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左膀右臂(原创上)  

2012-02-04 11:5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左膀右臂

作者:赵公明

      和秀云妹妹懿佩姐姐有六年没见了,除了年节的例行问候,平常几乎没有嘘寒问暖。秀云妹妹打拼着自己的事业,懿佩姐姐至今依然沉浸在老公英年早逝的悲痛中,没有特别的原因,我不敢打扰她们现在的平静生活,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感激着她们,感激她们在上海工作中,给予我的支持和帮助。我曾经不只一次说过,如果让我自己说人生最幸福的时光,最快乐的时刻,只有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和秀云妹妹懿佩姐姐在一起的日子,她们是我工作上的左膀右臂,生活中的贴心知己。

      我去上海的时候,正是九九年的梅雨季节,天空中总是阴云密布,淅淅沥沥的梅雨下个不停,一会儿是细如发丝的牛毛细雨,一会儿又是风一阵雨一阵的急雨。雨水涨满了浦东的每一条小河,也涨满了那里的每一块菜地。梅雨喂饱了地上的所有东西,也喂饱了浦东潮湿的空气。箱子发霉了,衣服发霉了,连地砖和墙壁上,都结满了铜钱厚的霉菌。雨伞永远是水淋淋的,道路和房檐也永远是水淋淋的。洗完的衣服没法晒干,只能是拿电熨斗熨烫,刷洗的鞋子没法晒干,只能把鞋子放在电热板上烤干。我住在黑木桥,每天吃过早饭顺着金桥路走到高庙,转过红绿灯,再顺着浦东大道走到油泵厂隔壁那个小院,2750号就是我工作的地方。那些日子里,就那不到二里路的路程,膝盖以下,都被雨水打的水淋淋的。看到我穿的湿淋淋的衣服上班,同事秀云从家里拿来了雨披和雨靴,懿佩姐姐劝慰我不要回公司食堂吃午饭,帮我在隔壁的集团食堂求情买来饭票,并张罗在院子里设法腾出来一间小屋,那时候公司的改制正处于特别抵触的阶段,上海员工本来就担心我们的进入会损害他们太多的利益,凡是能不给我们提供的东西,尽可能地做抵制,有些没纳入改制范围的资产,绝对不允许我们涉足。秀云和懿佩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早先安装公司员工的恼怒,尤其是我们控股人员的许多自私自利行为,许多许多的无知和贪婪掠夺式管理做法,表面上奈于集团和浦东新区领导的决定,不得不执行着合作规程,背地里,也艰难地做着无奈的自我保护。

       我能理解上海同事的排斥,我能理解上海员工的气愤,从爷爷到孙子,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尤其是在无过错的情况下,尤其是在新的管理者冠冕堂皇的光环下,翻开的也是臭鱼烂虾的管理模式。经常有上海的员工来到我们的办公室,借助和我聊天的机会发泄他们的不满,也想趁机打听点公司新领导的情况,弄得我非常难堪,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告诉我,那些发牢骚愤怒的对象,早先就是安装公司的一手遮天帮派成员,也没给员工做啥好事,告诫我没必要搭理他们,专心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才是正儿八经的事情。

       我来新公司工作的时候,新公司已经组建一年了。我们要做的工作,也是与公司业务没有任何联系的,我们要做的,是对浦东新区所有的电工和焊工,进行培训和复训,进行安全教育和管理。由于体制的原因,我所工作的考核站,已经处于倒闭的边缘。好在有老总的全力支持,好在有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放手信任,我很快就和属下的员工达成了共识,尤其是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的出谋划策,让我们有了竞争市场的信心,有了明确的工作方针和目标。新区经贸局和安监局的领导,也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特别的支持,亲自领我们找市场,亲自带我们走关系,走访新区每一个乡镇的安全主管,走访新区每一个职业学校,很快就形成一个以安全生产监察局为核心,以考核站为基地,以各乡镇各大厂矿为区域牵头的培训考核体系,我们则不辞辛苦地奔波在漕宝路上海劳动保护科研所和浦东新区上海市劳动局、安监局之间,报计划,要指标,做培训,核发特种作业操作证工作,有时候,也跟随有关领导,在金桥开发区,高桥开发区的外资企业做安全监察和检查。

