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最难过的年  

2012-04-24 08:5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难过的年(原创)
                  作者:赵公明
         (这是我家过的最穷的年,也是最伤心的年,过这样的年,并非是我家族人太贫穷造成的,也不是因为家族的原因造成的,那是因为天灾人祸逼迫出来的结果,那是所有家庭都经历过的历史。我也是从父母不时流露出来只言片语中,拼凑记录下来的,那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如何过的公元1962年的年)
         1962年的冬天,东北的天气特别的寒冷。十月就开始飘上了雪花。进入腊月,雪下得更勤了,村庄和田野里,到处都被积雪覆盖。沟帮子镇那些小街道上,没有行人出行,也不见炊烟飘荡。马路上,只有肆虐的西北风,无聊地夹带着雪粒,哀怨地刮到各家各户。没有野狗游荡在烧鸡店旁,没有野猫叫春房顶上,连老鼠的影子也看不到了。除了风声,还是风雪声,整个城镇,仿佛成了一座空旷多日的死城。 

         父亲和母亲,没有回到三公里外的故乡过年。父亲母亲知道,自己的父母家,也没有多余的粮食。饥饿的乡亲们,早就尽可能不出屋子了,尽可能不消耗体力。父亲和母亲,躲在造纸厂的那间公房里,望着还没有褪色的结婚喜字,尽量不想吃的事情,尽量躲避饭的话题,相互叙说着近日的新闻,也都是与吃饭有关的话题。
母亲说,上午她们食品厂宣布了,都放假回家,没有提过完年,什么时候再上班。在食品厂当书记的大表舅,依然阴着那长脸,告诫大家继续提防阶级敌人,提防帝修反的反攻倒算,让我一个人贴厂部围墙上的标语。开始我还生大哥的气,都三天没吃饭了,干活的时候才想起亲戚!到厨房拿浆糊的时候,厨师老柳大哥的话,我才明白,大哥是想给我点浆糊吃。老柳说,大哥也三四天没有吃饭了,本来是他们两个贴标语的,大哥把他的那份剩浆糊留给了我。老柳叮嘱我贴标语的时候,四周看看有没有人,没有人的时候才能贴,防止周围饿红了眼睛的人,把浆糊抢走了吃。老柳还给我十来斤玉米,说厂子里就剩这点粮食了。说这话的时候,母亲眼泪围着眼圈转,大哥那倔人,饿死也不肯往家捞东西的。
         父亲对母亲说,他们木器厂也是没有说上班的时间,老家村里来的师傅说,大姑爷前天撑死了。老爷子七八天没有饭吃了,饿得直抠炕席底下的土吃,他儿子看他爹可怜,用一枚金戒指,换了八个玉米棒子面饼子。那饼子里含玉米面少,大都是烧火用的玉米芯磨成的粉。饼子换来的时候,兄弟还指望给老爷子度几天命,没有想到,那老爷子爬到地上,从柜子里翻出来所有的饼子,一口气全给吃了。那挨饿到极点的人,可千万不能吃饱饭,能把胃撑破撑死。人死了,也找不到帮忙挖坟的帮手,兄弟用一领炕席,把大姑爷卷个卷,用雪埋到北沟里了。表弟说,要是能活到春天,就等春天再把老爷子埋到土里。村子里已经饿死五六个人了。还不许对外说,村主任说了,谁说人是饿死的,就给他定个反革命!
        母亲对父亲说,你看,光顾说这苦恼的事情了,今天是过年呀,我给你做点吃的,也过过年吧。父亲说,能喝上稀粥不被饿死,就知足了,啥年不年的,啥也没有,拿啥过年呀!你没听车站上的盲流说,安徽那边,都有人吃人肉了,先是从死人的大腿上割,后来就挑胖子杀,把小孩用锅蒸熟吃,虎毒还不食子呀,那人不定饿成什么样了,才会做出人相食的事情来。车站上的公安,要是在过去,肯定会把那盲流抓起来,送教养院改造,现在也蹲在旁边,竖着耳朵打听了。也不知道究竟会饿死多少人,啥时候才能有饱饭吃?
母亲把大表舅厂子厨师偷送的玉米,小心舀了半瓢。犹豫一下,倒回袋子里一点,又犹豫一下,叹叹气,把手伸进口袋,往瓢里抓回一把玉米,还觉得不妥,摇摇头,叹口气,大过年的,你看,我还小气起来了,又把手伸进口袋,抓了一大把。母亲把那多半瓢的玉米,生火炒熟。隔壁张师傅李师傅家都断粮食了,别闻到炒玉米的香味,赶来抢你这点年货呀。父亲说,来了就少吃两口,这年头,要不是饿得要死,谁会死皮赖脸找上门呀?
母亲给父亲炒玉米吃的时候,是公元1962年的春节,阴历三十那天的下午三点钟。母亲把那多半瓢炒玉米,端到了半仰在炕上,忧心重重的父亲身边。慢慢吃吧,我已经吃过白面糨糊了,不饿。好歹咱还有炒玉米吃,不知道有多少人家揭不开锅了。
         父亲半躺在炕上吃炒玉米的时候,并没有引来接不开锅的隔壁张师傅和李师傅家人。父亲在吃那半瓢炒玉米的时候,也在听着有线广播里的新闻。父亲说,那天,他印象最深的,不光是吃着那半瓢炒玉米过年,还有广播里说的新闻。沈阳城里那工友们称呼为小白马的广播员,那天用非常清晰的声音说,古巴来的运糖船,已经到达旅顺港,随船还运来不少的甜菜疙瘩,省委书记也发表了新年讲话,要鼓励群众进行生产自救,春天一到,大家就可以分到河滩荒地,挨饿的日子就要到头了!还有一条新闻,父亲当时没有听明白,葡萄牙和玻利维亚政府,把一个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的脑袋给割下来了,引得沈阳许多人,上街抗议游行。   
       那年的春节,父亲吃过炒玉米,牙也没刷,喝了大半瓢凉水,早早就睡下了。那年过年,绝对没有鞭炮声音,也绝对没有音乐。除了偶而路过的火车鸣笛,都是北风的呼啸声音。那年过年,还没有我和我的弟弟妹妹。

(原创)   最难过的年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原创)   最难过的年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原创)   最难过的年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原创)   最难过的年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