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291“铁哥们”的故事  

2014-03-20 09:0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哥们”的故事

                                          作者:赵公明

         我这个人,因为教书的缘故,几乎没有江湖上所说的“铁哥们”,但我羡慕那些有铁哥们的人,包括和我同辈晚辈的。以我的理解,“铁哥们”就是特别要好的同学同事或者发小儿,家属院那帮管我叫叔叔的孩子,就都有“铁哥们”,经过工程局这个大摇篮的洗礼,那些孩子们,一起随同南征北战的工程队,从哈尔滨到沟帮子到承德到邯郸,到孟塬到商丘再到三家店,分分合合,父辈们在山里打隧道,孩子们就在附近的山村小学里借读,不知不觉中,就养成了相互照顾相互关心的习惯,许多伙伴,宁可自己不吃不喝,也要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好吃的,送给一直帮助关心爱护他的伙伴。一起拎着棍子走山路,手牵着手儿化解上学路上的危机,这种特殊环境下聚聚分分的情感,要比现实生活中的同学友谊牢固得多。打我大学毕业分到工程局,每年都会被这种特殊的情感所震撼。

         慧勇他爹是个厨师,慧勇和我们院内的葛平,是修京承铁路时在一个幼儿园的伙伴,慧勇随他爹在陕西念的书,葛平是在山西太谷跟随他爹修太焦线,两个伙伴,自打幼儿园里分开,直到参加局里的职工上岗培训,才又相聚在一起,可喜的是,他们一起分到了局里最好的单位,电务工程处。用葛平的话说,这是命运的关照,想当年在幼儿园的时候,葛平他爹娘十天半个月不来看他一眼,都是慧勇他娘一手拉一个,吃住都在慧勇他们家,葛平打小就管慧勇他妈也叫妈,葛平说,工程单位的孩子,都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那些在深山隧道里施工的,不可能天天和孩子能见面。

        打小儿的好朋友,自然就是最铁的哥们,慧勇说,他们电务处那几个架线班,都是由他们这样的铁哥们组成的,那才叫一个铁呢,不光吃喝拉撒不分彼此,就连每月的工资,也都是谁想拿谁拿,谁的钱不够花了,告诉兄弟一声,你这个月的工资我替你领了用了,咱妈身体不好,我都邮给她了,被领工资的肯定会那样说,咱妈用还说啥借呀还的,你妈就是我妈,你要是敢提还钱的事情,看我和你急不急?慧勇说,钱不够花的时候,电务处的员工有的是办法弄钱花,割点电缆卖呀,整点虚假的工序报账呀,实在没辙的时候,拉点旧料出去,就说是被附近的村民给抢走了,只要大家说的口径一致,一般情况下,领导是不会深究的。慧勇说,大家也知道偷卖电料会出事的,大家都恪守着一定的尺度和一定的规则,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通常不做太贪婪的事情。慧勇说,中国古代有一种很通俗的说法,“同嫖共赌”,能一起赌钱一起嫖娼的兄弟,才是出生入死的铁哥们。而按照说法是“一起进过山,一起打过狼,一起摘过老乡的瓜果梨桃,一起追着地方上的孩子们打,长大了又挣钱不分彼此,吃好吃的时候肯定把最好的留给兄弟,并且一起用卖电缆的钱洗脚嫖娼”,这才是勇往直前的铁哥们,连队长经理有事都得和他们商量着来。毕竟,嫖娼与赌钱都要冒一定的风险,而能够和要好的朋友一起去体验这种风险与刺激,不啻于一起上过刀山,下过火海,是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的“革命情谊”。

