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杂种  

2012-03-05 08:4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种

作者:赵公明
 
       过老五的祖籍在大兴安岭,按说,北方人的姓氏中极少有姓过的。老五的这个过姓来之不易,说起来,还有一段大多数人不知情的故事。他的这个过姓,既不是做官的南方秀才不小心丢下的血脉,也不是部族械斗失败,隐姓埋名改姓而流传下来的。说起这姓氏的原由,过老五的母亲最清楚,过老五的名义上的父亲本姓郭,早先是胭脂沟的猎人,那时候的胭脂沟,几乎没有固定的居住人家,郭猎手就在皇家禁地偷偷猎取狼虫虎豹。

      由于极少与人沟通,郭猎手的性格也变得很不稳定,胭脂沟那半年多的寒冬,最暖和的温度也只有零下二十度,严寒能把猎枪的枪管冻裂,也能把人身上任何裸露的部分冻下来。人要想在那种极端天气里生存下来,还得躲避官兵的围捕,没点野性和血性,没有顽强的生存能力,是根本吃不了那狩猎苦的。郭猎人要想更多地获得狼虫虎豹皮毛,就得有比狼虫虎豹还顽强的生命力。

       每当遇有大型野兽撞到枪口,独自一人的郭猎手一点也不胆怯,每每都断喝一声:杂种操的,老子取尔的性命!郭猎手的枪法好,每次总是能成功杀死野兽。那些年毛皮不值钱,他只能靠多猎野兽,去换取所需的日用品。闹罗萨的时候,还没有过老五,独自在家的老五母亲,被几个老毛子狠狠地给祸害了。过老五的母亲怕郭猎手知道杀了她,没敢对丈夫罗萨的兽行,等到肚子大的时候,不说不行了,思前想后,向早年被冻掉子孙根的丈夫,按照当地风俗,讨个孩子姓氏,准备返回内地独自谋生。她小心将老毛子的事情,低声讲给了丈夫,将来孩子姓啥姓呀。怒火中烧的他,本来想把那孩子生下来弄死,看媳妇誓死也要孩子,愤怒的他在砍断几个桦树后,扔下斧头说了一个字:过。
      老五他妈没有领会,他是说继续在深山里过日子的意思。趁第二天他进山打猎的时候,挺着肚子,赶上爬犁一路向南走来。走到哈尔滨江北的时候,天寒地冻让她染上了疾病,再也走不动了。被附近村里的光棍兽医刘大炮碰见,接到家里热汤草药侍侯多日,总算将她从阎王府拉了回来。小过母亲感激老刘的救命之恩,也架不住村里三老四少的劝说,索性改变想法,两人搭上伙计,在村里住了下来。不过有个条件,孩子生下来只能姓过,老刘痛快的答应下来了。

      小过生下来,没有一点二毛子的特征,让他母亲百思不解了好多天:不对呀,他名义上的爹,连那东西都没有了。自己清楚除了老毛子们,没有和其他男人有那事呀!小过长得是浓眉大眼,人见人爱。虚岁不到十岁的时候,已经是一米五六的大个子了。每天跟在老刘的屁股后面,走家串户劁猪骟羊。天天欣赏牛马牲畜的欢爱。这老看到小过经常全神贯注的观看牲畜发情,忍不住恐吓几句:杂种操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小过总是低下头,斜眼瞄着忘情的猪羊:杂种操的,都是你们惹的我爹生气!窥有老刘进主人屋里喝水,小过指定抄起家伙,将它们狠狠打开。独自一人的时候,也会放开喉咙:杂种操的老刘,等爷爷长大,非劁了你不可。
      解放那年,小过已经长成十八九的大小伙子了。一米八九的大个子,微微隆起的鹰勾鼻子配上浓眉大眼和乌黑的头发,绝对是英俊潇洒的美男子。青春躁动的小过,早就从伙伴的最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要好的伙伴经常说的:谁家的姑娘肯嫁给你这杂种呀?杂种这个词,早就牢牢镶嵌在小过的心中。带着对未来难找媳妇问题的担忧,小过在工程局招工人的时候,毫不犹豫报了名。没有文化的小过哪里知道,村上的证明里,早就标注清楚他的来历。

       毕竟当工人有工资,小过尽管没能摆脱杂种的称呼,还是过上了村上伙伴没有想到的好日子,月月有工资按时发放。年轻人排挤他不许出身不明的人参加活动,老工人容纳他呀,喜欢和驻地单身女人谈心的老工人,也丈义的领上他。时间一长,附近都知道,有个外国杂种,人长的漂亮,床上的工夫了得,是国人没法相比的。要是小过老老实实找一个女人过日子,也就啥事情也没有了,小过这人,干活卖力啥都好,就是性格倔强,脾气暴躁性格反叛,你们年轻人看不起我,我就自己找乐趣快活!

       有一次,他被镇上的民兵堵在一个四个孩子寡妇家。他自报家门说,那些都是他家的孩子,那领头的民兵认识这户人家,一一指着她家孩子:这是老大,这是老二,这是老三,这是老四,你是老几呀?他脱口而出:我是老五!从此,过老五这个名字,就在驻地和单位叫开了。过老五可不在乎这些,你叫我就答应。依然跟着老不正经们,走村串户半夜溜门找女人。等到文革爆发那年他可就惨了,单位深挖特务坏分子反革命,原籍村上也来了造反派,村上那些早就恨他咬牙切齿的光棍们,都把仇恨的目光对准了他。你说你都到这时候了,应该收敛点了吧。过老五可没有这样想,白天刚刚挂牌批斗了他,晚上还是偷偷溜出驻地,跑到了民兵连长的寡妇妹子怀里放声大哭。愤怒的村民和民兵拿着锄头铁锹,将过老五拉到村外,一顿乱锹镐,活活将他大死。轮锹击镐的时候,还高声怒骂:打死你这杂种操的,打死你这苏修的狗崽子。
    
    事情过去四十多年了,同工班的人都记不得过老五这个奇怪的姓了,想起的时候,总是说那个杂种操犟种,太犟了!杂种操的成了人们回忆他的代号,只有门卫张大爷和他同屋,依稀记得他的名字。张大爷有时发慷慨,杂种操的要是活着,也早就退休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