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小村的春天(原创散文)  

2015-08-13 13:4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的春天(原创散文)

 

作者:赵雁明

       

          辽河三角洲的春天,总是比其它地方热闹,就像憋闷了很久的迸发,忽然轰轰烈烈展现在乡亲的面前,湿地的春天,就像深居闺房的娇媚姑娘,不三请四邀的,绝不迈出闺房一步,一旦她走出闺房,就会把她的秀美,她的青春靓丽,她的无限生机,连同她对这片土地的爱,一并绽放在人们的面前,乡亲们尽情呼吸着饱含青草芬芳空气的同时,也尽情享受柳叶抽芽,桃花挂满树丫的惊喜。

       再也没有比春天更让乡亲们欣喜了,雪水滋润过的翠绿小葱韭菜一畦畦破土而出,孩子们在房前屋后随意栽种的芍药、锦灯笼、野薄荷,拱翻了猪食槽,拱翻了地上的滑冰车,每一个细微的萌发,都给村民带来一阵接一阵的愉悦,那娇媚的嫩芽,正悄然无声息从墙缝、从屋檐下的石头下,从酱栏子的犄角旮旯,从猪窝鸡架的草屑缝隙中钻出来,在人们的惊讶和怜爱中,展现出勃勃的生机和希望,差点让乡亲们在惊喜中热泪盈眶。

        辽河三角洲的春天,正是姗姗来迟的青春少女,正是盼望的久别亲人。历经五六个月北风的怒号,历经半年的风雪严寒,人们曾经将煮肉的剩汤,孩子们的洗脚水,甚至洗衣做饭所衍生的残渣余液,都图省事就近倒在那片冰雪覆盖上。就在芍药迸发的那块地,就是薄荷破土的那块地,春节燃放的鞭炮屑还没清理净。而那高贵的芍药花,那秀美的熏衣香草,就像一个个不嫌弃家贫的孝子,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到来,怎能不让乡亲们感动?怎能不让乡亲们欣喜?

      七九河开的时节,大南风借着从渤海湾积蓄的能量,一刮就是半个月。那大南风,刮走了树梢上的稻草,刮走了猪圈顶上的粪筐,刮跑了刘国志堆放在坝头上的柴禾垛,也刮着了很多人家的火炕。就连火炕里的土坯,都被大风抽进炕洞里的火苗,烧成了又酥又脆的土砖。八九雁来的时候,翻浆的泥土上,一次次被混了小灰,真应了千锤百炼那句话,房前那片土地,遭受过太多的蹂躏。芍药不记仇,锦灯笼不记恨,野薄荷不计较前嫌。就在人们盼望中,就在人们想念的时节,扶老携幼也领着兄弟姐妹给主人道喜了,给主人送来了春的信息。

        乡亲们赶紧挖起垄沟,围起了秫秸杖子。趁着春雨的沐浴,封堵冬天被行人踢倒的墙头。家家的院子又围起了篱笆,一畦畦早发的蔬菜,也重新得到了格外的呵护。大门外的柳树干,刚被主人新刷了生石灰,后园子墙外那几颗小杂树,也被嘴角带着饺子余香的汉子,修剪得轻盈挺拔。就连房前房后园子外的土沟,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所有的清理,所有的打扫,所有的新砌,所有的粉刷,正是乡亲汇聚的最隆重礼节,迎接那期盼已久充满希望的春天!

        二界沟和破桥旁的臭蒲草,一晚上就能窜出半人高,那宝剑形状的嫩叶片,在春日暖阳的照耀下,闪现出秀美的光亮,西街下水线和小震子家旁边的小河沟,还有村南村西的稻田楞子上,芦苇叶子铺满了壕沟,铺满了稻田塄子。微风拂过,那娇绿娇嫩的芦苇新叶,在绿茵覆盖的由近及远的绿毡上,拂出一波波浅浅的绿浪。燕子从大小牧养边,从村南的大坑老母猪卧过的泥水里,衔来一坨坨新泥,进进出出在每家每户的屋檐下。

       青蛙浮在浅浅的水面,蹲伏在房前屋后的水沟边,应着在田野里轰鸣的拖拉机声,应着家家户户溜达鸡下蛋声,应这正忙着啃食草根嫩芽的农家猪的哼哼拱地声,应着不时扛着农具匆匆走过的行人脚步声,旁若无人地鸣唱着。几只草狗跟随主人下了地,一会儿闻闻田埂的土洞,一会儿追追过路的蛤蟆,一会儿冲着水沟里游动的泥鳅鱼吼叫着,一会儿追向被它吓得哆哆嗦嗦田鼠发威。正在碱滩里下完蛋的百灵鸟儿,老远就发现了本不属于这里的狗淘气,它一边快节奏在天空挥动起翅膀,夸张地吸引着狗的注意力。生怕那凶残的家伙,发现藏在草丛里的秘密。

       成群结队的黄靛壳兰靛壳鸟儿,围着水稻育苗床儿,寻找着被水围堵得走投无路土蜘蛛。时不时还把那金黄色、湛蓝色的肚皮羽毛,晾晒在早春暖洋洋的太阳光下。远处蒸腾起来的地气,把远处的土地笼罩成一片霾霭般的梦幻,村东是蒸腾的地气中,笼罩着正在那童话般意境中赶马犁地古朴画面,村南是蒸腾地气笼罩中,轰鸣耙地的拖拉机,正在泥水中快节奏出近实远虚的变幻,村北是一望无际的嫩绿铺地,就像人在画中走,狗在画中叫,整个小村庄,完全被三角洲水网交错孕育出来的嫩绿所包围,被那饱和水快速蒸腾出来的地气所弥漫,呈现出幻化和春发的烘托,呈现出海市蜃楼般的美丽,恰似一个真实的世外桃源!

         就在东大甸子青草绽发的季节,就在清河大洼子野雁成群落的时候,就在家家户户房前屋后春鸟欢畅的欢快中,就在东大坝、北壕外榆树钱儿桑树浆果成熟的时候,就在刚刚顺着赵谷地壕沟,还没追够窜鸡野鸟的时候 ,小村的孩子,在朱凤奇大伯的感召下,丢下弹弓拿起了笔,扔掉鸟夹子背上了书包,嘴上不再顽皮吹着柳笛,一心痴迷起了读书,迷上了学习文化。就伴随着阵阵蛙鸣声,就在土鸡的下蛋咯哒声音中,学起了毕奥萨弗尔-拉普拉斯定理,学会了羧基的长链儿结合,也从那年起,也在每年的春风送绿的愉悦心情下,一个又一个农家的孩子,走进了求学上进的广宁城。

 离别故乡已是许多年,每当新的一年春风起,我都会想起那大凌河的东边,辽河下梢三角洲的那片热土上,就是我的故乡,我心中的圣地我永远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