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277发生在修文的那场车祸  

2014-03-06 08:2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生在修文的那场车祸

                                    作者:赵公明

            以前车辆少,铁路公路上很少出车祸,以前也不重视事故的总结,发生了事故也不做永久的记录,以至于许多重大的事故,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在历史长河里,几十年过后,再想起来查阅当时的情况,已经找不到完整的资料。我们单位在 山西榆次发生的那场汽车和火车相撞的大事故,就已经淹没在岁月的流逝中。

           工程局是修铁路的,工程局的班,大部分都在施工现场,都是常年居住在山沟里的帐篷中,集体户口和帐篷,就是那时候铁路工人的写照。太原是工程局的一个局机关,那时候局机关的干部们,都想方设法把子女留在自己的身边,太原安排不下,临近的榆次修文和太谷,也都成了局机关安插子女的好地方。从北营一直到祁县,三局在南同蒲铁路沿线,建了许多的厂站,那些场站都是几百几千铁路工人的,安排十个八个亲属去上班,太小菜一碟了。就连沿线地方上的领导,也都开辟绿灯满足三局人的一切需要,顺便也把自家的亲戚捎到铁路去上班。很多在太原榆次居住的干部子弟,不愿长久住在单位的宿舍,干脆天天坐着火车跑通勤。

         那时候的铁路工人,做的都是固定的工种,装车卸料啥的,都安排家属去做,铁路施工用料太多了,沙子石子钢材和油料,都靠火车皮去拉,卸火车的任务,都成了家属和子弟的活儿,所以,跟随者职工一起去通勤的,还有好多好多的家属。如果遇到任务来得急,单位还会专门派汽车,拉上家属半夜就出发。

        大部分的铁路职工家属,都是没工作的,尤其是那些农村户口的,没城市户口就买不到粮食,日子过得都紧吧,单位不忍心职工生活困难,就把装车卸车皮类的活,留给家属去做,就是那些跟随丈夫来到工程单位的孩子妈妈们,那时候国家户口政策紧,母亲是农村户口的,孩子也自然是农村户口。户口决定有没有供应粮吃,户口也就成了比工作还重要的事情。妇女们做临时装卸工,有两种计算工资办法,一种是装卸固定物资的,按每天1.26元的工资支付,早八点上班,晚六点下班。晚上或夜间来的活,按计件工资支付,铁路货车停靠,需要向调度要点,什么时间车皮来,什么时间车皮走,都是有固定时间的,必须在规定时间卸完车,就需要玩命地工作了,铁路上的装卸,以这类装卸多,计件虽然累,但可以多赚点。在铁路上做驴一般的装卸工虽然苦,但可以拿到比地方人高两倍甚至三倍的收入,那些家属们,还是争着抢着去做临时工。

 东长寿村的家属最多,东长寿也离修文最近,有些急活,转运站的领导还是喜欢就近找人。夜间的计件工资,也大都让居住在东长寿的家属挣走了。我有个表姨,就住在东长寿,表姨夫是货场的工程师。表姨在辽宁本来在剧团有工作,可能是表姨夫没权,也可能真的工程局不需要唱评剧的,表姨去了三局,就一直做临时工。表姨聪明、麻利人缘好,表姨有文化,女同志都信任她。白天卸水泥沙子,她是记账计数的,夜晚供应站卸自行车手表白糖,她是监督不往怀里揣的。表姨那时候赚的临时工资,是姨夫的三五倍,表姨舍弃工作还比姨夫收入高,是家里说一不二的。表姨上下班,喜欢陪着姨夫走,从来不坐单位拉人大卡车,表姨的这个习惯,有幸成了八零年的那场大车祸的幸存者。

  八零年春天的一天,货场来了一批碎石车,急需在凌晨五点卸掉,货场的两台东风卡车停在家属院喊人去,姨夫心疼表姨,拎着手电送表姨去货场,没站在那人挤人的卡车大箱里。满满的两卡车妇女,都是两个以上孩子的妈妈,嘻嘻哈哈说着荤笑话,有的说,昨晚上那老犊子从工地回来了,折腾半宿还不满足,有的说,他家那变态有半年不沾她身子了,经常揣着尼龙丝袜子往寡妇家跑,有的说,老家又来信了,他弟弟娶媳妇没钱买手表,他侄子上月阑尾炎手术刚邮过钱,把这里当银行了。最数夏大嫂风骚,摸着小敏的大奶头,难怪你家小胡回来就不出门,换成我也想骑在妹身上。小敏红着脸,我家那位可没你家大哥劲头足,整天骑你这骚狐狸身子上。

凌晨的星光依稀照在你推我搡的家属们身上,唠嗑的,客套的,说荤话撒泼的,谁也没想到,今天是她们最后挣钱的日子,今天也是她们生命的最后一天,十几分钟过后,她们的身子再也没人敢抚摸了,她们的孩子从此没了娘,她们的丈夫和孩子,再也吃不上她们做的饭,她们的家人,也永远看不到她们变成城市的户口。

