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统治我家乡的那个鬼子兵  

2012-05-30 08:1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统治我家乡的那个鬼子兵

                                          作者:赵公明

        (日本鬼子占领东三省的时候,很多地方并没派驻多少军队,怕的是引起中国人的反感,小日本不但思维做事和我们不同,心理学也研究得特别明白,就连沈山铁路和沟盘铁路交汇处沟帮子镇这样重要的地方,也只有一个日本兵驻扎,毗邻的锦县羊圈子苇厂,也只驻扎一个鬼子兵,整个社会治安,都靠众多的汉奸和卖国贼辅佐)

        我的家,在东北一个叫做赵屯的小镇,赵屯是解放后建的镇,方圆几十里的行政中心,其实是一直在沟帮子。沟帮子很早就是特别重要的交通枢纽,早在辽代,这里就是大辽的文化中心,是契丹文化和汉文化的重要交融地。史书记载,北方最繁盛的盂兰节,就在沟帮子,每年的金秋,从安徽山东来的戏班子,都要在这里举办大型的文艺汇演,吸引着无数赶着牛车骑着马的契丹和蒙古人观看,蒙古人契丹人来沟帮子看戏是假,做牲畜交易是真。让人不可理喻的是,尽管那戏文里很多都是骂鞑子歌颂汉族英雄的,可每一个鞑子都看得很认真,人山人海的看戏观众,大都是鞑子,老鞑子看戏白搭功夫这个成语,据说就是从沟帮子传出去的。

        戏台上经常是怒目圆睁的斥骂,戏台下一个个老鞑子笑眯眯地看着,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越是笑眯眯的,演员的越是骂得来气。大辽的子民,大都跟随耶律家族到中原享福去了,后来的沟帮子人,大部分换成了从山东河北安徽和江苏北部地区逃难的,只有那些习惯了和汉族混居的女真人锡伯人,没有跟随耶律家族去开封。严格意义上讲,打伪满的时候,沟帮子基本上是由安徽山东河北的新移民居住的,就像很多的东北村庄并不是由东北人开拓的一样,沟帮子最主要的移民是安徽人,街里那些做纸活的,开各种铺子的,都是从蚌埠移民来的。耶律家族把祖先的骨头渣子都背到中原了,哪里还在乎一个金秋聚会的场所呀。

        沟帮子镇在伪满的时候,叫满洲国锦州省沟帮子特别行政区,驻扎在这个特别行政区里的唯一鬼子,叫浦田国男,是个非常狡猾非常阴险的中国通。所有见过浦田国男的中国人,都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和蔼最和善的“活雷锋”。九一八之前,他就来营口了,和一帮私塾先生认做干兄弟,每天走村串巷,一边教授孩子们背诵三字经,一边给孩子们讲授海洋地理课,背诵三字经千字文那是他的职业,讲蒸汽机和地图,他是以讲故事的形式,中间还穿插许多乡村闹鬼的故事,让你以为那些超出当时中国国情的科学知识,只是他偶然的道听途说。和众多的乡村私塾先生一样,浦田国男也背着褡裢,穿着青布长衫,褡裢里装着书和文房四宝。浦田国男在身份上不撒谎,他从来没隐瞒过他的日本人身份,他要是不说,你根本不相信,他就是一个鬼子,一个在大东沟和老毛子打过血仗,一个打死过无数驻扎在旅顺的大清淮系驻军的老鬼子。

       有关他曾杀人的事情,浦田国男绝对不会自己主动说出来的,他也没讲过日本有多好,他要用实际行动去证明,他的证明明摆着就是装,但不会让任何人看出破绽的,这就是他的最狡猾最阴险的骨子里东西。日本人本来是特别注重个人卫生的,浦田为了和中国的私塾先生们打成一片,身上的虱子也不抓,头发里的脑油也不洗,教授完学生,也和中国的私塾先生一样,胼腿大坐在农家土炕上,或就着咸鸭蛋,或就着猪肉炖粉条,香甜地朵颐着主人端上来的高粱米饭玉米饼子,就连葱叶蘸大酱,他都学会吃了,把大葱用手撸吧撸吧,就算是消毒了,管它啥大肠杆菌了超标了。

       浦田不但和那些安徽山东来的私塾先生一样,兢兢业业替主人做着教书育人的事业,还特别注意帮助中国人干农活。要不说浦田那家伙狡猾呢,他帮你种地帮你收庄稼,从来不等在你家吃饭的,帮到差不多的时候,他就找借口走了。浦田那家伙也大方,↑谁家有啥红白喜事,他是从来不错过的,或以学生那里论,或以你曾帮他指过路做借口,想方设法把他都舍不得穿舍不得用的日本货,当做礼物送给你。瞎子走路他肯定去扶,聋哑人和他比划他也不厌其烦地回应,就连毛毛道上被人踩倒的庄稼,他都弯下腰培土扶正,晴天他帮农人晒柴草,雨天他帮农人排洪涝,只要有时间,他是遇到啥帮啥。

