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乡村野趣27“草袋子”的故事  

2014-05-22 07:59: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野趣27“草袋子”的故事

                                                    作者:赵公明

         

             当年的铁路筑路工人,一入路就给你发一个装草的大袋子。那袋子是用从农民家收购来的家织轧成的,有一米宽不到两米长。这个家织布的大口袋,是随着再生布的工作服、大头鞋、棉帽子、线手套、棉袄棉裤一起发放的。工地转移的时候,用它来装个人的所有物品,把自己的东西装进口袋里,扎好口就能装车搬运了。这个家织布的大口袋最大的功能,就是用来装草,筑路工人都习惯叫它“草口袋”。

        “草口袋”是做什么用的呢?过去修铁路,没有板房也不在城里,工地都住帐篷,夏天住单帐篷,冬天住棉帐篷,一顶单帐篷的重量是一千二百斤,能容纳一个大型的班组住宿。住在帐篷里的人,没有草垫子,更别指望有毡垫子睡了。“草袋子”就是他们的床垫子,“草袋子”就是他们必备的睡觉装备。

              “草袋子”里面的草,都是就地取材装上的。每到一处新工地,支好帐篷搭建好锅灶,人们就会拿着镰刀,到附近寻找能装进“草袋子”里面的草,把草割下来,却并不着急装进“草袋子”里,割下来的青草,要晾晒干才能用。最开始的几天,“草袋子”里装的草,需要到后勤去借,最早的筑路单位,都养有很多的马,也有马拉的大车,骡马吃的草料,和人吃的粮食一样的重要,都需要从工地外运进来。初到工地没有干草睡的工人,都去后勤部门暂借谷草装“草口袋”,牲畜不愿吃沾染了人身体气味的草料,去后勤部门借草装“草口袋”,最多的期限是三两天,等你晾晒的草干透了,就得赶紧把装的谷草给后勤送还回去,后勤主任才会及时把你的名字划掉,不至于扣你当月的工资。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借草也要守信用,借草也得履行借草的程序。 

          那时候的筑路工人,大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转业军人,野外生存能力是非常强的。即使是新招的筑路工人,也都是有的是力气的农民,啥样的草能装进“草袋子”,啥样的草铺在铺上睡得香?啥样的草防潮湿又柔软?心里都是有数的。在大兴安岭修森林铁路的筑路工人,最喜欢在“草袋子”里面装乌拉草,除了乌拉草,野香草和蒲草,也是不错的选择。但乌拉草、野香草和蒲草都得到老秋才能割,尤其是靰鞡草,割下来晒干还得拿棒子捶打,才能装进“草袋子”里面用,费工又费时,许多装了靰鞡草的人,轻易舍不的扔,转场的时候,只好用水泥袋子装个人的物品。

             进场都在开化之前,大兴安岭那地方,春天一开化,到处都是半米多深的烂稀泥,工地与外界的联系,自春暖花开一直到来年冬天才能延续,整个一个春夏秋的施工季节,筑路工人是没法走出工地的。装“草袋子”里的草,也只好在春天的杂草里做选择了。勤快点的人,春天装上碱草凑合,入冬再换上靰鞡草。懒惰点的人,逮着啥草就割啥草,实在没有功夫割草,就搂点树叶凑合。
           森林里面,也有许多的毒草,那些毒草不一定毒坏人。但能使人身上发痒浑身难受,甚至能痒出疹子来呢。为了防止毒草伤人,通常负责生活管理的副班长,要对班里的所有“草袋子”做检查的,没晾晒好的草,不熟悉的草,通常是不允许装进“草袋子”里面的。
有些讲究的工班长,还会主动在建点的时候,统一给大家割好装“草袋子”的草,统一割统一晾晒,后来的工人只需自己装草就行了。
        有时候工地忙,后来的人的草袋子,工班长就顾不上了,往往最后来的,又多是没有野外生活经验的技术人员,装错了草装上青草装进青蛙装进毒蛇装进毒草的事情,也就时常发生了。有个上海来的技术员,竟然把草爬子给装进了口袋里,那草爬子和蚊子一样,最喜欢人身上的汗味道了,专往男人的下身里面钻,草爬子盯得那上海籍的技术员,下身肿胀的和萝卜一样大,在哈尔滨铁路医院住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保住了性命。
           修建伊图里河至加格达奇铁路的铁二处工人,还为那筑路工人配发的“草袋子”,做了一首流传很久的打油诗呢,筑路工人就是好,每人发了一件羊皮袄,睡觉睡在“草袋子”
上,半夜醒来忙揉腰,闻着干草的味道,听着外面的松涛(声),全靠梦里见女人,土布口袋当做她的衣,抹一把眼泪抹一把鼻涕,搂着羊皮继续睡。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