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水的日子怎么过?(原创1)  

2012-01-05 10:0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水的日子怎么过?

赵公明
    (山西的吕梁大山沟里的村落,常常被称做住在天边里的人,许多天边的村落极度缺水,天边的水比油还金贵)
   
    
    一.惜水
       1988年暑假,上级要求党校的教师做些社会调研。我没有趁机南下广东深圳,前去体味改革的火热氛围,而是选择到冬暖夏凉的薛公岭后的几个村落,调查大山里的贫困生存状况。
        我与同龄的张李两位老师,组成三人小组,乘汽车沿汾离公路进山,逶迤蜿蜒三个小时,来到一个叫做郭家鄢的停靠点。再从那里踏上进入目的地的山间小路,步行三十华里方可到达柳树沟乡。据说,柳树沟算是最好找到的贫困乡,路上不会遇到金钱豹的袭击,也不必担心失足掉到万丈深渊。我们按照乡村地图的标识,顺着站点旁的上山小路,拄着长拐杖开始步行。
       山路是利用大山的天然走向,略微开凿铺就的,或许年代久远走过了山民的世代子孙,或许是迫与生计路过的山民,背负过太重的负载,小路上早年开凿出的台阶垫起的石头,都磨去了棱角,光滑的很。只有低洼处铺就的石头缝隙间,新发的一簇簇不知名的小草,仿佛告诉我们,至少一周内无人从山路上走过。
        紧靠着山路两旁,偶而会有一处梯田,都是垒起一面极高的石墙在转弯处,会聚山上冲刷下来的泥土而成。三两棵粗壮核桃或柿子树理直气壮地雄踞其中,树下是几行稀稀落落低矮的麦子。远近高塬低壑悬崖边,到处都是野生的酸枣树沙棘棵子。山里边的野花野果都节气晚,漫山遍野正弥漫着野枣花的芳香。龟缩在沙棘棵子里纳凉的肥硕沙斑鸡,漫步在梯田树下的褐马鸡,根本不理睬我们的到来,依旧专心的忙碌自己的内容。老张说忘记带着气枪来了,老李说有一副弹弓也好。其实,无需气枪无需弹弓,如果你想抓两只沙斑鸡的话,拐杖和双手已经足够了。野生动植物保护法早就生效,大家也只是说说而已,再次见到另一群近在咫尺的褐马鸡群时,老李凑到人家跟前,挥动双手非让人家回家护蛋,被他惊吓的鸡群,也只是懒惰不情愿地扑动几下翅膀,飞到附近的树丛中。
         哥三个陶醉在诗情画意般的自然山色风光中,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老张大哥还突发感慨:好一派青山绿水风光,真乃是画不如江山呀!老李是山西本地人,青山不假,绿水在哪里呀?是呀,走过二十多华里山路了,也曾穿过几道沟壑,都是荆棘簇生,没有见过脸盆大的积水潭。要是在这硬邦邦的黄土堑下找到一缕清泉,搽搽脸上的汗水,再美美地喝上几口,该是多么美妙的享受呀!老李独自嘟囔着,净想做梦娶媳妇的好事,不可能有的,别做梦了!着实让我们伤心了好几分钟,想想还不行吗?
         快到村前的一个山包上,遇到一个郭姓的砍柴大哥。热情地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跟随他来到半山腰塬上那个叫做柳树沟的山村。郭大哥告诉我们,柳树沟是个大村子,散散落落居住着三十多户人家。通邮差还有卖日杂的小卖部,方便面火腿肠牙膏信纸都有卖的,看他说话的神情透露出许多幸福。连电池蜡烛都有的,其他村子都得来这里买,最远的要走五六十里山路呢。
         郭大哥家的家是五孔连在一起的窑洞,有一个占地一亩大的空旷院子,四周栽了几克果树,差不多有石头硬的黄土院落,我的第一想象就是,也难以在上面种些蔬菜,后来我才知道我想的太错了。窑洞里面特别的干净,一看就知道是护勤劳勤俭的家庭。和郭大哥一样的是,家里的成员包括闻讯赶来的左邻右舍,脸上仿佛都挂着一层风吹雨淋的垢痕,特别需要用温水冲刷一般。
        郭大哥善良的老母亲,从炕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条雪白的毛巾,说要请我们洗脸搽汗。老太太亲手掀开放在炕角的水缸盖子,拿起挂在缸沿上一个用手工打就的黄铜水舀子,小心翼翼舀起一舀水,稍微忧郁一下,又颤颤微微倒回去一些,仿佛觉得还没有下定决心,又往回倒了一些,才将剩余的水倒入脸盘:搽把脸吧,山里面简陋,慢待客人了。那脸盆也是崭新,仿佛买回来根本就没有用过。盆底还用红油漆写着一个大大的喜字。就是盆中的水太少了点,兴许是山里人节俭惯了,我抓过毛巾开是搽洗起来,本来就不多的水立即就变成了墨汁般的浑浊。搽罢一遍我端起脸盆想将脏水倒向院子再洗个二遍,郭大哥赶紧接过脸盆倒入院子里一个石头打就的大石盆里面。我接过脸盆自己拿起水舀子,连续舀了两下,又刷牙是又搽脖子,根本没有观察周围的表情,也将洗过的水倒入石盆中。老太太接过我用罢的脸盆,脸上好像很尴尬,依旧重复着刚才给我倒水的过程,看着老张洗罢。好象惧怕老张重复我的动作,赶紧又舀出他的刷牙洗二遍的水,老李也是如此。
       吃过晚饭我们还要搽洗身上的汗臭,老张对我们提出的要求连连说要得,从邻居家借来两脸盆,也是崭新的,每个盆中舀来半盆水,叮嘱一声洗罢千万别倒入院子,留做饮牛羊用。躺在客窑准备入睡的我,突然想起解非要拽上他哥俩。院子里郭大哥全家正忙呼在石盆中搽洗,一边洗还一边感慨:真舒服,洗澡真舒服。他们竟然用我们洗涮过的脏水在洗澡,还请来一个邻居高寿老大爷。那老头洗着洗着还落了泪,好久没人请他来洗澡了。我们都惊呆了!六口人围在石盆里搽洗,你蘸一下毛巾,拧干再用力往复在身上搽,水面上都搽出了一层黑色的尘垢,可大家还是幸福地谦让着,你多搽几把!
   
