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113胡子鱼和耗子鱼  

2013-06-05 07:4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子鱼和耗子鱼

                                                     (我去云南龙街渡 )

                                                       作者:赵公明

 

           那天,我和朋友在永仁县的一家彝族羊肉馆吃彝族菜,突然巧遇朋友的彝族朋友,赶紧添上几只彝家草墩坐凳,和朋友开怀畅饮彝家自酿酒。酒至半酣,那几位彝族朋友非要请我们到他们的老家去做客,彝族朋友说的地方口音普通话,我只能猜出个大概,朋友说,他的老家就在离永仁不远的龙街渡,那里紧靠金沙江,金沙江里的胡子鱼很有名的,半路还经过元谋县物茂乡土林,金沙江和土林这两个词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也顾不得征求朋友的意见,赶紧打听去这两个地方的信息。并表示,非常想去那里看看。

       想象中的金沙江,应该在云南西藏的偏僻无人区域。突然听朋友介绍,它在云贵川交界处,就在昆明的北边,也是云南的北面,就在四川的攀枝花市附近,心理上好一阵不适应。并非想象中的寨子连寨子,并非想象中的刀砍火耕,并非想象中的高山林立,峡谷下江水湍急,现代化的攀钢就建设在它的肩上。我愈发想去看看了,当年红军长征的龙街渡口,到底有多险峻?

      开心尽兴游玩物茂乡罗兴村了元谋土林,我们就开车穿过黄瓜园镇,向十五公里外的金沙江边的龙街渡口行进。走的是乡村公路。那乡村路除了黄瓜园镇北有一段土路,其余都是上坡下坡的山间窄路。从黄瓜园镇到龙街,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我们到龙街渡镇的时候,太阳也快下山了。朋友的彝族朋友说,先不进家门,直接带我们到金沙江边的渡口,看红军当年渡江的地方,稍后回家吃当地的名贵鱼胡子鱼和耗子鱼,朋友也怕拜托的捕鱼朋友捕不到胡子鱼或耗子鱼,也留有余地补充,如果买不到胡子鱼和耗子鱼,就回元谋县城碰运气。

         金沙江渡口,距离龙街镇不到六百米,江边有许多的渡船,都是那种能住人也能摆渡汽车的大渡轮,朋友介绍说,其实,当年红军是在这里利用少部分人马,大造声势要在这里渡江,并配备了许多重武器向对岸的守军射击,目的想在下游不远处一个乡土渡口,让红军打部队过江。赞叹着金沙江水的湍急壮观的时候,同行的同事悄悄和我说,我不吃老鼠的,咱还是回永仁县吃饭吧。谁说要吃老鼠了?同事说,刚才那朋友不是一路介绍耗子耗子的吗?耗子不就是老鼠吗?他们彝族人要拿耗子招待咱呀。我哈哈大笑,哥们,你错了,我也想起来了,春节的时候,我在中央台里看过一部介绍这里的短片,那胡子鱼和耗子鱼,是金沙江的名贵鱼类,到现在,也没找到他们生存的规律,现在的胡子鱼和耗子鱼,已经珍惜得不是想吃就能买到的了,那些鱼类,都生活在湍急江水河底的鹅卵石堆里,出游则飞流直上,一游几十里,最令专家头痛的是,每到繁殖期,就根本寻不到它们的踪迹,电视上介绍,那些记者根本就没吃到胡子鱼和耗子鱼。说不定今天我们会有口福,有机会吃到这难得的美味佳肴。

        朋友的朋友介绍说,江对岸还有元谋县的一个乡,过了那个乡,就是攀枝花市。现在有规划,攀钢准备搬迁二十万的人口,到永仁县居住,或许不久,永仁就是四川的永仁了,至少是攀钢的永仁了。再来元谋县龙街渡,这里新该属于四川还是贵州,现在还难说。江边的渡船都系上钢缆,船上的人,也都上岸回家,只留一两个守船人,悠闲地喝茶看电视。我们也放弃乘车回朋友在龙街的家,漫步在龙街镇,欣赏起别样的边寨风情。让我们好奇的,不是朋友介绍的木瓜树,也不是当地的冬枣树,而是街道两旁做绿化的参天大榕树,那种榕树的当地名字我没记住,就是我们北方俗称做橡皮树的那种,那树有多高,那树有多大,那树干有多粗,说出来会吓北方的朋友一大跳。那树足有十五六米高,树冠能有五六间房子占的空间,树干的直径从四五十公分,到七八十公分,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郁郁葱葱的肥厚碧绿树叶,掩盖了街道,也掩盖了两旁的二三层楼顶,也为劳作晚归的水牛和扛着水牛犁田工具的妇女,遮掩住了高原炎热的光线。

