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诡秘的"二人转"   

2012-11-01 11:4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那年我独闯草原三家子,寻找家里丢失的耕马,也奇怪了,从赤峰下了火车就不断有人提供线索,啥样啥样的人,赶着啥样啥样的马,那马戴什么样子的铃铛赶马的人长的啥样子,都描述的和屯子里游手好闲的大秃子没两样,尤其那豁嘴和龅牙,还有那浅黄色的脏不拉迹的大氅,除了大秃子没有第二个人穿,按照路人的指引,我步行往红山背后的山脚走去。
好在是春天,风和日丽天黑的晚,天擦黑的时候,终于到了三家子,四十里的丘陵山路,我一点也没感觉到累,按路人的描述,大秃子的姨父张屠户应该住在进村左手第一家,最大的房子最大的院子就是他宰杀偷来的马的老窝。
       那天晚上的夕阳特别的疼人,太阳都落山了,光线依然雳雳霭霭,能清楚看到每一位出出进进的人,就是如梦如醉的,仿佛罩着一层白纱,青草萌发的清香,熏陶得我有些陶醉,有些兴奋也有些好奇。也没多想接下来的是斗智斗勇,还是面对刁蛮混横?屠户的屠刀,大秃子的狡诈凶狠甚至是生命之忧,都没想过,找到他,牵马走,想的就是这简单就是这样单纯这样傻。
         我仔细看了看村子,一条南北路横穿小村,大约有四条东西街道,都是路西的住家多,路东也就三五家吧,最南边的一条街的后面和
二趟街的中间,夹着几座坟,张屠户的后面是两座没长草的新坟包,道东的坟头有草。除了前街路旁这两家没有后园子,其余南北街的邻居前后园子都有横东西街路相隔。最让我疑惑的是,我竟然在那个叫三家子村看到了再福老叔和几个熟悉的人,拿着大灯泡好像在布置乡村聚会戏场,我太高兴了,有他们在,我收拾大秃子和屠户不发愁i了,就在我想喊他们的时候,凑巧与前同事王心刚撞了个脸碰脸,那年心刚大学毕业想当官.我没少替他说好话.心刚感动得起誓发愿.只要我有难处.他万死不辞.如今竞在三家子偶遇.别提多高兴了.王心刚似乎知道我的来意.走进张屠户家没费口舌.就把马拉出来了.张屠户还赔了一百块的脚力钱.安顿好马.心刚非得邀请我看一下那个诡异村子里的诡异二人转.
          做为东北人.谁稀罕啥二人转蹦子戏呀.都是满嘴俏皮话猍大飙说黄色下流嗑的.心刚说他就是专程考察蒙汉交界地区最古老最神秘立案邻近村子都不知晓的只供本村特殊情况下才演出的二人转.据说看完既能消灾躲祸.还能延年益寿.你说心刚这学哲学的也能整.啥样的二人转有这功能呀.撩拨村人搞点婚外恋搞个破鞋的功能差不多.哪里会有那样神秘的东西呀?拗不过王心刚已经出了高价做好了准备.跟在他后面进了张屠户的邻家。
        两位明显是清瘦男人化装的女人.涂脂抹粉地活像刚吃完死孩子的滑稽鬼.看心刚进屋就开始扭哒地清唱了:大地复苏四月初.老鞑子看戏白搭瞎功夫.不给你唱对不起你花的钱.给你唱戏萨满不高兴.新鲜野花供天地.芳草成片喂牛羊.天上人间风光好 .精灵万物聚一遭…。就在他们手舞足蹈扭着唱着的时候.我和心刚都看到那两个演员的后面.有两个和真人一般大小的女性纸人也在随着他俩的二人转步法僵硬地扭着.心刚看到那俩纸人喊了声不好.扭头就往院外跑.边跑边惊慌失措地喊叫.哥们救我救救我.赶紧拿木头砸那倆纸人.否则我命休亦了。
         我抄起一块木板就朝那奔来的纸人身商砸.人家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急了.前边有几块棺材的上盖板.劈成几半还没粘合在一体.两米多长一尺多宽.王心刚还在那边叫.对了对了.它们就怕那样的木头砸.我用尽全身气力对准那发疯的纸人就是一顿疯狂的抡砸.那刚才还像疯子一样的恐怖纸人.竟然随着被砸中嗷的一声惨叫.烟消云散了。
         精疲力尽也被吓的半死的我回过头来看那王心刚.早就没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天已经放亮了.张屠户家房后那两座据说是他家刚故去没多久先人的新坟.密密麻麻长了一层嫩绿嫩绿绒毛般的小嫩草.心刚的上铺富波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点铁屑.就撒在右边那坟头的南面.说是要赌就赌个大的.他期盼那座坟的风水i给他带来点好运气.张屠户父子尽管一肚子的不愿意.有偷马间接惊吓跑王心刚的愧疚.只能眼看着富波胡闹着。
       告别富波和屠户.我牵着马走了三天才到家.三天三夜没吃没睡甚至也没界大小手.没见天黑太阳落.我到了家里拴好马才倒头大睡。回想三家子一游似乎是在梦里头。去时候的火车票还在.路边砍下的柳树条也在.鞋上身上的泥土也全在.赤峰火车站前买的可香可香的大瓜子还在.可我回来怎么就没遇到天黑呢?还有那诡异的二人转.古幽古幽的唱腔.僵硬僵硬附体般的纸人是谁倒的鬼?隔了一年又回原单位.我才晓得王心刚因竞争校长没成.心里憋屈在马路上让汽车撞死了。按时间推算.我遇到他的时候.正好是死后的第六天.马是实实在在找回来了.诡异的纸人.诡异的王心刚.还有那诡异的二人转.实在是心中没法解开的谜!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