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活在山西-我的真实故事1大学毕业去铁路上班  

2015-03-14 17:0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活在山西-我的真实故事1大学毕业去铁路上班

                                            作者:赵公明

          我大学毕业那年,全国有47万大中专毕业生,都是包分配的。那时候的大中专毕业生,特别的金贵,分到哪儿,都被当做宝儿。这宝儿和宝儿不一样,就像是穷人家和富人家的孩子,宝贝的方式可是天壤之别呀。我没把自己当宝儿,我知道自己是哪盘菜,工作虽然有了,但家里不管我的住房,我最先分的单位,是一所普通中学,想等到婚房,不知道猴年马月,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不得不远走山西,调到我舅舅工作的铁路工程局,也是当老师,教的学员,都是铁路上的在职职工。

       对于我调到铁路上工作,我那老早就声明没钱帮我盖新房的父亲,高兴了许多年。他以为,铁路的工资高,铁路上有的是钱,村旁那个小火车站上的铁路职工,个个都有永远也花不完的钱。高兴得不得了的父亲,平生说了一句最最经典的话语:哪里的黄土不埋人?父亲说这话的时候,我啥也没做回应。不过,我心里明白,父亲已经做好了我永远在外地的心理准备。

     那时候的铁路,也的确有点牛,就连我们这个工程局,都处处散发着牛的迹象,说话办事,永远都是两个范畴,铁路的和地方的,地方的意思,没有一点铁的纪律观念,说白了,地方的就代表着落后代表着贫穷代表着没有素质。至于我们工程局里的职工,牛得更不用说了,尤其是在火车上,永远都是横着膀子晃,永远都是一副到家了的倚仗。不光进站出站不按规矩出示乘车证,就是遇到查票,也是极不情愿掏出铁路工作证,他们对待检查车票的,就像对待要饭的那样不耐烦,查什么查?老子是铁道部的。工程局的铁路职工,乘车证上的公章都是铁道部第几工程局,没有地域的名字,很多列车上的乘务员,还真的以为铁道部里有很多这样满世界晃荡的牛逼贩子呢。每当遇到冒充铁道部领导的工程局职工,也都赶紧点头哈腰息事宁人。

       以前的工程局,钱不一定比地方挣的多,但免票随便开,想开到哪里都可以,很多人常年都揣着有效的免费乘车证,有权有势的揣的是全年定期票,乘车证上是带照片的,像我们这样的铁路干部职称的,大都是三个月一换的临时定期火车票,只有那些在工程队里扛铁锹铁镐的,工作证里的票才是往返的。往返票与临时定期票的最大区别,是站区间和次数,临时定期免票,可以在有效期内,随意在票区间内坐车,想坐那趟车就直接坐那趟车,连票都不用检,自由出入每个铁路的职工通勤口。我的那张票,南边总是填的南昌或广州,北边不是哈尔滨就是绥芬河,西边我一般填乌鲁木齐,也就是说,在这个南北东西大框架内,只要不太越格,可以随意坐火车,有时绕点远也没有关系。假如我去乌鲁木齐,按我单位所在的位置,我坐车到西安是属于正常的,假如我坐到绵阳,也不会有监管的人说啥的,大差不差的范畴,你就是个随心所欲的爷。不过,据我所知,毕竟坐火车要花点钱,买瓶饮料呀,买个盒饭啥的,一般情况下,没有人耍着唬,都是该去哪里才去哪里,不熟悉的地方,很少去的,即便是有亲戚在那个城市,也很少去的。工程局有工程局的潜规则,尽可能的不和地方发生关系。正因为此,很多人兜里的免费车票,都是一个摆设,填的终点站,很少有人真的去过的。

       我工作的地方,在山西省祁县,大约是太原西南一百公里左右的地方。祁县火车站站位于南同蒲铁路的北部,我们的单位就在县政府的对面。我工作的单位叫铁道部第三工程局职工中专学校,后来与隔壁的铁道部第三工程局党校合并为铁道部第三工程局干部学校,那都是一九八五年五一的事情了。干校的名字没用上两年,局里又把位于太原坞城路的局卫生学校给迁过来了,学校的专业也从财务、工程、物资、企业管理、党政管理扩展到医士、护士和烹饪。专业多了老师也多了,学校又改新名字了,叫铁道部第三工程局职工中专。说是中专学校很不贴切,因为这期间,局里又把电大迁过来了,有中专也有大专学历教育,按理说有点说不通,通或不通都不影响办学,大家都习惯称它为祁县干校。祁县干校和祁县没有一点关系,就像局里的机械管理站在东阳,第二材料厂在修文,三处机械厂在太谷一样,拿所在地说俗称,既顺口也好记。

       我去铁三局工作的时候,局里有五万六千八百名职工,这还不算局里和底下工程处的大集体职工。这五万多员工的大部分管理层或后勤保障层面,大都分布在太原至祁县的火车站附近,像太原东站旁,就是铁三局的机械配件站(处级单位,管理全局的大型机械配件进口或采购),北营车站附近不光有局医院,还有两个实体工程处,一个叫做铁三局建筑工程处,一个叫做铁三局公安处,还附加三个段级单位,房产段和印刷厂还有局第二中学。过了北营站是鸣里站,那里驻扎的铁道部第三工程局新线运输处的两个段,还有电务处的一个工程段,到了榆次站,铁三局的单位就更多了,四个工程处集中驻扎在这里,新线运输处就在火车站旁边,猫儿岭那边还有汽车运输处、电务工程处和第五工程处,局的商业采购总站,也驻扎在这里,那时候的采购总站,是全局最肥的地方,它是面向全局所有工地和家属基地的生活采购的,任何紧俏商品,在这里都能买得到,从上海的凤凰牌自行车到瑞士的手表,凭着铁三局的职工工作证,想买多少就能买多少,不受任何的限制。再有地位的人,再调皮捣蛋的孩子,只要见到采购总站的员工,都得点头哈腰的,说不定哪一天,就得有求于人家买紧俏商品。

     这么多的铁三局人整天在南同蒲铁路线上晃荡,出差的、走亲戚的、下夜班的、调配物资的、去祁县学习培训的,每趟过往旅客列车上,至少都有百十个铁三局人。所以,遇到熟人遇到领导遇到亲戚唠一路家常里短的,也特别特别的多。甚至有小青工下了班,邀上女友,从榆次一直坐到风陵渡,看完永济的铁牛看完洪洞的大槐树,再回家吃晚饭的,也很多很多,反正是坐火车不花钱。在山西,只要说是铁三局的,沿线的所有火车站都会放行的,绝对不对照制度看工作证的,铁三局三个字,那就是派司那就是通行证,没人敢难为你。就连家属院那些劳动教养过的无良子弟,也都弄套三局的路服,跨上啤酒小菜猪爪子,理直气壮走进车站走上列车,一直卖到焦作卖到原平卖到孟塬火车站,没有人敢管也没有人和他一般见识,任凭他在火车上哼晃,厚着脸皮胡吹,冒充铁道部卖劣质烧鸡。

       一句“铁三局的”,就能畅通无阻进入山西各个火车站,一句铁三局的也能让所有山西朋友刮目相看,无需看证件也无需做多余的解释,只要铁三局的四个字一出口,那就代表着所有的规章制度都作废,这不是在铁三局的内部,而是在铁三局的外部。是谁给铁三局人这么大的面子?当然是那些老实本分的山西人,那些山西本地籍的路局职工,只要铁三局的人不把天给捅破,山西的朋友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你一点也不给面子。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