         听他家邻居那个老大爷说,吕梁山里太缺水,宁肯给你灌几壶核桃油特产,也不愿意将你的背壶灌满水,我们今天的连洗带涮,已经用光了他家一个月的用水。每家用水是排队按日期到十华里外的清水潭挑来的,轮到谁家谁家才能去担。山里民风淳朴,没有人肯在不属于自己家的担水日期,前去挑水的。那潭水也刚好每天够装满一户人家的水缸。山里人如不走出大山,估计一生只洗三次澡,出生的时候,要用温水搽洗孩子和产妇,出嫁或结婚的时候,也是如此,再就是死去的时候了。山里吃面食多,偶而淘米做饭,洗米的水可以给孩子和妇女洗把脸。也要积攒起来洗罢衣服后,才能去饮牲畜。
    
          我们傻了,真的惊呆了,难怪老太太硬朗的手,竟在舀水的那一刻颤颤巍巍,难怪老太太把舀出的水,再极不情愿地倒回去一些。我们都做了什么事情呀,还有那漫长的二十九天里,郭大哥家用什么做饭吃呀?我们都哭了。郭大哥说,四十里外山坳里,有一处清泉远离人家,明天可以起早去担水,我们的社会调查也完全转向水,明天,我们将跟随郭大哥一道,翻山越岭去四十里外的甜水滩,去担那比油还金贵的水!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