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章)你听你听-钱在夜空里嗷嗷地叫!  

2014-12-03 11:0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听你听-钱也夜空里嗷嗷地叫!

                                     作者:赵公明

        雾霾许多天了,一直盼着太阳出现,直到昨天晚上,靠山屯儿北边这片儿,白天黑夜都是大雾弥漫,住在九号楼里的居民,索性连菜市场都不去了。阴呼啦的雾蒙蒙的,心里太压抑了。本想躲在家里看一会儿电视剧,可那喋喋不休的絮叨加上比超人还能耐的杀鬼子情节,连老太太都被那假得不能再假的情节来气了。于是,家家户户的晚上,都早早关灯钻进了被窝。

         翻来覆去难以睡着觉,一会儿,楼上传来龙平媳妇咣的一声放屁响,估计也是卯足了积攒的劲头儿。咣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屁声响过,龙平的媳妇下地了,厕所门开了,接着是一阵哗哗的水响声,接着又是塔拉塔拉上床的声响。外面太寂静了,左邻右舍弄出的那点动静,楼上楼下都能听得见。龙平媳妇的动静,吓醒了熟睡的小悠悠,哭着喊着爷爷奶奶她好怕,就在大家使劲咳嗽使劲说话,抗议龙平媳妇故意夸张的放屁响声的时候,屋外传来一阵凄惨的声音。

        最先听到那声音的,是住在一楼的李艳红,艳红大清早就堵住我说,昨晚上你听见没有,外面的动静可大了?大约是在十一点四十左右,大约是在张磊他妈刚死没多久,先是悠长得吓人,接着闷声滚滚,从四面八方汇聚儿来,有点像野猫叫春的声音,也像狮子低沉的吼叫,更像老虎将要吃人前的咆哮,还陪着哗哗的机器响声做背景音乐。

        李艳红惊慌失措的表述还没完,二楼的小姜也凑过来了,二位听到没有?昨天晚上龙平的媳妇把鬼给招来了,十点半的时候,我刚刚躺下,龙平媳妇就在我上面咣当一声,放了一个响彻云霄的大屁,那屁声,把我吓得打了个好大的激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心里那个恼呀,三步并作两步,我就去洗手间把拖布拎出来了,五点半你剁饺子馅,九点半你劈劈柴,还和你孙子拉着椅子当火车,找你多少次了,你都说那是隔壁郑经理家的事,郑经理全家都去西安了,他家媳妇会穿越时光隧道呀。

         就在我满腔怒火,拿着拖布杆想往龙平家楼板上捅的时候,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从远处响起,穿过十字路口,穿过楼下那片空地,直奔龙平家而来。我听得清清楚楚,龙平惊恐万状地问她媳妇,你播放鬼片干啥呀,孙子都被你给吓醒了,没见过你这骚娘们,放个屁也得把邻居叫醒,你得神经衰弱,还得让邻居陪着,你这心态得去精神病院看看了。
       你们猜,龙平媳妇说的啥?管天管地还管人拉屎放屁呀,我就这么放了,放完才叫舒服呢,谁让他们当初让咱抽个五楼住呀?怕吓着魂魄,他来住五楼呀!我就放屁,我就放屁,能眨地?龙平能把他媳妇眨地呀,好好好,你继续放大屁,明天早上李艳红就会找你说事的,上次你晚上放屁,害得人家把碗摔地上了,这次指不定又摔了啥呢。

      龙平说不动他媳妇,龙平的小孙子说话了,奶奶呀,我怕,我怕呀。龙平媳妇赶紧钻进被窝,搂着孙子说,宝贝儿,别怕,明天奶奶还在客厅领着你拉火车。说到拉火车,那孩子哇地一声哭了,奶奶爷爷呀,我好怕呀,张奶奶装了一火车的花儿,开到咱楼下了呀。龙平孙子说的张奶奶,就是张磊刚死的妈,天擦黑儿的时候,龙平媳妇抱着孙子打那一片花圈旁走过。半夜三更小孙子说害怕,龙平媳妇也有点害怕了。宝贝儿别怕,有爷爷奶奶呢。张奶奶都死球了,明天就拉到火化场烧成灰了。

