,卞家老爷子也就顺着儿子的意愿,想啥时候来村里演戏,就啥时候做赞助。卞家老爷子,知道儿子的心事。

        一个要看戏,一个要演戏,这卞洪剑和萧素兰,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相好的。萧素兰生第一个儿子耶律平的时候,老卞家比自己得孙子还高兴,萧素兰生她女儿的时候,耶律文把家里的铡刀磨了又磨,拎着铡刀把他家养的大黑狗给剁了。耶律文也曾经把住在广宁城附近的契丹人都找过来,想与老卞家说个高低,奈何契丹人的落魄,也没人能讲得过卞家老爷子那张能言善辩的嘴。直到萧素兰给耶律文生下第四个名义上的儿子,耶律文那血管里祖先流淌下来血,才彻底的爆发。那是民国十六年的冬天了,满井子村里正筹备过大年的时候。耶律文将卞洪剑和萧素兰堵在被窝里,光不出溜捆个一丝不挂,眼睛里喷着火,手里紧握着猎枪,又把他那名义上的四个儿子也都捆绑起来。就在自家的院子里摆好铡刀,摆好切菜的菜墩儿,将卞洪剑和萧素兰两个,狠狠按在铡刀的刀铡上。

     耶律文喊来族长,喊来里长和百人长,一手握着铡刀把儿,一手扛着猎枪,乡亲们要是信守公道,就将卞家老爷子也捆绑起来,他绝对不再殃及其他乡亲。耶律文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卞洪剑和萧素兰两人,咔嚓咔嚓将脑袋铡下来,如果卞家老爷子想保住他那四个大孙子的话,就做一个真情的忏悔,拿自己的命换他那四个孙子的命。耶律文要求老卞家的亲属做到,让那四个孩子远走高飞不在北镇城附近居住,永远永远都得记住“小铡刀儿”。当着那么多的乡亲们的面,老卞家的老爷子也就是卞洪剑他爹,也只好豁出去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的脑袋瓜子被铡刀铡下来,眼睁睁看着他那四个大孙子的大手指,都被耶律文拿斧子剁下来,还得做推心置腹的忏悔,又顺从地将自己的脑袋,主动伸到铡刀下,任凭耶律文将他的教子无方的脑袋,也铡了下来。铡完了卞家父子俩,耶律文又使劲平生的气力,厉声对乡亲们说,我也不难为大家了,我要变作厉鬼,看着乡亲们是否信守承诺,也用那小铡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卞家没法在北镇城边住了,埋完卞洪剑埋完卞家老爷子,就四散投亲靠友搬离了满井子村,从此再也没踏进北镇城南一步,直至不久不久的以前。和老卞家人聊天,不能提铡刀两个字,更不能提小铡刀儿四个字,谁要是敢提这四个字,那你就是他心中的死敌了,小铡刀儿凄美血腥的爱情故事,也成了北镇城边最忌讳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