        慧勇最羡慕的,是他葛平大哥的媳妇,小两口打小学就会搞对象,院里的大人时常取笑葛平的老爹,你儿媳妇又来了看你来了。所有的人都认为,葛平那对象找的太早,小学三年级就处对象,那不是胡扯吗?连葛平他爹妈都没当一回事。那小媳妇打小就长得可爱,院里人也都喜欢她。前两年,单位许多人都看准了搞工程发财机遇,许多像慧勇一样的熟练技工,都李勇哥哥姐姐和自己的关系,从内部包揽点工程做。慧勇从给单位供砂石料开始,没几年就成了千万富翁。慧勇多次劝葛平,别给单位干了,再干也是每月那五六千元钱,葛平都以自己不会搞关系没有当官的亲戚罩着为由,婉言拒绝。慧勇也只能每年过年的时候,借助看他葛婶葛叔的名义,给他扔个三万两万的。

         前年修大西线,慧勇的那帮和葛平一起长大的哥们,也都在大西铁路忙乎事。葛平的这些铁哥们,自然也是慧勇的铁哥们。这些人里面,有在经理部当小头头的,有在业主单位做监理的,管钱管物管人的很多。慧勇做单位的工程,离不开他们的照顾,他们也乐得在慧勇这里得点茶水钱。有一天,慧勇从财务那里结算点钱,那帮哥们都说自己的那份不要了,既然别人的铁哥们都一起嫖过,他们也要慧勇做东玩一把。慧勇说,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慧勇知道,这帮家伙其实并不缺少钱,哥几个见面高兴,图的就是找个乐。慧勇和我说,叔呀,我怎么那么混蛋呢,我怎么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呢,我后悔呀,我后悔,葛平那可是我的亲哥呀!

         慧勇说,这帮家伙就在介休最大的歌舞厅,玩的是全方位的套餐。慧勇说,那天他心里觉得有事,就坐在歌厅的大厅里算自己那点乱帐,谁的回扣给完了,哪个犊子的好处还得加,慧勇觉得那天的时间过得特别的长,左等右等不见他们从楼上下来。慧勇说,男女那点事,也用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呀。早上九点进的歌厅,过午那几个小犊子才嘻嘻哈哈地出来,每个人还神神秘秘的。慧勇指望着哥们发财呀,单位的事情,没有慧勇不知道的,今天这是怎么了,神神秘秘一脸的诡秘。

       慧勇说,叔呀,你说他们那天嫖的谁呀,是我葛平嫂子呀,叔呀,你说这世道怎么了,我那嫂子打小学就和我葛平哥搞对象,你们院谁不敬佩那小媳妇呀?她要是缺钱,和我说一声,无论多少我都给,我能让我哥戴绿帽子吗?叔呀,最最让我想不开的,这几个王八犊子见到我个平嫂,双方都吓傻了,你说傻就傻一回呗,这帮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哪个姑娘也不要了,都和嫂子嫖一回,轮番上的阵呀,叔叔你说,这事情我可怎么和我葛平哥说呀?

          慧勇请我吃饭的时候,很认真地问我,叔呀,这就是铁哥们吗?索性将错就错,都和嫂子快活一把,您是文化人,您给我说说,我这买卖都不想做了,我没法理解呀,叔呀,算是你救救我。我告诉慧勇大侄子,人性本恶,权势欲是人类共有的普遍意向。人在自然状态中,常常受到自己内心无止境欲望的驱使,从而人的激情常常凌驾于人的理性恩之上而不能自已。如果没有公共权力来约束和规范这种自然状态,必然导致听由丛林法则支配的仇恨、争斗和弱肉强食。这种战争状态使产业无法稳定,“最糟糕的是人们不断处于暴力死亡的恐惧和危险之中,人的生活孤独、贫困、卑污、残忍和短寿”。每个人都像一只孤独的野兽那样行动,只受求生和自我满足这两种基本冲动支配,不受道德约束。自然状态是一个人性恶的败坏状态。
         慧勇双手拍着大腿哭丧着脸,似乎根本就没听明白我在和他说的啥。叔呀,我真弄不明白了,这事情就这样吧,我是没法和我葛平哥说了,以后我再给他钱,都托人给他捎过去吧,好歹是哥们的一点心意。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