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左膀右臂(原创下)  

2012-02-04 14:0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左膀右臂

作者:赵公明

      阿五阿六在上海话里,带点不着调或者是有些强词夺理的意思,阿五腔调阿六腔调也是如此,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有时说话也真带点阿五阿六的腔调,不过,她们的那种阿五阿六腔调,首先是对外的,其次是善意的,更多带点撒娇含义的,至少是善意的威胁或者是玩笑罢了。上海造船厂的许家勇,就经常被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的阿五阿六腔调弄得无可奈何。许家勇是她俩的好朋友,也是我们工作的业务竞争对手,造船厂的培训实力强,场地和人员又相对集中,加上中专技校一体化的培训机制和快速的专业转向能力,总是在培训考核过程中压我们一头,我们浦东新区培训中心的许多业务,也在政府体制下被他们吸引去许多,他们以人为本的服务机制,也与许多原属于我们的朋友成为他们的铁杆。

      随着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大,培训市场的竞争也开始显露出来,尽管我们代表的是政府这片,尽管领导在会议上号召所有乡镇都到我们这里培训电工焊工,但有些单位还是觉得耐不住上海船厂的情谊,耐不住上海船厂的热情,年夜饭大家表过态度了,计划人家也给列出来了,有些单位还是将自己的下年培训任务给了上海船厂,像浦东的王桥三林镇,浙江上虞安装公司,江苏南通公司,浙江舜杰公司等,还是愿意把自己的培训都交给上海船厂处理,那样其实也有许多的便利,比如,吊车和挖机在人家那里已经培训过了,几大员也是在人家那里培训的,把电工焊工也放在那里,至少是帐好算,学习时间好统筹安排。阿五秀云和许家勇个人关系最好,她就会直接打电话给许家勇,阿弟呀,姐和侬商量个事体,侬看王桥镇的老王,领导都发话了,他还不买帐,侬不就是损失点年夜饭的酒水和临安的小核桃和阳澄湖的大闸蟹送礼吗?侬就当给姐姐送礼了,别再为难老王了,他那点电工名额也影响不了你多少,还是让给阿姐吧,就这样定了,好吗?阿弟。说完,也不管小许同意不同意,电话马上打到老王的家里,老王呀,晓得我是哪个吧,领导决定的事情,侬不要再阿五阿六的了,赶紧发通知到我们这里办培训计划,侬晓得的,知道侬快退休了,侬不把领导当回事情的,侬信不信阿拉把你家的电话打爆花你呀?阿拉就当那娱乐单位的从业人员花塌你,今天娇滴滴打电话给你让你老婆子听见,明天还打电话,看你家里老婆子和儿媳妇怎么想你的做人?吓得王桥镇的老王,赶紧把培训人员名单交到考核站,再也不敢拖拖拉拉等待上海船厂去培训。

      江镇的安全主管镇长,过去和我的前任闹别扭,家庭间的成见也很深。我的前任也是江镇人,家庭出身是地主,世代做人都很刻薄,当地乡亲们特别反感他,即便是他当上安装公司的经理,村里镇里也都看不起他,尤其是他强迫女性下属无偿为他提供性服务,更让许多人瞧不起。江南文化里,无偿抚慰是很正常的,男欢女爱讲究的就是一个情,人活一世,最在乎男女之间的一片情,情意贴上金钱和物质的因素,就让别人看不起了。但绝对不能强迫,人家不喜欢你,人家不想为你提供性服务,即便你是领导,也没有诱惑强迫的理由。三林镇的老顾,花木镇的老沈,都是因为不想和我的前任打交道,转到很远的市里去培训的。阿五告诉他们,我的前任滚蛋了,他们不相信,阿六打电话说,单位换新领导了,他们哼哼哈哈着,秀云妹妹生气了,懿佩姐姐也生气了,布置许多人观察那几个哥们的动向,某一天,赶上那几个人都到洋泾镇吃酒席,阿五阿六打车去了,也把我给带去了,买了好几瓶茅台,等那哥几个喝得差不多的时候,非得要给人家敬酒,男人总得给女人的面子,这在上海显示的是男人的品味,没人敢拒绝的,尤其是在圈子里混的领导,那些人被阿五阿六灌得是一塌糊涂,秀云妹妹号称是浦东的红酒女王,啥这干红那干红的,一杯接一杯尽管往脖子里倒,几瓶下去都面不改色心不跳,懿佩姐姐是混合喝酒,啤酒白酒红酒加饭酒花雕一起混,品种越多越不怕。灌得那些土皇帝连连告饶,训斥下属赶紧地,再也不要得罪阿五阿六姑奶奶!