从东长寿村到货场,需要穿过两个铁路公路平交道口,一条是太焦铁路(焦作至太原)的,一条是南同蒲铁路的,两个道口大约离十五米,拉着妇女们的这两辆卡车,是在后一条道口出的事,走在前面的卡车,突然前轮卡在道口的枕木里,那斜放的铺路用枕木头,竟然也斜着把直行的车轮给卡住了,后面那辆车是新司机小孔,看师傅的车卡住了,也把车停在铁路道口,就在他准备下车帮师傅的时候,一辆呼啸而来的重栽列车驶来,火车司机也是过湾道才发现五六米远的道口停着汽车,刹车是不可能了,就在大家惊呆发出最后半截惨叫声中,一场至今也不为人熟悉的特大车祸发生了,火车巨大的惯性把汽车撞零碎了,撞到几百米开外,那蒸汽机车的车头上,到处都是人的零碎皮肉,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那场车祸,包括准备三天后结婚的司机小孔,都当场死亡,没留下一个活口,整尸下葬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身体零部件,随着那两辆零碎的汽车,进了钢铁厂的高炉。

出了事的火车,停下来不是好声地叫着,铁路人都能分辨出那种声音,四面八方的铁路人都朝着火车鸣笛的方向跑来,修文车站的人跑来了,北合流小站的铁路人也跑来了,铁三局的人也从被窝爬起来,奔向出事的地点,东长寿村的家属,大部分是新运处的妇女,段部赶紧发动汽车,拉上救援人员奔向事故地,救援队伍中,也拉着许多哭哭啼啼的大孩子或没去工作的家属。可能是心有灵犀,可能是习惯了事故的发生,从时间上判定,是自己人出大事了。

有个俗语叫做屋漏偏遭连夜雨,越穷越被棒子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从段部出来这辆匆忙的卡车,一心往前看,只想着下车就跑,能救活几个就救几个,伤员赶紧往太原运,一分钟都不敢耽误,世界上就有这样凑巧的事情,这回是在第一个铁路道口,救援的卡车又和太焦线驶来的客车撞个正着,又当场死伤好几十。

天亮了,到处都是哭声,救援的顾不上死者的处理,赶紧调拨附近的救护车,客运站的汽车,拉着伤员就往太原榆次奔。一百多名妇女,在有数几个男同胞的率领下,就这样惨不忍睹地奔向了黄泉路,谁也没和家人打声招呼,谁也没和孩子道声别,就在上千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就在那些孩子满地打滚地哭号中,一声不响地身首异处地走了,她们中的许多人,到死没穿上心仪已久的的确良上衣,到死没吃上一顿一兜肉的饺子,到死没搽上供应站摆放的发蜡,到死都没再回过一趟娘家。尽管铁路家属也享受坐火车免费的待遇,尽管供应站的物资供应一直很丰富,许多人都没舍得吃那芝麻酱里的花生,没舍得吃放在家里的大白兔奶糖。

前几天让隔壁从东北捎来的虎骨酒还在,老父亲的风湿腿还疼,从地方托人买的龟苓酒据说能治疗肝病,老母亲的肝病依然很重,据说侄子已经学说话了,为弟弟买的手表,为妹妹买的布料,都压在东长寿村临时家的箱子底下,多少姐妹商议好了,今年春节一定结伴回老家。香烟美酒,奶糖布料永远不能亲手交给亲人了,吃苦受累想换来的亲人见面兴奋,也永远带入地下了。孩子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她们再也听不到了。放在邻居家的小孩,再也吃不上母亲的奶水,送到托儿所的女儿,从此再也见不成亲爱的妈妈,等待那些最小孩子的命运,大多数是送人。从此见不到妈妈,也见不到爸爸。

上百人的死亡,上百的冤魂,永远定格在东长寿村,依然游荡在那个铁路道口附近,很少有那些死去家属后代,逢年过节去烧几张纸。有经验的铁路职工说,遇有丧事,再悲伤也要理智,丧事的处理过程中,极容易再出不幸事故,东长寿村这惨烈的车祸,就出现了二次的车祸。前面那场大车祸,已经够惨烈了,谁也没想到,更大的一场车祸,紧接着又来了。

   后面这救援车,绝对不该来个二次碰撞,母亲死了,又把孩子和相好的姐妹,给搭进好几十个,假如不那样急三火四,大孩子在可以拉扯弟妹活,要好的邻居,也可以帮死去的好友拉扯孩子,这下好了,要好成了陪伴,大孩子也去追了死去的娘。许多人说铁路人心肠硬,家人去世也不着急,还想着安全的事情,我赞同同事的做法,人已经去世了,再悲哀也挽救不了亲人的生命,倒不如保障收尸体的人,多几分平平安安,千万别整个二次车祸。死的那些妇女里,没有我一个亲戚,八秆子的也没有,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让大家记住,在铁道部第三工程局,以新线运输处的汽车分队为主,包括了铁三处和五处部分家属,曾在山西的修文,出过一场非常惨痛但绝对可以避免的大车祸。

 那场车祸后,许多家庭进行了重组,许多一大堆孩子的男人,又娶了故乡或当地的农村大姑娘,而且还是漂亮的多。那些死去的妇女家,很快就被她的丈夫和剩余的孩子所遗忘了。不知道那些和后娘一起长大的孩子们,还有几个记得,你那些被火车撞成稀八烂的娘?你戴着白金钻戒开着破车整天忙乎打麻将连孩子上下学都不接,那场惨痛的车祸,难道不该给你留下点什么吗?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