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162黄河岸边的女人  

2013-08-11 09:5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2黄河岸边的女人

                                                      作者:赵公明

       古老的黄河或怒吼咆哮.或静静地流淌,九曲回肠流向东方,历经沙漠旱地,穿越平原山川,奔流不止川流不息,几千年来养育了无数的黄河儿女,一代又一代的在岸边繁衍生息,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刀光剑影,喝着黄河水长大的两岸儿女,用汗水写着勤劳和质朴,用生命记录着顽强与倔强。路旁茂盛的梧桐树下,藏着多少男欢女爱,儿女情长,有多少孤男怨女,随风而去只留下芳草萋萋,永远的殇......

黄河是一个沙多的大河,黄河又是一个九曲十八弯的大河,据说,黄河的每个转弯处,都有孕育王侯将相的风水宝地,都有富丽堂皇的乐园。而在柳林的大山中,也在黄河的岸边,我从来也没有看到王侯将相竞相出土萌芽的沃土,也没有看到世外田园的风光,我看到的只是贫穷落后的无奈,尤其是那蒙着头巾戴着卫生帽,出出进进于自家窑洞农家妇女。

        她叫莲,十八岁就嫁了人,如今已经是初中女孩的母亲,丈夫在孩子六岁的时候就坠进山崖,因为没有安全的路,像莲这样的女人,每个村里都有,她不知道啥叫生猛海鲜,她也不明白网上冲浪,她甚至不明白啥是桑拿,啥是携手一夜激情,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十几里外的小溪,担来全家的生活用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无怨无悔,她最快乐的是,女儿一边念着课文,一边说着普通话,她最盼的,不是重新披上婚纱,她愿用她精心制作的粗茶淡饭,供女儿上学走出大山。

她叫改改,漂亮的脸盘上,镶嵌着极不和谐的黄色高氟牙,她从来没抱怨过山药蛋吃得胃里都沉甸甸的,她也没去过柳林县城的繁华,去年建点时,推平了她地里的庄稼,她说起那土地时,眼里饱含着泪花,我以为她在心疼她的地,她却告诉我,那地里的麦子,全靠老天的赏罚,大多数的时候,收获的麦子,还没有撒进地里的麦种多。我问她,为啥不去山外住,为啥不去打工赚钱花、她笑着告诉我,她害怕,她怕山外的人不诚信,她怕她出去孩子受委屈,她怕黄河边上的女人没文化,到了异乡啥也做不下,她有很多很多的怕,让我实在不知道该帮助她做点啥。

   她叫六六,她是农历六月初六生的人,六六就成里了她的乳名也成了她的法定代表名,她是转亲的,他的哥哥娶的是她的小姑子,她也就成了她小姑子的嫂子,和六六一样,把婚姻添加了补充条款的转亲,都是家里男丁娶媳妇有困难的,说白了,就是一个穷,六六上过初中,也有过喜欢的男孩,六六最终没有自己的花前月下,六六说她不后悔,六六的婆婆很疼她,六六的男人在矿上挖煤,她最盼的是公路通了以后,她想去一趟北京看看天安门,六,竟然是寄托在我们正修的高速公路上,这是我感到非常惊讶的。

  琴女子刚结婚不久,脚下的361牌运动鞋,还像新的一样,琴女子喜欢听周杰伦的歌,琴女子也会唱走西口,琴女子的爱人是跑运输的,经常把山外的东西带给她,琴女子甚至随丈夫的货车,到过美丽的西子湖畔,到过小商品帝国浙江的义乌,琴说了,她已经在县城买了楼,户口也迁到了城里,琴每天要做的,就是陪伴婆婆去村口,等待她那电话打过的丈夫回家,接丈夫回家吃上一碗山里的热面条,是她最陶醉的时刻,尤其看到丈夫摸着肚皮擦去额头汗珠的时候。

    她叫榆香香,她没有大名,她是一位六十多岁的沧桑老妇人,嘴里的牙,早在十多年前就溜达出嘴下岗了,她家的窑洞是村里最旧的,七零八落的窑门,打着编织袋蒙的补丁,她是一个孤独的寡妇,儿子和老公一起死在煤窑里,第一次看到她,是在她家窑洞前的那个土坡下,她正艰难地撸着野生的沙棘,我好奇地问她,撸这东西做啥用,她回答下面,我问她这东西是吃的吗?她还说是下面,我以为她说的是下面的下面,后来才知道,她是因为买不起醋吃,那盐渍过的沙棘水,借着沙棘的酸味道,拌杂面条吃。

    她叫小洁,她是一位给过往车辆加水的人,每当乡路堵车的时候,她就会拎着热水瓶,挎着面饼挎着方便面和榨菜,向过往的司机兜售她的东西,修高速公路的人来了,这条乡路也就成了拉土方车的路,跑长途的货车,都改做别的路走了,她的生意,也越来越差,有时,她也弄点红枣和小米啥的,卖给回家的土方车司机,她很知足,守在路边,每天能赚上十块八块的。

         她叫陆梦,名字掉过来正好是梦露,但她不知道梦露是谁,她的男人下窑散了腰,家里的农活,也都落到了她的肩头,经常看见她拉着架子车,车上躺着她那半瘫痪的男人,她要拉他去卫生院买药,每次看她艰难地上坡下坡,却没有一句的牢骚,我问她,你幸福吗?她说她很幸福,她男人从来也没打过她。
        她们都是黄河岸边的女人,她们都在承载着太多的艰辛,却从来没有听她们抱怨过一句,踏踏实实过日子,踏踏实实做奉献,却很少很少过多想自己,从经常的成帮结队挎着红枣核桃回娘家,到路边偶遇喋喋不休地问完她妗子和姥姥,还是仔仔细细一根一叶地小心收拾买来的蔬菜,透漏出来的都是她们勤俭的持家,有老材料主任戏语,过几天他就回家把他家那位母老虎给休掉,也找个黄河边上的婆姨暖他,实验室的小李赶紧做着举话筒采访的样子,主任大叔,我是电视台的,请问,您这想法幸福吗?是呀,我也想问问那些黄河岸边大山里的女人,面对山里贫困的生活,面对山里没水的无奈,你幸福吗?无需我来做回答,她们正盼着也深信,她们是幸福的,因为公路马上就会四通八达,就像指挥长描绘的那样,当公里通的时候,山外的人就会走进来,到山里度假,到山里体会不一样的农家。 

    一座座山被掏开,一个个谷里伫立了桥,正伸向山外也跨越了黄河,愿黄河岸边的女人,早点喝上自来水,用上喷灌种庄稼,愿黄河岸边的女人,善良的心灵永远无暇。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1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