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聪从小村来—160吃“三两”的故事之一   

2013-08-09 22:3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0吃“三两”的故事之一

                                     填肚皮

                                  作者:赵公明

            沈阳附近有个苏家屯,常坐火车的人都知道,苏家屯是个铁路枢纽,它把沈山铁路哈大铁路和沈丹铁路给连接在一起,学过历史的人知道,沈丹铁路是日本人投资的,哈大铁路是老毛子修的,过去叫做中东铁路。既然是水火不相容的两个列强,铁路也自然不能连接在一起,当然也与奉系军阀修建的沈山铁路和沟海铁路没有交汇。东北的多条铁路最终在苏家屯连成一体,那已经是一九六零年的事情了。

            朝鲜战争结束后,国家认识到铁路联络线的紧迫性,由我们局第二和第三工程处冒着吃不饱肚子的困难,用了三年的时间,终于把那几条铁路连接成一体,正是有了苏家屯枢纽,通化和田师府桦甸等铁路线路,最终都成了大动脉上的一个枝叉。修过那条铁路的人,出差探亲都尽量避开苏家屯,不愿从那里下车,也不愿从那里路过,苏家屯给他们留下太多的难过,难过得谁也不想提起那不堪回首得岁月。 六零年修完北京到承德的铁路,那两个处八千多铁路职工就直接奔赴铁岭和苏家屯,指挥部设再沈阳,员工从铁岭一直排布到苏家屯。两公里一个工程队,一共投入了三十多个工程队,指挥那条联络线施工的,是著名的将军吴中鹏。吴将军当时该还兼任着乌盟的书记。

           吴将军带着自己的子弟兵领下任务的时候,吃三两的浩劫也开始了。仗着自己的军功仗着爱兵的传统,吴将军最终给弟兄争取来每人每天八两粮食每人每月二两油的待遇,作为交换条件,苏家屯枢纽必须在六三年年底前投入运行,在这之前,工程局还没有承担过这么大的铁路枢纽承建工程。尤其是在饿着肚皮,饿得发晕饿得走不动路的情况下,坚持把铁路给修通,那真是一个奇迹,我仅就长辈讲述的填肚皮片段,和大家一起回味一下那年代的奉献和无奈。 修苏家屯枢纽的干部员工,无论是啥工种,都有件走哪里带到哪里的宝贝拄棍,背东西抬东西都得拄着棍子走,抬不动背不动的时候,就把它卡在东西上,替主人分解点重量。拄棍是个宝,拄棍成了人发挥潜能和极限的最后支撑。是拼命工作随时倒下的最后保障。

        除了每个人都有拄棍,人们还见啥吃啥,凡是能填肚皮的东西,都往肚子里放,肚子里没食,身子也就没力气,就盼干活遇到点能吃的。长辈们说,那工人最喜欢干抬木头得活了,捡块榆树皮,抠个半截木耳,揪下一条桦树皮,都是难得的嚼克,卸车皮也是不错的选择,在车皮缝隙里捡粒花生抠颗黄豆,那都是背着伙伴吃的,生怕被身边的同事看到抢走,赶紧塞进嘴里,赶紧咽到肚子里。人们上班挖土方填路基,抬土筐挖土的的时候,尤其是走在路上的时候,眼睛是四处地寻找,每个人的腰上,都拴着一个小口袋,见到能吃的,赶紧装到口袋里,挖土的人,挖出来的蝼蛄了地老虎了青蛙癞蛤蟆了,尤其是黄鼠和老鼠 ,都麻利装到口袋里,就连土壤里的植物根茎虫子卵都要收集起来,等到下工休息的时候,人们就像做贼似地,你躲着我我也躲着你,各自找点柴草拢起一堆火,把那些从土层里捡出来的东西烧熟,填到肚子里。人饿急了,做啥动作都快,扒个老鼠皮,连刀子都不用,直接就用手把老鼠的皮给撕巴下来,烧巴烧巴还带着血丝呢,就狼吞虎咽吃肚子里。

        除了吃虫子吃蛇吃青蛙,人们还把本来不能吃的东西往肚皮里面塞,像牙膏香皂了,牙粉锯末子了,纸壳子废皮带了,统统都往肚子里面塞。实在没啥吃的,就喝凉水,一缸子一缸子往肚子里面灌凉水。肚子不饱身子就虚,走路都打颤,六个人抬的枕木,就得十个人来抬,好在那时候的工人不偷懒,拄着棍子也拼命抬,于是,就有了又一道特别的风景线,那些抬钢轨抬枕木的队伍里,人们一边抬一边把手往衣服兜里摸,小心把手放到衣服兜子里,用一个手指头在里面摸,并把那摸兜底的手指头,快速放到舌头上,那不是用手指沾白糖,
也不是用手指粘奶粉,更不可能用手指去沾葡萄糖,那手指头沾出来的,是盐面儿,沾一点盐面儿,糊弄一会儿肚子的饥渴。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粮食也没有了所有的东西,除了咸盐和火柴,其他的东西都很难见到,添盐面儿成了大多数干活工人的经常的动作,添完盐面再喝凉水,人们就是靠那红了眼的八两粮食,再加上拄棍和盐面儿的辅佐,才熬过那可怕的三年困难时期。

       老辈儿人说,好歹没饿出人命来,好歹没耽误铁路联络线的贯通,好歹没耽误苏家屯火车站的修建,也算是铁路工程人对得起国家给的那八两粮食了。老工人们说,饿疯狂的时候,不怕见到馒头不怕见到面包,最怕的,是见到和吃的非常相似的东西,空欢喜一场后的失落,人马上就像泻了气的皮球,马上就没了气力没了精神头儿,机电队的王老六,看那水泥袋子里装的白水泥像面粉,抠开袋子抓起水泥就往肚子里面塞,要不是队长的手脚麻利,那家伙说不定用水泥把肚皮给添饱。挨饿的时候,领导也怕偶尔来吃的,把大家给撑坏,凡是调运来能吃的东西,都派专人二十四小时看守,韩敦河就趁看守不注意,把十二个甜菜疙瘩吞到肚子里,要不是发现及时马上往他肚子里面灌肥皂,他那条小命早就扔在苏家屯了。唉,那些讲苏家屯的老工人,断断续续边讲边哀叹,每句话说完都加一个唉,那挨饿的日子,就是差点饿死的边缘呀。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