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水的日子怎么过?(原创2)  

2012-01-05 10:1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水的日子怎么过?

作者:赵公明
     (郭大哥全家用我们使用的水洗了一次澡,还请了邻居一块享受,让我们愧疚得心里非常难受,任凭郭大哥如何推脱,我们还是起个大早和他一起上了路,到四十里外的甜水滩背水)
           二背水艰难
  在大山里睡觉,就是香甜也特别的踏实,凌晨四点的时候,李老师听见外面有点动静,赶紧把我们都喊醒了,挑起水桶准备出发的郭大哥,说啥也不要我们去,大家哪里会听他的,纷纷找来装水的家什。张老师用的是两个大塑料桶,李老师挑起的是铁皮桶,我用背篓背负的,也是个老式汽车用的加水桶,郭大哥另找出多年不用的木水桶,点燃火把上了路。
 
   郭大哥在前面,边走边用拄棍敲打路上的石头,还高声唱着小调。我跟在他后面好奇地举着火把。敲打石头,是让小动物躲离满是露珠的小路,唱着自编即兴的山歌。估计也是如此。大哥的嗓音很高亢,都是亲亲爱爱的,排除寂寞劳苦的悲壮抒情,至尽我还记得开头:小亲亲呀小亲亲你一个等,后生哥哥俄(我)要对你说心情,受苦有你的亲亲哥,双手就为你捧来牛羊满圈,哥哥永远不后悔!.....。
  早晨的露水很大,大家的裤子膝盖以下都被打湿了,泥水钻到鞋子里滑的很,走起路来特别的别扭,深一脚浅一脚特别难把握。没走多久就已经汗流夹背了。天亮的时候,还没有走完一半的路程。干渴极了也只能啃两只大哥满身泥水摘来的野杏野葡萄,想挽起湿得呱嗒呱嗒的裤脚,又怕路边的荆棘剐肉钻心的疼痛。在一个叫做靳家滩的地方吃点大娘烙的油饼,郭大哥说再有五里路就到了。
     精疲力竭的时候,终于到达了甜水滩。山凹里一片不过十来亩大的一片平滩,东西南都是冲着山凹或山沟,北面是一个陡墙般的悬崖。滩上长满了酸枣树之类的荆棘,悬崖下,攀爬着一团藤蔓植物。蛇蛙不时从乱草中窜来爬去,野兔野獾也惊跑三两只。

        地上到处是不知道年代的废砖烂瓦,似乎是久远的过去屯过剽悍的兵匪。大哥轮起扁担,说要给我们开避一条路,劈劈啪啪敲打着荆棘野草。有躲避不及时的小蛇,被拍个半死,大哥嘴里还叨咕着对不起,谁让你道行浅不知道躲避呀。往复三次,都是冲着那簇密密嘛麻的藤蔓植物下面而去。我们问大哥:这里到处都是沙石荆棘,水在哪里呀?大哥一指那处藤蔓,泉水就在它们的根下。说罢,掏出背在腰后的砍刀,砍起脚底下的藤蔓来。大哥这刀刚一落下,里面忽的一声,窜出一群飞鸟。红肚子绿脑袋蓝面颊的大鸟小鸟都有,最多的是灰色的野鸽子,那些惊飞的鸟儿,也让没准备的我们直发呆。鸟群飞走后,大哥又让我们拣起石头,拼命扔向藤蔓的枝梢上方,生怕里面掩藏着毒蛇之类,趁我们舀水的时候从上方发动袭击。确信上下左右东西南北都安全之后,我们才认真打量起这处泉水。 

       那是怎样的一处泉水呀,突兀的山崖脚下,不过三五平方米大的坑,最多才有半米深,两米以外的地面,都难以看见湿润痕迹。坑的周围堆积起厚厚的鸟粪,坑里漂浮着许多的羽毛和半截的蛇蜕。紧贴着崖壁,是一帘米八宽的湿润土带,从崖半腰滴嗒滴嗒往坑里滴落着不紧不慢的水滴,小小的池坑里竟也泛起圈圈涟漪。每一滴水,都从崖上夹带着黄土滴落下来,池里的水也是黄澄澄,差点就遮掩原本就不深的坑底,这洼水,不知道是多少生灵赖以生存的依托,被我们赶走的那些鸟儿呀,小动物呀,为了这点水连生命都拼上了。大哥见到水,先是轻轻用水舀左右漂摆几下,推去草末浮叶小心舀了一瓢水,先喝了几大口,又畅快的浇淋到头顶,深深呼出一口长起:亲亲的娘呀,痛快!接着,开始一舀一舀往容器里面装,所有的桶都装满了黄色的混水。装满水后大哥说不急着走,又从一棵碗口粗的榆树上扒下几块新鲜的树皮,覆盖在水桶的水面上,说是防止路上的坎坷晃走这来之不易的水。
    回来的路上,是负重走在山路上,其艰辛实在没法描述。肩头仿佛有人用细绳往复磨拉,腿软脚无力,肩膀火辣辣的痛。牙齿咬得都麻木了,还是追赶不上郭大哥矫健的步履。咬牙发狠拼命挺着,急奔三五里,再瘫坐在地上把汗出透。也是凭借着年轻火力壮,半夜十点来钟,我们终于连滚带爬,回到了郭大哥的家,把水卸到院子中的时候,谁也没有力气将它们拎到水缸里。哥三个,都脸色煞白,连看看对方的力气都没有了。郭大娘给我们端来上面撒着米糠的糊米水,我们连吹去米糠的的必要步骤都省略了,懒惰疲惫地吸些润润早已冒烟的喉咙。
  
    浑浊的水倒入水缸,我硬撑着站起来,大娘,实在对不起,没有找到清凉的水。大娘说,这就是最好的水,甜得滋润。她老人家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块用红布包裹着的,像冰糖一样透明的晶体块,小心熟练的掰些,撒入刚才还浑浊不堪的水里,刹时水变成得清澈透明。大娘说,那是白矾,山里吃水少不得它。这次背水肯定是我们哥几个今生所做的最苦的差使,也是大多数人永远也没有机会实践的事,肩头上磨出的红肿半月后还隐约火辣痛,老张路上还幻想美梦,要是有头驴该多好呀!牵着驴去驮水该多幸福呀!我们商议,回来就给大哥家买头驴送过去,解脱哥们这难以想象的苦和累。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