       浦田最喜欢的是年轻人,浦田最器重的是爱读书的年轻人,浦田给那些读书人的礼物,总是日本东京爱之事业社发行的明解新词典,一本爱之事业社编辑部发行的日中对照词典。一本让你认识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外部世界同时,潜移默化地使用着日本式的思维。那本词典里,绝对没有大日本国或大日本帝国的字样,但大东京大大阪大长崎,却是都冠着醒目的大字。南满和北满构成的满洲帝国,也标得非常清晰,我们是满洲帝国的子民,我们是康熙后裔宣统皇帝的臣民,把满人和汉人不露声色给区分开来。

           浦田热心帮助乡亲们谯猪,热心帮助乡亲们疏通河道,浦田还经常帮助有一定影响力的孤寡老人,浦田还推荐做事认真的青年去沈阳通化去当差,去凤城的满洲第一师范读书,浦田俨然成了乡亲们的好邻居好朋友。吴屯有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有一年冬天盯上了浦田褡裢里的银元和日本奶粉,趁一个大雪纷飞的黄昏,躲在坝炕子下边一个坟后边,趁浦田不备,用“背死狗”的办法,用麻绳背起浦田就走,也是活该浦田命大,随在浦田后边的柴老歪正好看见,眼见帮助过自己种黄瓜的浦田,即将被二流子送上西天,使出浑身的气力,大吼一声,好贼,竟敢祸害浦田老师,拿命来呀!那二流子当场就被吓瘫了,无论怎么求饶,柴老歪都和浦田一道,把他送到盘山守备队的大牢里,从此再也没见到他出来过,想必是作为无名之鬼,早就被盘山的日本兵祸害死了。谁要是打浦田的主意,乡亲们一万个不答应。

        浦田最恨土匪,浦田也恨那些流民和血性方刚的中国人,浦田恨归恨,也没骂过啥死了死了的,只是摇着头摆着手,抢劫受苦的百姓,良心的没有,不好不要,千万别学。让中国人恨中国土匪,是浦田最愿意做也是最热衷做的事情。浦田每次下乡做调研,都是肩背着白面口袋里装着日本奶糖,见到小孩就说,我的,日本的教书先生,想在贵村找个教书的岗位,请告诉我谁家的孩子想上私塾?谢谢你帮我找到吃饭的饭碗,请吃糖果。浦田那些白面,通常都送给遭受土匪抢劫正吃不上饭的农民。

        浦田对于那些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大户人家,尤其是有孩子去日本留学的人家,总是给予特别的照顾,北村的财主老张被盘山的土匪抢劫了,老张认出来,那带路的是南边张家窝铺的李半傻,老张恨死李半傻和盘山那股土匪了,老张恨不得扒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从山东逃难奋斗三代人积蓄的家底,一夜工夫就被土匪给折腾光了,老张能不恨吗?老张恨得趴在炕上半个月起不来床,老张甚至想求人去沈阳,给他在日本读书的大儿子打电报,无论如何,不能便宜那鼻涕拉瞎的李半傻。浦田哪能看老张上火不管呀,浦田借给陆财主儿子授课的间隙,抽空来到老张家,说他有个战友在盘山,专门负责南满铁路的治安,日本人不便插手中国人的事情,但借几挺机枪快枪,还是办得到的。浦田领着张财主拎了二斤干豆腐,去盘山的红房子走了一趟,那带队的日本伍长眉开眼笑地接下老张送的干豆腐,还拍着老张的胸脯说他是朋友大大的好,你的仇就是我的仇,这事包在他身上了。   

        日本人花钱雇的线人,日本人教会了老张家的炮头们使用机关枪手榴弹,朋友嘛,啥钱不钱的,人家日本人仗义,不但白借给他许多的军火,还帮他制定了详细的复仇计划。李大傻依靠的那股土匪,夏天就住在大苇塘里一个叫做三合铺的地方,那里四面环水,远离村庄,一百多个由附近活不下去村民组成的土匪骨干,就在睡梦中,就被张老财的手榴弹给送上了西天,没留下一具囫囵尸首。老张听从了日本人的支招,从海上趁涨潮的时候靠近三合铺的,船都上岸了,土匪们还没发现呢,老张带着那些炮手挎着装手榴弹的筐,不间断地往土匪的窝铺里扔。日本人怕土匪的后代报复老张家,还专门在牛庄报纸上刊登文章,说是北镇的土匪和盘山的土匪火拼,山上下来的土匪把苇塘里的土匪炸得尸骨全无,还在现场撒了能把人化成水德毒药,那意思,你想收尸是有去无回的。

