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从小村来-49是傻?还是啥?  

2013-04-23 09:4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傻?还是啥?
作者:赵公明    
        宋子佳长的还算有点模样,她是机关食堂宋大伯的二女儿。宋大伯有二男二女四个孩子,四个孩子中,只有子佳打小就风情外露。子佳上学赶上了好时候,单位从大兴安岭搬迁到内地,机关固定在太原迎泽大街与新建路的交汇处,家属院也分别安营在迎泽街、文苑巷、桥东和坞城路。也是从那天开始,一群操着东北口音的工程局职工家属,也经常出没在这个方言浓厚爱吃醋的省会城市。

         局机关在太原自己办了两所中小学,一所放在了局机关附近的文苑巷,用以满足市内这三片家属基地孩子们的学习,一所放在了坞城路,招收建筑处房产处和医院的子女上学。局办的中小学不招收地方的孩子入学,业务上有专门的教育处做管理,直接参与全国性的教法教研活动。与地方学校最大的不同,学校的师资力量比较强,诗琴书画吹打弹拉样样精通,学校的教学质量在当地数一数二,靠的是强大的后勤保障和工资福利待遇。学生们上课下课都说普通话,所有的业余活动所需物品都是局里买单,像大合唱的服装了,书法的笔墨了,版画的材料了。正因为如此,学校也经常代表行业代表国家参加一些国际性的活动交流。最让学校自豪的,是学校的木版画和书法,经常在活动中获得大奖。就连原来在哈尔滨开展的滑冰课,学校都想办法保留下来了,可以这样讲,在当时的太原市,只要有任何学生的比赛,局里的学生都报名参加,并且一定是获得大奖。甚至有一段时间,省里专门出台了文件,有些比赛只限地方学校参加,怕的就是奖项全被局机关的那两所学校给夺光。学校的兴旺,也让学生和家长更加自豪,宋子佳作为学生的一员,打小也在这种自豪中长大。

        是呀,地方上的孩子早饭最多是馒头面条,局机关的孩子们可以在机关食堂享受半价的鸡蛋牛奶面包,可以在单位自办的供应站里随意购买紧俏的大白兔奶糖和北京糕点。吃的喝的用的都不缺,时常还有局机关慰问的漂亮书包和文具盒,当时的局办中小学,其实就是当时条件下的贵族学校。能不让在学校上学的孩子们自豪吗?上学就在家门口,看病就医打预防针局医院会主动侍候的。大多数的孩子也特别的争气,学习好的考大学,实在啥也考不上的,还有局内三所中专等着连窝端,最次也能上个技校当个列车员火车司机。工作有保障生活没负担,有些自负的员工,傲得都懒得看一眼地方上的人。

        宋子佳快乐地在文苑巷上完小学上初中。宋子佳的学习成绩一般,但身材和嗓子特别好,修长的身材穿啥啥好看,甜美的嗓音一亮也能迷倒一大片。宋子佳最拿手的是唱京戏,现代京剧的那些旦角唱段,她唱得出神入化。由于个子高身材好,上中学的时候就像个大姑娘,宋子佳最爱参加劳动和活动,只要不提学习不提写作业,宋子佳就是最讨老师喜欢的学生。老师讲课需要植物标本,子佳马上就会带上伙伴到野地里去采,男孩演出需要借军帽,子佳马上就揣上宋大伯舍不得抽的凤凰牌香烟,到隔壁驻地叔叔伯伯叫几声,连军装带军帽就给借回来了。隔壁就是高炮旅,就是和局有共建协议的双拥单位,平常本来就往来多。单位施工遇到困难,部队的车辆就会支援,部队官兵生活采购有困难,大米白面局里也常送过去,逢年过节慰问亲人解放军,子佳也是活跃的一员。

        子佳身材苗条容貌清秀嗓音好,尽管学习成绩没得过优秀,但在那不注重学习科学的年代,子佳的活跃竟成了最受欢迎的学生。每当有慰问演出的时候,子佳靠一曲常盛不衰的一颗红亮的心,总赢得半城人的侧目,一身草绿色的仿军装,配上经常熨烫的红卫兵袖标,还有那甩来甩去的大辫子,子佳简直成了那个时代那个城市的形象大使,成了驻地小青年理想的伴侣。有老师绝对专业绝对超一流的京胡二胡做伴奏,有老师绝对字正腔圆的唱功做辅导,半吊子的子佳能不赢得满堂喝彩吗?子佳很快就成了局里的歌唱代表,成了那个城市唱现代京剧的形象大使,这可能也归功于那些真正有功底的专业人员都被打成了牛鬼蛇神无法登场。