         朋友的家,就在龙街的十字街东头,进朋友家,看到朋友的家人正在收拾新买来的胡子鱼和耗子鱼。我顾不得吃朋友家人新砸的山核桃,顾不上吃朋友家人削好的木瓜。赶紧奔到那装鱼的大木盆,趁着还有剩余的未开肠破肚,看看那名贵珍稀的野生胡子鱼耗子鱼,到底长的什么样?朋友家人最先为我捞起的,是一条胡子鱼。那胡子鱼市什么样呢,首先,我要告诉你,你必须不能联想鲶鱼类表皮带黏液的细鳞鱼,它根本不是鲶鱼,和我们见到的鲶鱼泥鳅等粘糊糊的鱼,没有相似的外皮。其次,我要告诉朋友,你见过白条子或者太湖白水鱼长江刀鱼那类淡水鱼吗?那胡子鱼的长相和它们太接近了,也是那样的细鳞,也是那样的长条长相,也是那样的多刺,严格来说,它无论从长相还是外观,更相似于长江刀鱼或白条子的中和形状,味道也和长江刀鱼一样鲜美.只不过,它很另类滑稽地在嘴巴的底部,长了两条寸许的鲶鱼胡子,所以,金沙江沿岸的乡亲,把它形象地称作胡子鱼。那胡子鱼,每条的重量也就是一至二两重,一尺左右长,白条子或刀鱼的脑袋是立式扁平的,而胡子鱼的脑袋是四分之一椭球体。主人收拾鱼的时候,也把它的肚肠翻过来,说是连同新鲜的肚肠一起炖,味道才会更鲜美。

       耗子鱼,也是和胡子鱼身材大小差不多,鳞片也是银白色的细鳞。只不过,那鱼的脑袋太像耗子了,所以,才有了耗子鱼的叫法,朋友那天很幸运,也很大方,朋友买的胡子鱼和耗子鱼共有十多斤,朋友说,不知道今天你来的客人谁这有福气,平常全镇捕鱼人一周的收获,竟然全让他拜托的朋友给捕来了。每斤胡子鱼耗子鱼都是两百多元钱一斤,那天朋友的彝族朋友可真没少破费,朋友的彝族朋友买来的鱼,胡子鱼多,耗子鱼只有三五条。彝族朋友的傈僳族妻子,要把胡子鱼和耗子鱼同锅炖给我们吃。

         彝族朋友的傈僳族妻子炖那鱼的时候,我一直站在她身边观察炖鱼的过程,她用当地的野胡椒和一种叫做涮涮辣的极辣辣椒炝的油锅,接下来将土锅添满水,用木劈材烧成翻开,把鱼放进去,又加了两大块姜,朋友的妻子说,这样才能保证炖好的胡子鱼和耗子鱼是整鱼,胡子鱼和耗子鱼肉质非常鲜嫩,不加这几样调料,鱼肉会被炖飞成糊糊。吃胡子鱼和耗子鱼的时候,我把在中央台的节目看到的介绍,讲给了大家。那炖好的胡子鱼和耗子鱼,真的是鲜嫩极了,好吃极了,挑剔的同事抱怨那鱼鲜之外,刺也有点多,我告诉他,今天我们能吃上胡子鱼和耗子鱼,不知道是多大的福气呀!这当地人都难得吃到的鱼,我们竟能大开肚皮,尽情享受,真该感激彝族朋友的好客。

       鲜美的胡子鱼和耗子鱼,让我至今都沉浸在幸福的回味中,我在想,假如当地的朋友会用做长江刀鱼的做法加工,那胡子鱼和耗子鱼的美味,说不定会更鲜美,倘若让张家港或扬中的朋友看到,那十多斤的珍稀鱼就那样稀里糊涂以大锅炖了,肯定会急得跺脚的,我坚信,他们能做出更鲜美的更多样的味道来。我还想,假如能把那鲜美的胡子鱼和耗子鱼人工养殖,说不定会让那些念念不忘长江刀鱼美味的朋友,尽情享受到江鲜的美味。我盼望着那一天,让我的朋友和我的家人,都享受一次胡子鱼和耗子鱼的鲜美!

 

 自己在这些照片里找哪个是胡子鱼哪个是耗子鱼吧,我相信吃过太湖白水鱼和长江刀鱼的朋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的

(原创)我从小村来-113胡子鱼和耗子鱼 - 赵公明(原创文学) - 感悟人生

 

(原创)我从小村来-113胡子鱼和耗子鱼 - 赵公明(原创文学) - 感悟人生

 

 

 

 

 

 

 

 

 

(原创)我从小村来-113胡子鱼和耗子鱼 - 赵公明(原创文学)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