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乡村野趣9东荒求鱼  

2014-05-02 13:1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野趣9东荒求鱼

                                             作者:赵公明

         从东大坝下去,就是四海屯,那是个很小的村子,过了四海屯很远,都没有人家,一片荒草甸子,邻近的村庄,都管那片荒野叫东荒。小时候,伙伴们认定东荒就是天的尽头,就是传说的天边儿。东荒里到处都是没人高的蒿草,不是实在没柴火烧,很少有人去那里去,即便是去东荒拾柴,也都等到老秋过后下完第一场雪的时候。

       东荒里面啥都有,山狸子、貉子、獾子、旱獭、野鸡和野兔,却很少有人打东荒的主意。过去乡下都很闭塞,不年不节的时候,也没有啥娱乐活动。围在得闲的白胡子老人,说上好几箩筐的好话儿,祖宗太爷老太爷叫上好半天,那些村里的长者,才肯给孩子们讲几段,他们从先辈那里传下来的故事。薛仁贵征东武松打方腊的故事讲完了,孩子们的故事瘾也刚刚勾起来,老爷子干咳几声要回家睡觉,伙伴们赶紧给他点烟捶背说好话儿,老爷子只好把肚子里有关东荒的故事掏出来。

       东荒里面肯定住着妖魔鬼怪,某年某月某一天,小黑沟村的李某某,背着几个泥鳅鱼篓儿,想蓄点泥鳅鱼到集市上麦。东荒河沟子里的泥鳅鱼太多太多了,那人不一会儿,就装满了两驮筐泥鳅,骑上加重自行车,蓄泥鳅的篓子也不要了,驮上泥鳅顺着大坝就往家里赶,骑着骑着,大概骑到黑沟村北边的时候,他觉得脖子上爬来啥东西,冰凉冰凉的,他激灵一下翻身下车,随手把手伸到脖子上一抓,这一抓可把他给吓傻了,好几条大长虫给抓下来了,再看看驮筐里,那些泥鳅自己往长伸展呢,越伸越长伸长了就是一条大长虫。李某某平素胆子还算大,明明都是泥鳅呀,怎么走着走着,就都变成了蛇呢?李某某不甘心,把上衣脱下来,把两只驮筐罩个严严实实,继续骑着自行车赶路,等骑到家门口的时候,打开箩筐,里面都是泥鳅呢。李某某没敢把那泥鳅拿到集市上去卖,都倒进坝外的坝坑子里面了。李某某往坝坑子里倒泥鳅的时候,许多人都看到了。

       小黑沟儿村,也是个小村庄,就在四海屯的北边。小黑沟儿村,有个柴老馋,一顿没有鱼肉吃,浑身上下都没精神,有一年春天,柴老馋下了许多网都没抓到鱼,就哄上几个半大孩子来到东荒草甸子边上。柴老馋下到河里去抓鱼,孩子们就站在大坝上看热闹。柴老馋下的小河沟,就在大坝脚上,一汪清澈的流水,青蛙被他惊得噼里啪啦往河底钻,站在土坝上,都能看见青蛙在水底逃窜的过程。柴老馋也害怕河边的草棵子里有蛇,双手就往那清澈的河水里面抓。忽然,河水里流下来黑呼呼的一片,一条又一条一斤多重的大鲫鱼,密密麻麻游过来一大群。柴老馋兴奋了,拼命在水里抓来抓去,抓住一条,往坝顶上扔一条,孩子们就在坝上替他捡鱼。

        那鱼群见有伙伴被抓,惊慌失措就往上游游,柴老馋撵着鱼群一条接一条往坝顶上扔,抓着抓着,柴老馋忽然不抓了,咦,这东荒里面,啥时候多了一座老坟呢。就在上游没多远的地方,一座半塌的坟墓,就伫立在那条小河边上,棺材都露半截插到水里了。柴老馋说啥也不抓鱼了,他打着哆嗦走出河沟,说是那河里的水越来越冷冻得不行。柴老馋对那几个半大小子说,前几年他还在那里抓过鱼,怎么就没发现河边有座坟呢?

        那河沟里的鱼儿,好像戏弄柴老馋似的,你不抓了,我也不跑了,就在河里自由自在地游动,时不时还跃出水面打个优雅的挺儿落下去。尤其是贴着那棺材附近,好几斤重的大鲶鱼,噼里啪啦把那片水域都给拍浑浊了。柴老馋有些害怕,这鱼怕是有啥说道吧,赶紧赶紧的,把那些抓上来的鲫鱼,都放生到河沟里,我也不是成心想害你们,实在是嘴馋控制不住,才大老远跑到这里来抓鱼。柴老馋打那以后,再也不吃鱼了,究竟是因为啥原因,谁也没打听明白。就是透心儿的凉,就是特别特别的冷,不知道柴老馋说的是东荒那河里的水,还是说他抓完鱼的感受。那些在场的半大小子回来说,柴老馋求鱼了,说了许多的好话,说了好半天呢。

          那些长着长长胡子的老爷子们,有板有眼讲述的所谓真实的故事,也从许多大人那里得到了验证,有名有姓有后人,住在哪个村庄第几排,草房瓦房院子现在是啥样,都讲的清清楚楚,仿佛就发生在眼前,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更让伙伴们听完故事胆战心惊的是,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呢。白胡子老爷爷说,故事发生在邻村那户人家的孩子身上,大人们说故事就发生那户人家死去的爷爷身上,故事到底发生在一天,伙伴们已经不敢刨根问底了,打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连个蛤蟆都不敢再去乱抓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