      沟帮子东边有个村子叫大营盘,大营盘村的南边有座铁路桥,桥头有个乘降所,叫王八岗子乘降所。日本人在桥头放置了许多的枕木,用来做维修铁路的拆料,日本人没想到中国人会打那些枕木的主意,有一年的冬天,枕木丢失不少。枕木丢失那年,浦田已经把长袍换成军装了,成了正经八本的鬼子,枕木丢了再多,也构不成杀头的罪呀,浦田犯愁了。他亲自去了好几趟营盘村,还做过很多次演讲,浦田的演讲,是从铁路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讲起的,一直讲到共同发展共同富裕。浦田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和蔼可亲,就是乐于助人,就这样一个和中国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的人,谁也没想到他能下那样狠的手,让你交枕木你不是装聋作傻吗?浦田可不是吃干饭的,浦田既不用调驻扎在盘山的守备队,也不用求羊圈子的亚洲第一造纸厂的保卫部队,浦田自己就能搞定。那浦田最后一次去营盘村,临走甩下这样的狠话,有你们后悔的时候,后悔的时候,不要来求我!

      浦田去了一趟沈阳,把关东军地牢里扣押的土匪,挑选了许多。浦田把那些土匪,都拉到沟帮子铁道东的窑子里,好吃好喝供养了三天,又故意不小心让他们看到浦田伪造的逮捕令,谁被关东军抓住是因为营盘村的谁谁谁告密,谁被开膛破肚是因为营盘村的谁谁谁,浦田还把从营盘村那些偷过枕木人家买来的小物件,伪造成所谓告密者的抵押物,像赵老狠的扳指啦,刘老四的烟袋啦,浦田就是想让营盘村的人也相信,那物件的确是谁谁谁的东西,浦田还把附近发生的未侦破的大案要案,都以营盘村告密者的口气,安在那些土匪的身上。等所有的土匪发誓,出去一定血洗营盘村的时候,浦田又让大汉奸凌镇海出面,逼迫营盘村的人去参加对土匪的千刀万剐行动。等这些土匪的亲人血洗完营盘村的时候,大家才晓得浦田是绝对得罪不起的主,他知道你的山东老家在东平的什么地方,他了解你的家族分布在成山角的哪个村庄,他不但要推荐你去鸡西煤矿当劳工,也能让你的孩子被土匪祸害。就一个鬼子浦田国男,就能把半个北镇城治理得服服帖帖。

         浦田扔掉教书的长衫,摇身一变换上军装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住在西大营的院子里的,每天隔壁的满洲士兵还没出操,浦田就扛着步枪独自在操场上踢正步了,一个人喊口令一个人执行,有时还唱着日本军歌,浦田出操的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的,门房和伙房的大师傅说,煤场的大黄狗不知好歹,擅自在浦田出操的时候溜进西大营,那老浦田端着步枪,一直追到煤场的账房,当着煤场老板和账房先生的面,浦田挑开了那条倒霉的草狗的肚肠。任何人不允许进入西大营半步,不允许进入浦田的办公室。门房说起这事,没有人相信的,尤其那些被浦田帮助过的乡亲,说别人相信,说老毛子相信,说浦田老师,那肯定是谣传。

        没有人知道浦田的祖籍,他到底是北海道的猎户?还是岩手县的渔民?他是陆军大学的学生?还是早稻田大学的科研人员?也没有人知道浦田后来去了哪里,战死在南太平洋的海岛上?还是死于美国人投下的原子弹?浦田国男,一个真实的日本鬼子,一个真实的鬼子兵,在中国人眼里,只是一个合格的私塾先生,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好人。

       至于他策划血洗中国人的事情,还是张老财解放后交代说的,没有人相信,很少人当真。这就是我听老辈人讲的一个真实的鬼子,一个真实的鬼子兵。一个地道的中国通,一个从来没说过不想当将军就不是一个好士兵的鬼子兵,一个能妥善处理外交社交和军事行动的鬼子兵,直到他走出沟帮子,他都是一个兵。一个统治了山东安徽河南河北移民,甚至是在那里当官的江浙伪公职人员的鬼子兵,没人给他发勋章,也没人给他发奖状,也没人领他去做外国三日游,竟然心甘情愿做着他最反感的养虱子吃大葱,心甘情愿为他所谓的共荣蓝图奉献青春。

       没有人知道他的归宿,也没有人去追查他欠下的血债,不仅仅是土匪胡子没留下后代,更主要的是,仅凭几个张老财之流的交代,没有人查证也就没有人相信。他留给满洲移民镇的,只是一个模范又爱护臣民的鬼子兵。是永远永远比中国私塾先生还敬业的教书先生。浦田这样的鬼子兵,才是最可怕的。他能让中国人相互仇杀血流成河,等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就会及时笑眯眯地帮助双方掩埋尸体。更要命的是,我查遍故乡的所有文献,竟然没查到浦田国男这个鬼子兵的半点资料,那我们手中的词典是鬼给的呀?

  评论这张
 
阅读(3981)| 评论(1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