        子佳中专快毕业的时候,将她的爱情锁定了炮旅的宣传干事小何。小何出身农村,工作特别努力,是炮旅的有雄厚发展潜力空间的干部。按当时的分配政策,子佳中专毕业应该到很远的地方当列车员,不知道部队领导用了什么办法,没结婚她,就被安排到附近街道上了班。他们的婚礼,也是部队一手操办的,很隆重很热闹,赢得了许多人的羡慕。婚后的子佳,享受到丈夫和他的战友无微不至的关照,小两口快乐的日子过得没得说,直到女儿枚枚的降生。
       暂且不说小何工作家庭两不误,闲话少叙他模范丈夫立功伟绩,部队和家属院对小何的经常褒奖,足以证明他为这场婚姻幸福倾注了太多的太多。下雨的时候小何带领战士掏下水道,天热的时候小何替驻地百姓抗旱救灾,小何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对待子佳的爱,更是没得说,大冬天子佳想吃鲜黄瓜,小何就托探亲的南方战友给买来,大夏天的子佳想吃油炸糕,小何二话不说,买来原料亲自下厨房,这么说吧,只要子佳不是要星星和月亮,小何是百般顺从绝对没二话。小何是在八五年的时候被提拔为营长的。当上营长的小何,对妻子更加关爱有加了。子佳后来嫌街道工作闷,要去管理菜市场,小何二话没说求领导又帮了忙,还经常带领战士打扫清理摊位,顺便给离家没几步路的妻子,送去热呼呼的午饭,为的是让年轻的媳妇,有时间在办公室睡一个美容觉。
          清闲的子佳,经常在各个摊位前溜达,询问摊主的经营情况,一个从黑龙江来的卖粉条,有四个女儿的黑瘦男人,成了子佳口音上的知音。子佳祖籍在东北,说的也是东北话,这下在菜市场遇到老乡,对那买粉条的特别关照。那人也不客气,坦然接受子佳的照顾不说,还认作子佳做干妹妹。哥哥妹妹时间一长,竟让子佳觉得,这有着半个赵本山嘴上工夫的人,才是自己最理想的幸福依靠。子佳不顾一切地爱上了粗黑的他,全然不顾他那一口被旱烟熏黄了牙齿,也不顾他整天甩着大鼻涕的四个孩子母亲的垂泪。子佳鄙视着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那个黑脸她:看在孩子面上,看在五年夫妻情分,别逼迫他和她离婚。子佳哪里在乎这些呀,自信惯了也被宠爱惯了的她,想做啥就得做啥!她怒吼着痛骂那些她认为不知趣的部队首长,她气急败坏地轰走那些她觉得在干涉她婚姻自由家属院邻居,你们看小何那么好,干脆等你女儿长大,嫁给他多好!气得那些前来劝慰她别离婚的人,都咬牙切齿而归。
许多自信而去的好心人,回来都说一样的话:谁要是再劝她别离婚,谁就是王八蛋操出来的!
   
        卖粉条的卷走子佳离婚分得的那点家产,不知道又去哪里卖粉条了。孤家寡人的子佳,在离婚一年不到,就想起了复婚,按说,想复婚你认个错,或许小何看在孩子面上,兴许原谅她和买粉条的同居。子佳不然,她逼迫老父母去找小何说,她甚至拿着绳子要上吊,逼迫老母亲去给小何下跪。这时候的小何,早就为子佳在离婚前复原到子佳父母的单位,受离婚的打击,也没做出啥新成绩,就在电务工程处,做一名普通的宣传科副科长。没权没势没地位的他,心灰意冷和一个老姑娘结了婚。面对跪在地上的前丈母娘,小何只说了一句话,她让我做啥我做啥,她让我复员,我连团长的机会都放弃了,复员半个月,她就和买粉条的跑了,现在是两败俱伤,随她去吧,我已经折腾不起了!

(原创)我从小村来-48是傻?还是啥? - 赵公明(原创文学) - 感悟人生

 

(原创)我从小村来-48是傻?还是啥? - 赵公明(原创文学) - 感悟人生

 

 

 

(原创)我从小村来-48是傻?还是啥? - 赵公明(原创文学)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1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