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我从小村来-135风雨碣石边(上)   

2013-06-22 08:0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风雨碣石边(上)

                             作者:赵公明   

            一九九零年的夏天,山西的雨水很大,几乎每天晚上都是电闪雷鸣的大暴雨。受那些暴雨的滋润,楼下的野菜野草也长得很疯,该长不该长草的地方,都长得郁郁葱葱,草疯了菜就少了,院子里偶尔来个卖菜的,马上就被举着雨伞的人所包围。雨下到七天七夜的时候,局教委突然来了个通知,让教务处的人领着教研室主任赶往北戴河,做什么也没说,电话来的很突然催促的也很急 ,来不及找车站定卧铺,我们只好赶上哪趟车就坐哪趟车,先去北京倒火车。 那年于姨歌她大儿子闹别扭,嫌一直,寄养在天津姐姐家的大儿子刚娶了媳妇就忘了娘,我在运城开往北京的火车上开导于姨,您有三个儿子,这老大打小就留在天津,其实您心里也清楚,您姐姐早就当做自己的儿子啦,房子是他大姨准备的,冰箱彩电都是他大姨给买的,您和您姐姐肯定有说法,即使是戏言,人家也可以打你真的,您看到儿子和新娶的漂亮儿媳妇堆您姐姐亲,心里很难过,但儿子永远是您的,您要是真想,您就去天津看他们呀,千万别让您姐姐再伤心呀,等我哪天见到你家胡老大,就悄悄告诉他,和姨亲没错,也不能忽略母亲的感受。于姨笑啦,想拉大家在天津下车,她要请大家吃耳朵眼炸糕,品味一下天津的美食。
       看得出来,于姨对老大的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举动,非常的伤心。从她不时流露出来的后悔,就能看出来她有多在乎。于姨把老大放在天津,也实在是迫不得已。她从天津技校毕业后,就被分配到草原司机学校上班。那时候的工程局,工程机械很少,汽车更是局里的宝贝,不但汽车是宝贝,就连开汽车的司机,都沾了宝贝的光,说话办事,都趾高气扬的。于姨和大姨夫搞对象,就是因为他开的是波兰进口的载重汽车,戴上雪白的手套,油门一踩,那轰轰的发动机声音,把天津工程技校的校花都给迷住了,无论同去的同学有多伤心,无论那些男同学有多妒忌,于姨理直气壮地和卡车司机谈起了恋爱,承德市郊的草甸子上,围场周边的山脚下,到处都留下了于姨火辣幸福的爱情脚印。春天的山杏谁能第一口吃上?秋天的栗子谁能吃也吃不完?春节回家过年的帆布包里,谁的礼物最齐全?于姨自己心里最清楚。当年嫁个铁路工程局的司机,也相当于招来心甘情愿的采购员,只要是汽车能到达的地方,当地的土特产都能汇聚到于姨的宿舍里。食堂的馒头可以用来换西瓜,食堂的白面可以换回整只的黄羊,只要食堂有的,司机都可以去拿,以各种的借口,以各种简单的理由,在为公家办事的过程中,捎买换带回来自己所需要的。于姨喜欢吃酱牛肉,于姨的丈夫每次出车都带回一大堆。有句话儿说得好,饱暖思淫欲,于姨和老于大姨夫,很快就在坝上草原办了终身的大事。就在于姨挺着大肚子在草原上为修京承铁路做服务的时候,一纸调令下来了,草原司机学校撤消掉,所有的原班人马,立即开赴东陇海 铁路建设工地,坐着闷罐车开拔到一个叫做张柿园的小村旁。

      于姨是在豫东那个小村旁生下的老大,于姨生她家老大的时候,机械厂的宿舍还是活动版房,两户人家住一栋,每栋板房之间,都用铁丝拉着,彼此放屁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于姨告诉大家,那活动板房还不如帐篷,夏天晒得闷热,冬天冷得出奇,那特别的热和出奇的冷,逼迫得人们把生儿育女的大事,都集中在了春秋两季。那些没房子的夫妻,拐弯抹脚地四处寻找夫妻快乐的临时场所,有的人家忌讳外人在自己的家里行房事,你就是给他买红烧肉,他也不把房子借给你用一下,那时候没有旅馆招待所也总是满员着,太多太多的小青年,情绪上来找不到败火的地方,有人甚至盖着雨衣就在露天地里干上了。于姨说,供应站后面有个储物间,里面放点笤帚啥的,那小房子经常被撬开,卫生纸遍地都是,朱老八就经常领着对象去那间小屋子,咔嚓一声别断锁,紧接着就是她对象杀猪宰羊般的叫春声,等到两个人丢盔卸甲从小房子出来的时候,朱老八头顶上的汗,顺着高处往下淌。朱老八那人丈义,三下五除二把他对象收拾完,就赶紧出来让给下一对。


      于姨不想让胡大像其他工程队的孩子一样,只要给糖球,见到谁都喊爹,于姨更不想让胡大吃奶的过程,被工地那些如狼似虎的牛莽子们撞见,于姨娇贵的身子,也没有精力精心照顾胡大长大。就在胡大刚刚一周不到的时候,于姨把他送回天津,送到没有孩子的于姨的大姐家。于姨不糊涂,把胡大送到姐姐家寄养,可从来没说把胡大送给姐姐家,即便是胡二胡三儿胡四接连的出生,于姨也没放弃胡大的权利,尽管于姨的姐姐姐夫一起做恳求,于姨就是不吐口,孩子放在你家养,但永远也不是你家的儿子。于姨和大姨夫闹别扭那些年,于姨和处长好得如胶似漆的那些日子里,都没有放弃对胡大的远程监控。于姨说,胡大这孩子,小的时候小嘴儿可会说,哄得大姨夫心里乐,也哄得于姨每次看望都乐哈哈。于姨没想到,这小子打娶媳妇那天起,就把大姨夫和大姨当做了亲爹娘,每次回河南,屁股还没坐热乎,就张罗回他天津那个家。于姨心里能不难过吗?
          就在于姨给我们讲授她家大姨夫,年轻时候多么的不是东西的时候,就在于姨滔滔不绝讲授狗不理包子的由来的时候,就在于姨担心不久的将来,她和她大姐会不会因为争着带孙子打起来的时候,就在北京西客站的东北角,传奇的一幕发生了。那胡大一手扛着钓鱼竿儿,一手搂着他那新婚不久的小媳妇,旁若无人地从远处走来。于姨你快看呀,想谁谁来,盼谁谁到,那不是你家胡大那小两口吗?于姨使劲揉着眼睛,大家也摒住了呼吸,就等着胡大小两口扑到于姨的怀里,给她补上个心里的遗憾。或许胡大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妈会出现在北京站,或许胡大太沉湎新婚的喜悦中,眼看都撞上于姨了,胡大依然和媳妇有说有笑着,于姨的眼泪,哗地一下就流下来了,人也立刻瘫在座位上。我也顾不上胡大认识不认识我,跑上前拦住他,胡大,你妈来看你了,赶紧带媳妇说两句话再去钓鱼吧。不知道是因为我伸开的手臂太僵,还是耐于大家都在看的缘故,胡大终于扔下钓鱼竿,和媳妇一左一右坐在了于姨的身边。
          又过了许多年,轮到胡二结婚的时候,于姨还感激着对大家说,那天要不是因为我,她肯定会伤心住进医院的,那胡大,心早就属于他大姨家了。于姨说,人就是贱,明明知道胡大心里没了她,可还是希望他能做做样子,于姨概括说,当妈的,就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