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活在山西-我真实的故事-能记住的工班长班人和事  

2015-03-15 14:0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活在山西-我真实的故事-能记住的工班长班人和事

                                                        作者:赵公明

       说心理话,我很怕工班长班的学员,这种怕主要来源于年龄上的差异和他们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他们在厕所旁边活生生按住崔校长,将准备好的鞭炮缠绕在他身上并点着,五千响的鞭炮噼噼啪啪在他身上炸开,我不知道他们是解气还是发泄。文革已经过去许多年了,很多人还把老师当做最可以踩的对象。祸害老师,是他们心理莫大的满足,轰老师下讲台,也是这样的因素多。让人感到悲哀的是,学校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满足他们的要求,工地的需要,就是我们的任务。在这样企业办学文化下,教师连个蚂蚁都不如。

       工班长班都是男学员,最大的年龄五十九岁,最小的是徐品正,当年也二十九岁了,班里的平均年龄,大约是四十多岁,都和赫崇杰老师的年龄差不多。他们的大多数,早就作古不在人世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在八八年的大接班中退休了。即使活在事业都七十多岁了。这个班的学员的第二个特点,就是特别的野性,打架斗殴他们当做家常便饭,尤其是一处和三处来的人,聚到一起就打架,铁锹镐头抡起来啥就是啥,都往要命的地方打。除了能打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抽烟喝酒。他们抽的烟卷五花八门,啥牌子都有,都是有劲的劣质烟。有抽四川雪茄的,有抽河南金钟芒果的,有抽北京中南海的。还有抽水烟抽烟斗的,就连烟丝也是天南地北,山西的小兰花,吉林的蛟河烟,云南的烤烟丝。

       方可教副校长特许,工班长班的学员,上课的时候可以抽烟。每节课下课一开教室门,那强劲的烟就呼呼往外冒,冲得过路人都掩鼻而过。工班长班的学员,通常都自己抽自己的烟,很少给别人的。但他们给我抽,只要我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都把自己最好的香烟拿出来,逼着我点着抽一口。他们给我递的烟,通常是他们自己也舍不得抽的凤凰烟,凤凰牌香烟,是那年代最好的香烟,除了凤凰烟,还有牡丹和大重九。假如我要是不接他们递过来的香烟,他们就会扑腾一下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香烟就那么举着,直到你把烟接过来为止。据他们介绍,他们在工地谁也不尿球,领导说话也不好使,他们是看得起我,才会下课就给我敬烟抽。我不敢不抽他们敬过来的烟,有时递来的黑杆烟或雪茄,我也得像模像样接过来点着,瞅准没人的地方才敢扔掉。

        工班长班的学员不光能抽烟,一棵接着一棵没完没了地抽,也都特别能喝酒。祁县铁路干部学校的西邻,就是有名的六曲香酒厂,二十斤的塑料桶灌满,也就是十多块钱。只要是下午的课程结束,他们都去隔壁装那散装酒喝。这个班的学员喝酒,也和别的班不一样,通常都是自己喝自己的。只有到了周末,他们才会举办喝酒聚会,全宿舍的人集中醉上一次。别的班级醉酒,都是又哭又唱又絮叨的,工班长班的学员,醉酒之后的节目,总是让你吃惊。我见过他们几次醉酒,河南商丘铁三处有个叫赵拴平的工班长,酒一醉就拉着路人哭诉他媳妇偷汉子的事,讲得有板有眼,由不得你不听,你要是胆敢不听,他就跑到楼顶大声喊,给他媳妇捎个话儿,他不想活了。

        长治北铁一处大张伟他爹,忘记叫什么了,喝酒之后也折腾,他每次喝醉酒,都站在二楼宿舍窗户往外撒尿,一泡接着一泡撒,直到他那超大的茶缸子里没有水为止。邯郸铁六处的郭京承,醉酒之后骂段长,从段长的小姨子一直骂到他三姐,骂得那个花花呢,一套儿一套的。最为恶心的是,北京郊区有个三家店,那个从三家店来的施工队长,胡子拉碴喝完酒专找厕所里的人尿喝,说是营养比红茶菌还多呢。

     我亲眼看到一次他们喝酒的过程,河南的铁三处和长治北的铁一处人,两个宿舍的弟兄们聚集在一起,十二个人,买了两箱二锅头(每箱二十四瓶一斤装的),还有六箱青岛啤酒,那天晚上学校食堂炖牛肉,这帮家伙就是就着一碗又一碗的炖牛肉开喝,有没有水果罐头我记不得了,他们是在食堂二楼大餐厅里开喝的,晚上四点多开始喝,一直喝到半夜十一点。刚开始喝的时候,我也在二楼食堂吃饭没防备,一不小心被他们给拎过去,好像灌了我半杯啤酒才饶我,当时我撒的是啥谎溜掉的,时间久了我也记不清了。等到半夜我从办公室回宿舍楼,发现他们还喝呢。我走到食堂那边时,学校很多干部都在楼下候着呢,怕他们喝完酒连砸带打的出事,大家都在那里防范着。那天的酒喝得很文明,很多人喝得差不多,就回去睡觉了。只有四个酒蒙子,还在楼上一直划着拳,校长把他们的班长请过来,加上我们七八个年轻教职工,到楼上劝劝散了吧。这一上楼大家就笑了,酒早就喝光了,这帮家伙把食堂的醋酱油和芥末油都拎来了,我们上去的时候,正你一杯我一杯喝芥末油呢。桌子下的酱油瓶子和芥末油瓶子,少说也有二十个。喝酒不过瘾,还得喝芥末油,这样的喝酒方法,能不让我终身难忘么?

       再看看他们的下酒菜,竟然是没炖完的生牛肉,你说这帮家伙厉害不厉害,生牛肉块子沾芥末,再喝芥末做比赛,这都是些啥人呀,难怪工地食堂每天饭菜都精光,遇到这帮狼,那个工地厨师敢把肉留到第二天吃呀?唉,这个工班长班,让我对铁路工程队,有了真实的了解。难怪他们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呀,吃喝都这般野,他们还惧怕啥呀?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