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201我去过楚雄了  

2013-10-16 06:2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去过楚雄了

                                       作者:赵公明

         到昆明的第二天,我搭乘哥们的越野车去楚雄。抽烟的人,都知道楚雄这个地方,早年的金版纳,桂花,红梅香烟,都很有名气的。印象中的楚雄,是云南的重要城市。到了昆明,才知道楚雄离昆明很近,还是彝族自治州,州府楚雄,过去一直是世袭土司的领地。自治本身就带着神秘,何况还有土司这层神秘的面纱?当年的南诏贵族,是否留下别样高贵的痕迹?土司府里曾经的绝代美人,是否遗传后代,正巧艳遇给此行的我?彝族兄弟姐妹,到底与我们有怎样的差异?

       记得当年修建南昆铁路的时候,我曾看到一部纪录片,片名是两个字的,时间久远,记不得是什么了,也不记得片中想告诫我们什么。片中有个镜头,让我无法忘却。那片中拍摄这样一个故事,在某个大山深处的彝家山寨,某位腰挎彝族砍刀,身穿彝族黑色山羊披肩氅坎的彝家兄弟,忽然和同样装束的同胞发生了摩擦。对方根本没在意他的愤怒,不但用轻蔑的态度嬉笑他,还找来伙伴欺负人家。等帮忙的对方人马走后,那位受了委屈得彝家兄弟,握着砍刀找到对方的家门,先是冲对方的女人愤怒地比划了一番,接着,径直走到对方的羊圈,拉出来两只极不情愿的山羊,当着电视台的记者和围观人的面,抡起砍刀,一刀剁下,一只血淋淋得羊头。便滚落在地上。我不知道当年的记者想向观众说什么,我脑海里永远是那刀下滚落的羊头!

        正因为那滚落的羊头的缘故,我想象中的彝族同胞,至少该带点尊严不可侵犯的凌然,也让我这好奇旅客,总是从内心深处,产生些许的胆怯,生怕在好奇的探访中,万一触怒彝族兄弟的忌讳,惹恼淳朴耿直的同胞。

         越是心中疑惑,越是带着神秘,越就特别向往。朋友征求我去哪里玩的时候,我没选择南诏神秘古都大理,也不选择热情火辣的中甸,而是选择了近在咫尺的楚雄,我想从楚雄到永仁,再从永仁奔元谋,到金沙江畔,遍访真正的彝家山寨,真实接触那些以虎为图腾,以火为图腾为崇拜的兄弟,到底与我们有何不同?

         我无心回答朋友的问话,却仔细倾听他们的每一句有关彝族风情的介绍。从他们的口中,我知道了彝族兄弟喜欢住在高山的山腰或山顶,我也知道了彝族兄弟们当做少数民族。他们也爱吃酸辣,鸡猪羊肉才是他们的主要荤菜,他们爱喝酒,让客人高兴,是他们永远的待客之道。照朋友的介绍,在楚雄的街面上,如果见不到着黑色的羊皮装束,很难辨别谁是汉家大哥,谁是彝族兄弟。我有点失望了,难道兴致勃勃的探秘,就要变成满汉一家的难辨?

      我把目光投向车窗外,仔细观察不时从身边掠过的山寨。离楚雄还有六十多公里的时候,我发现远处挂满包谷的尖顶乌瓦干栏式房屋,山墙上画满了彩色的图腾绘画,那风格,不用问就能分辨出来,非常的高雅,非常的漂亮。图案有点象铜鼓上的图腾,更象家族或分支的族徽,有站立的双虎,有威严的熊,夸张的青蛙,甚至还有带着葫芦芭蕉图案。

        那让人神往的火把节,那让彝家兄弟顶礼膜拜的石虎,那让每一位彝家兄弟视作精神寄托的祖先神灵,究竟有多少还原汁原味保留在我们的面前?伴随彝家兄弟走出历史的彝家神鼓,到底能给物品这个远方的造访者,几多沧桑的震撼?

        车在楚雄州郊外停下,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处壮观的彝人山庄。巍峨的彝人广场,巍峨的彝人山庄,完全真实展现在我的面前。太阳广场,向人诉说着太阳历的变迁,一群身着民族服装,手拿民族乐器的彝族兄弟姐妹,正以不同的风格或支系风俗,为每一位像我一样好奇的人,展现他们质朴的民俗。族兄弟喜欢住在高山的山腰或山顶,我知道了彝族兄弟们,也是喜欢吃稻米或包谷(过去的主食之一),他们有自己的文字,他们发明了自己的历法,他们的住地遍布云贵川,他们人口众多,多得在当地,几乎没有人把他几乎没有人把他们当做少数民族。他们也爱吃酸辣,鸡猪羊肉才是他们的主要荤菜,他们爱喝酒,让客人高兴,是他们永远的待客之道。照朋友的介绍,在楚雄的街面上,如果见不到着黑色的羊皮装束,很难辨别谁是汉家大哥,谁是彝族兄弟。我有点失望了,难道兴致勃勃的探秘,就要变成满汉一家的难辨?

      我把目光投向车窗外,仔细观察不时从身边掠过的山寨。离楚雄还有六十多公里的时候,我发现远处挂满包谷的尖顶乌瓦干栏式房屋,山墙上画满了彩色的图腾绘画,那风格,不用问就能分辨出来,非常的高雅,非常的漂亮。图案有点象铜鼓上的图腾,更象家族或分支的族徽,有站立的双虎,有威严的熊,夸张的青蛙,甚至还有带着葫芦芭蕉图案。

        那让人神往的火把节,那让彝家兄弟顶礼膜拜的石虎,那让每一位彝家兄弟视作精神寄托的祖先神灵,究竟有多少还原汁原味保留在我们的面前?伴随彝家兄弟走出历史的彝家神鼓,到底能给物品这个远方的造访者,几多沧桑的震撼?

        车在楚雄州郊外停下,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处壮观的彝人山庄。巍峨的彝人广场,巍峨的彝人山庄,完全真实展现在我的面前。太阳广场,向人诉说着太阳历的变迁,一群身着民族服装,手拿民族乐器的彝族兄弟姐妹,正以不同的风格或支系风俗,为每一位像我一样好奇的人,展现他们质朴的民俗。即使我亲身游历了楚雄的大街小巷,即便我也吃过彝家菜肴喝了包谷酒,但我永远永远也无法抹去高山寨子里那血淋淋的羊头。

我去云南之二(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去云南之二(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