      我们所从事的工作,也是一个市、区行政工作的小窗口,也代表着浦东新区和上海市安全生产管理工作的成效,尤其是上海市早就形成的安全生产管理成功经验,早就深入到基层,深入到千家万户,没证就不能上岗的理念,即便是上海企业的门卫,都深知它的重要性。正如此,前来走后门办张证的人很多,而上海的监督渠道也特别的通畅,你违规给一个人办张证,明天就有可能被市里通报,无论是安监局的领导,还是劳动局的领导,都对安全培训考核的进口,抓的特别紧。要想在这样制度下获取最大的经济效益,首先就要不怕吃苦。那段时间里,我和秀云妹妹懿佩姐姐,白天忙着站里的班级培训,下了班还要去高桥镇、淩桥镇、高东镇、北蔡镇、花木镇、杨思镇、六灶镇、江镇的职业学校去办班,每天都是工作到凌晨。

      在哪里办班就在哪里吃晚饭,半夜饿了也没有地方吃夜宵,只能是回家泡方便面吃。镇上的领导都很实在,也特别的热情,有时候,也抽出时间到培训场地看望我们,陪我们吃吃饭,送点当地的土特产,在上海吃饭,最不怕的是喝酒,那些领导知道我是北方人,每次吃饭都上白酒的,尽管不劝酒,但领导们把培训工作做了统一的布置,也没少费工夫,出文件给辖区的企业,派人员深入基层核查员工的证书情况,都是很繁琐很琐碎的事情,尤其是有些企业的订单特别多,很难抽出人员进行全员培训,分批分次都是有很多讲究的,既不能影响生产,又不耽误培训考核,镇里乡里没少做工作,用领导的酒敬领导一杯,是理所应当的。问题是,有那么多的领导要敬,有那么多的企业老总要敬,我一个人,实在是应付不了,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总是和我一道,豁出去自己醉,也要加深工作友谊。在浦东新区的培训工作人员里,按女性的年龄排,秀云妹妹排第六,懿佩姐姐排第五,除了劳动局的一二三四老大姐,就属秀云妹妹和懿佩姐姐年龄大了,行业圈子里,大家把秀云妹妹叫阿五,懿佩姐姐叫阿六,提起阿五和阿六,上海安监系统没有不知道的。为人仗义,做事果断,不怕吃苦不怕劳累,放下抹布就是操扫帚,做完这样做那样,出证周期短,办事效率高,许多企业都愿意找我们做培训,就连松下电器的日本鬼子,都知道经阿五和阿六培训出来的证书人员技术水平高。

       很多时候,我和秀云妹妹懿佩姐姐都是坐公共汽车去办事,却舍得让培训老师打的去授课,那些外聘的教师,也特别愿意到我们站里来授课,尤其是那些被誉为焊工大王,电工老法师的有名气教师,喜欢我们的做事大方,喜欢我们的服务细腻,老师上课累了,我们给他们准备好临时休息的地方,老师上课渴了,我们送上最好的绿茶。夏天我们为他们发解暑茶饮,冬天为他们配备热饭菜,我们甚至为他们过教师节,带大家去宜兴去阳澄湖度假。有阿五和阿六的辅佐,我们的考核培训工作很快就上了新台阶。新区领导来祝贺了,市里的吴春元局长也送来及时的关怀,他们都戏称,我摊上了最好的左膀右臂,似兄妹似知己最是上阵嗷嗷叫的称心兵!


 
 
 
我的左膀右臂(原创上)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找两张相似的照片代替阿六和阿五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