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从小村来364(原创乡土纪实故事)“开步走”  

2015-08-12 08:3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步走”

                                             作者:赵公明

       “开步走”是我们陈家铺村的一个老太太,在我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开步走”老太太是村里很有故事的人,给她写点记忆中的事情,也算是为生活在她那个年代的农村人,做个真是的生活记录。

      在孩子们的印象里,“开步走”老太太是个极其邋遢极其肮脏的人,每天拄个拐杖在村里走来走去,嘴角上的酣水耷拉有多长,滴滴答答没完没了,滴得衣襟上永远都是湿淋淋的,光亮亮的,衣襟上的光亮,是她那富含食物渣液的酣水晒干后留在衣襟上的硬壳儿。

     “开步走”老太太冬天穿着黑棉袄,夏天穿着黑褂子,都是那种肥大抿襟的大袄,衣襟上还拴着一个用白口罩做成的“抹嘴布”,想起来的时候,就擦擦嘴角流淌下来的酣水。“开步走”老太太是个爱凑热闹的人,最喜欢和别人搭话,她也知道大家不喜欢她,尤其是村里的小孩子,但她还是愿意往人群里凑,往小孩子多的地方走。

     “开步走”的抿襟大袄里侧,有个又深又大的衣兜,衣兜里掖着一个兰格儿大手绢,手绢里包裹着她舍不得吃的糖块儿月饼或者自家做的烙饼。遇有她打心眼喜欢的孩子,就会用她那含糊不清有点像脑血栓后遗症的语言,请那孩子吃她的月饼,请那孩子吃她家的烙饼。

     “开步走”哆哆嗦嗦从衣襟里往外拿月饼或烙饼的时候,嘴角上的酣水流得更长流得更多,恶心得被她叫住的小孩子的五腹六脏里翻江倒海,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惊讶地看着她究竟想做啥。直到她小心翼翼将那包裹着面饼或月饼的手绢一层层翻开,露出里面的吃的,孩子们才会嗷的一声惊叫着跑开。

      在孩子们的心里,如果“开步走”老太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叨叨咕咕从身旁走过,那只不过是一个不太正常的老太太正走在路上,没有威胁也无需担心,可一旦她站下来和你说话,并且没有任何缘由请你吃东西的时候,“开步走”老太太立刻就成为孩子们脑海里那可怕的森林老巫婆,就是那脚腕和腰间都拴着铜铃铛,随时能呼唤鬼神到来的跳神萨满,就是那用小孩子心肝肺做药的“拍花儿”老太太,内心的恐惧是没法形容的,嗷的一声跑开,也是魂飞魄散的。

      “开步走”老太太并不知道孩子们都很怕她,尤其是她把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东西,诚心诚意送给那些常年见不到荤腥的孩子们。跟他有点陌生的孩子们被她吓跑了,她就想到那些和她比较熟悉的孩子,那些见了她老远就大娘大娘叫着的孩子的家长。于是,“开步走”老太太再有好吃的东西,干脆走到那些她比较熟悉的人家,先是和那些大人亲热地拉家常,接着跟那些大人做商议,我给你家孩子带来了刚烙好的饼,一点也不肮脏。她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一边眼巴巴望着你,眼睛里充满了哀求和恳求以及真诚的渴望。

       很多和“开步走”同龄的老人都说,“开步走”一点也不肮脏,别看她现在酣水满身,年轻时也是极讲究卫生极讲究上进的人,她上小学的时候,学校开了体育课,只有她的“开步走”走的最标准最规范,只是她嫁了一个极其懒惰极其怪异的丈夫,才有了一场大病,落下流淌酣水的毛病。“开步走”的丈夫,连菜园子都不种,有点吃喝都自己吃了,连自己亲生的孩子们都不给。他又馋又懒,但做得一手好菜,尤其烙的饼手艺最好,想吃他烙饼的人,只能靠偷他的,就连他爹他都不给吃呢。每当那些和“开步走”同龄老头老太太眼含眼泪夸她好,开导孩子们接受她的馈赠的时候,“开步走”的神情都放着光彩。但无论谁也没那么大的面子,不会有任何一个孩子吃“开步走”所送的东西。

      孩子们虽然不吃“开步走”的东西,却也渐渐不再路上往她身上扔东西,不再冲着她吐口水,不再高声喊她“开步走老太太。有时看到她丈夫拽着她头发拿鞋底子打她的时候,还会吼着喊着让那该死的老头子住手。“开步走”老太太,一辈子吃的都是高粱米饭,偶尔偷来的那张白面饼,那都是趁她老头子忙着往灶坑里填柴火,偷出来就跑,一边跑还得一边麻利地将那滚烫的面饼包裹起来,藏到怀里,满心想用那烙饼给邻居孩子解解馋,却没想到从来也没送出去一张。为了那张饼,她脑袋上挨过擀面杖,头发被抓去许多绺,牙都被打松动了,可她还是坚持不懈地做着,直到她死去。一位有着新式教育天赋“开步走”的风华女子,嫁给了一个大字不识只顾自己吃喝的庄稼人,一生挨打无数,却从来没放弃那烙饼不能是你自己一个人享受,至少得分给孩子们尝尝的老太太,一生也没实现她的期盼。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