       那小家伙一听奶奶这么说,哭得更厉害了。奶奶呀,张奶奶要找你算账呢,拉了一火车钱,那些钱还能跳舞唱歌儿呢。奶奶你看呀,都到咱家客厅了,钱也长牙呀,钱也咬架呀,钱也弑杀呀,张奶奶说她是你气死的她呢,你往人家菜地里扔死耗子,你说他家磊叔举报的老郑家,奶奶呀,我好怕呀,您让张奶奶把音乐关掉吧,我太害怕那声音了,比奶奶放屁吓醒还可怕呀。

       小姜说,龙平家那孙子,绝对的没撒谎,小家伙说来了的时候,他也仔细听了一下外面的声音,是从东南方向张磊家放丧乐的那边传来,似波涛滚滚,又像席卷大地,一种汹涌澎湃中夹杂着尔虞我诈,一种漫山遍野中弥漫在整个夜空。那是一种人类无法临摹的声音,那是一种动物无法模仿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无数无数家猫野猫混合交配过程发出的撕心裂肺交响,更像是一种狼虫虎豹秃鹫鬣狗共同撕咬一具腐败的尸首,那声音低沉更幽暗,低沉得要竖着耳朵睁大眼睛闭住呼吸才能听得到,那声音能穿透楼群穿透钢铁无所不在着。

       小姜说,那声音实在说不好,听到第一声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不听使唤了,浑身上下每一个器官,都放大几十倍上百倍的功能,嘴想马上进厨房,把生的熟的所有的吃喝,都装到里面去,手和胳膊就更别提了,屋里屋外楼道里马路上的东西,都想搂到家里来呢,最最难受的是脑袋,瞬间的功夫,就把所有见过的都装进里边了。刘凤梅的美貌正好做二奶,李春潮的娇媚正适合当小三儿,老孙家的大英子,都能派上用场呢。

     小姜说,还是我媳妇吃斋念佛道行高,她一看我的眼睛鼻子嘴巴都扭曲变形了,赶紧念起了七字真言,猛地拉开窗户把凉气放进来,拎着我的脖子让我往外看。这一看,可就不得了呀,外面到处都是钱,花的绿的啥颜色的都有,那些钱都像活了似的,有的呲牙,有的咧嘴,更多更多的,张开了血盆的大口,呼唤着所有将睡要睡已经睡了的人,快起来吧,快起来拿吧,都起来都来拿吧。

      规则都没了,廉耻都丢了,良心都喂狗了,终于轮到钱当家做主了,赶紧赶紧把,骑三轮的,卖豆芽的,煎凑豆腐的,养野猪野鸡的,不分行当不分善恶,都来抢吧。小姜说,那声音比野猫叫秧恐惧多了,那声音比虎豹豺狼的叫声难听千百倍,那声音的穿透力和诱惑力,是任何东西没法比拟的。那声音响起的时候,满大街的人,都开始了疯狂的抢夺,隔壁三傻子轮着大棒子削,傻子都知道,削死一个少一个,削死一个他就能多得点儿。至于前排房子的赵会计,就更有智谋了,他给头儿出主意,用铲车装,用汽车拉,我帮你看堆儿。
        钱嗷嗷在夜空中发疯一样叫着,贴小广告的,偷小孩子的,搞传销的,批发蔬菜的,西装革履的,都出来了,就连天机不可泄露的神医,都出来疯狂抢钱了。有的喊着亲亲的祖宗,有的称呼亲爹亲娘的,甚至还有称呼亲爱的。钱成了本家,钱成了祖宗,钱也成了最最最亲爱的,超过了爹娘超越了一切。钱也越发得意,悠长渗人的响声,响彻了大地每一处犄角旮旯。小姜媳妇轮起拖布,冲着夜空大吼一声,我操你八辈祖宗外加你二姨夫的,刚才还嗷嗷叫唤的钱们,忽然都不见了,雾霾的夜空里,只要树叶沙沙作响。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