       上海人讲究礼数,讲究拎得清。尤其是在红白喜事上,在上海的那些年,无论是大节中秋春节还是小节白露霜降的时候,该有啥礼数,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早就替我算计好,如何省钱如何得体,哪里该送多少?论功行赏绝对不掺杂个人的情感因素。即便是平常的个人人情往来,她们也都把我的问候给捎上,慢慢地,浦东许多大事小情的,也都把我给考虑进去了,生意越做越好,领导也越来越满意。最令我感动的,是她们的好朋友,也把我当成知心的朋友,看在她们的面子上,从来不把我当做外人。开个玩笑,讲个荤素搭配的故事,评价个做事拎不清的熟人,从来都不背着我。

     上海人结婚是要发喜糖的,生小孩的人家肯定发红鸡蛋的,这类发喜糖鸡蛋和中秋月饼类的,都是特别有讲究的,发的人家都是多带许多分,比如,你去一个单位办事,正赶上一对小年轻的发喜糖,那么,他无论平常做人是什么样,喜糖和喜烟一定也给你的,无论你是谁,见者有份,喜糖都是一样的,随礼的发四份,一盒中华烟,偶遇的喜糖发两袋,烟是红双喜一盒,你不必谢,也不必上礼,只要那中华烟没给你,无论你和发烟的熟不熟,婚宴那天就根本没把你打在内,你尽管放心吃糖放心抽烟,谁的情也不用领。我在上海的时候,如果所有的婚礼都参加,就那点工资根本不够用,阿五阿六怕我多心,每次遇到不是非去不可的人家,总是瞒着我不说,替我把祝福带到,讲清楚我外地人的情况,主人家往往是两盒中华带回来,或者是两盒二十六元的那种红双喜烟,那办事熟人带队来考核的时候,想着谢谢主人的心意就成了。情意在,和气在,啥也不耽误。

      阿六秀云妹妹闲时会给我讲点有趣的事情,阿五懿佩姐姐总调侃要在上海给我介绍一个临时的。阿五的趣事有时也把我惊吓出一身的冷汗,比如公司物质部的老王,前天晚上拉上一汽车的柴油,都便宜卖给她高桥的姨表弟了,并用那卖来的钱,就地在高桥的宾馆开房找小姐,宾馆的领班阿英就是她初中的小姐妹,老王那货还把手伸进阿英的怀里乱摸。小车班的声子昨天陪领导斗地主了,输了三万多块钱,领导说让他找民工头报销。阿六的话绝对不是空口无凭,我去超市那经理认得我秀云妹子,经常往我怀里塞饮料喝,江边开饭店的是她的叔叔家堂弟,买汽车的经理是他的姨姐夫,整个浦东别说是金桥地区,就连淩桥那长江口,都有她的亲戚做这做这那,公司那些挖墙角偷材料要挟索回扣的,经常撞到她家亲戚的枪口上,就连偷公司废铜烂铁卖的小谢,整天和秀云开废品回收公司的表弟喝酒打牌,却不知道他每卖一根铜线,我们都了如指掌。懿佩姐姐说话算数,真把她的漂亮姐妹给我领来过,我感激我那冲锋陷阵的左膀右臂,却从来不敢在她们面前有一点的造次,总觉得,那坏事还没做,就成了姐姐妹妹调侃的好素材。所以吗,尽管那姐俩一次又一次地给我创造机会,一次又一次给我营造那快乐的氛围,没我都窝窝囊囊拒绝了,我不怕她们笑话我傻,我不怕她们笑话我呆,我更不怕她们怀疑我那生理的物件不好使,我怕的是,连男欢女爱这总该隐蔽的事情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不是有点太那个了吗。

     爱说啥说啥吧,圣人我不是,老实人我也不是,感恩的感激的做人,是我觉得该坚持的,人家左膀右臂凭啥对我好,还不是因为咱的做人吗?既然是这样,那就做个好人,做个永远永远的好人,宁可在生理上饥渴,宁可送到嘴边的肥肉,不该吃的,就绝对不去吃。不管到啥时候,我都永远感激我那没人能比的左膀右臂阿五和阿六,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永远祝福感激她们!

(附:有关阿五和阿六的细节故事,还将写很多很多)


我的左膀右臂(原创下)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的左膀右臂(原创下)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再找两张差不多的照片替代阿五和阿六,等过几天把他们的真照片扫描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