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罩螃蟹  

2012-02-22 10:3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罩螃蟹

作者:赵公明

         马上就要进入老秋了,大苇塘边上的气温反倒更热了。尤其是到了中午,火辣辣的太阳就悬在头顶上,稻田地里的浅水被晒得烫烫的,高粱玉米地里就像一个遮天蔽日的蒸笼,人一钻进去,那汗水就像打开了汗腺开关,汗水顺着眉毛顺着脑门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淌,和裤腰里裤裆里的汗水混合在一起,蒸腾走一半,剩下的那一半,都顺着裤腿流进了鞋里。百灵子蹲在草棵子里,默默地寻找着蚂蚱一类的荤腥吃,喜鹊和大尾巴苇莺正倚在树冠中打盹,野鸭和水鸡吃饱了鱼虾,正领着它们出生不久的儿女,在草根的荫凉浅水中嬉水,野兔等小动物,也借助鹭飞草长的遮挡,正在村南那个小土岗子上晒太阳。火辣辣的太阳烤得大地滚烫,烤的路人的头皮疼。就连村里那几个闲不住的割草人,都撂下镰刀和担子,躺在老榆树的树荫下,或两两玩起“下连”游戏,或用草帽遮挡蚊蝇,干脆先眯上一觉,等待午后的清凉风起。

        草在疯长着,庄稼也在疯长着,草在田边水沟子草甸子里疯长,庄稼在田地里疯长。那些疯长的草就像要赶路似地,竞相开花结果成熟。那些成熟的草籽和浆果,也养育着大苇塘周边的野生生灵。野鸭野鸳鸯吃腻了河沟里太多的鱼虾,竟然也借助草长的掩护,大模大样地晃荡到稻田地头,用它们那张夸张的扁嘴,撮食起新熟的水稗草籽尝鲜。那些大雁啦地鳪啦天鹅啥的,也不再大口吞食蒿草了,就三五成群散落在东大洼子那片碱蓬中,专挑最饱满最膨胀的籽粒吃。南街老太太们养的那几只老猫,不再陪伴主人呼噜呼噜没完没了睡午觉,悄悄顺着地边,溜到排灌站的小河边,蹲伏在浅水岸边,专等那逆流而上半搁浅在浅谈里的鱼儿,遇有懒洋洋极不情愿被水流冲下来的鲶鱼在浅水处扭动身子,就像一只下山猛虎一样跃入水中,用它那带钩的爪子快速狠命地往那些倒霉的鱼身上抓挠着,直至其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再拖着比那早就气息奄奄的鲶鱼,顺着庄稼地回到主人家,回到属于它的地盘,有滋有味生啖那河鲜。

         草长中午最热早晚开始有阴凉的时候,露水也开始下来了,有露水的时候,也正是庄稼打苞扬穗儿的时候,也正是大苇塘周边的河沟子里螃蟹成堆的时候。螃蟹最多的时候,不光有家养的猫儿狗儿到河边的蟹洞里找螃蟹吃,就连泡在河边滚烂泥的肥猪,都趁拱草根的间隙,拱出几只螃蟹吃。或许是嫌弃河沟里的鱼虾河蚌的滋味不鲜美,或许也想品尝一下新熟草籽的清香,那些在河沟里潜伏一个夏天的野生中华绒毛蟹,竟然也不分白天黑夜地,趁着没有啥动静的时候,四散开来逍遥自在地在那带有水腥味的茅草丛里,在虫虫蚂蚱最多的浅水旁,忙碌地开始猎食飞在半空中,蹦跶在陆地上的昆虫,就连趴在蒿草上的螳螂都不肯放过。

        火辣辣的太阳蒸腾走了太多的水分,河沟子里的水位正在急剧地下降着,那些贪婪地猎食陆地上昆虫的横行者,在横着膀子走路的时候,忘却了猎食过程中,也在那些露出水面的泥滩下,留下了走过的印记,留下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痕迹。本来由于水位的下降,那些原本淹没在水沟旁水面下的螃蟹洞,已经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下,加上新鲜的横行爬过的爪子印,哪个洞里有螃蟹,哪个洞里的螃蟹还没有归巢,清清楚楚摆在大家的面前。螃蟹最喜欢的,还是趁傍晚天刚擦黑儿的夜光,顺着流水哗啦啦的河滩,或逆流或顺流去觅食。村里的乡亲,就利用螃蟹的这个习性,发明一种罩螃蟹的抓螃蟹方法。

       螃蟹喜光,喜欢顺着灯光的方向爬。螃蟹也惧怕光,一旦你把一个发光的手电筒或马灯照在它的身子上,它就自以为聪明地原地一动也不动,它可以顺着灯光向你爬过来,但找不到灯光是从哪个方向照过来的时候,就像傻瓜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罩螃蟹的人,只需要穿上雨靴,拎上水桶,拿着手电或者点亮马灯就行了。通常是两个正在挑水往家里走的一个问,晚上到二沟子罩螃蟹不?应承一声好呀,就算是结伴罩螃蟹了。各自拿好属于自己的工具,一个在河的南岸,一个在河的北岸,一边说着话,一边踏着泥水往前走,看到正在河滩上奔跑的螃蟹,就把那手电光或者是马灯光投过去,那听到动静正想飞速离开的螃蟹,见到灯光就像喝醉酒的醉汉一样,听话、地顺着灯光爬过来,一边爬还时而停一下,听听周边的动静,河水的流淌声和突然跃出水面嬉水的鱼儿,都能把它给吓一跳,更加快速向灯光的方向爬过来,直到灯光照在它身子的正上方,它才开始那一动也不动。罩螃蟹的人,就趁它不动的时候,弯腰把螃蟹拣到水桶里就成了。有时候,那些螃蟹也成群结队去猎食,那成群结队的螃蟹,也会像那些跑单帮的一样听话,成群结队顺着灯光来,再有顺序地开始一动也不动,任凭人们不停地弯腰,不停地拣螃蟹到水桶里。

          隔壁老郑家大爷哥俩都爱罩螃蟹,只要是没有毛毛细雨的晚上,只要是没有水涨起的时候,越是有点带着凉气的北风天越好。老郑家大爷都会拿上他那三节一号电池的长手电,就蹲在 房南那条小河旁,就在房南的棉花地头,一边抽着老旱烟,一边往那水沟子里照,看到哪里有螃蟹,就把螃蟹给引过来,有时他还图省事,干脆点燃一堆柴火,一边熏蚊子,一边等待那些螃蟹顺着火光来。就坐在小河边,指挥我们这些还没上学的孩子帮他抓螃蟹,一边罩一边在那火堆里烧螃蟹吃。和老郑大爷一起罩螃蟹的时候,我们也常常把那些最肥最大的螃蟹用草捆绑起来,装到自己的裤兜里。其实,老郑大爷罩来的螃蟹,有一半是送给我家吃的,那也不管,该往裤兜里悄悄揣大个螃蟹,还是趁他眯着眼抽烟的时候照做。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