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陈家铺村土地的传说(原创)  

2012-01-03 22: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节:陈家铺的土地

记得有一年回家过春节,我问情不自禁哼着小调的爷爷:爷爷,您刚才唱的好地雁落是啥意思呀?爷爷说,陈家铺的地,分成五种,一种叫“牛地”,一种叫“雁地”,一种叫“蛇地”,一种叫“马地”,一种叫“凤凰地”,啥是牛地,啥是雁地,爷爷也说不出来子午辰卯。爷爷只说种地要挑牛地,人死要埋在雁地,陈家铺的大多数死人都埋在坝东北,大概那里就是雁地吧。不过,我见识过蛇地,那蛇地就在头道沟子河两边,就是陈家铺村和赵荒地村的中间。荒地村的那块地被头道沟子和二道沟子分成三截,那头道沟子和东大坝间还有一条斜穿的土路,土路的两旁长满了马兰草。我小时候春年和伙伴们去那块地挖野菜的时候,经常看到马兰花下盘着一盘盘的蛇,村人说那蛇就是野鸡脖子,是毒蛇。荒地村的梦武大叔查过日本人留下的动物词典,说那种蛇叫东亚蝮蛇,真的是毒蛇。和苇塘里的蛇不一样,那东亚蝮蛇的头能立起来,日本人观察事物细,会盘起来头能立起的北方蛇,大都是毒蛇。

有关蛇地的另一个证据,那块地其实是我舅爷家的,也就是我父亲的姥姥家的土地。舅爷说,过去种庄稼的时候,那块地都是由北边六屯的舅奶弟弟带人去种,地上打出来的高粱玉米大豆,也都送给舅奶的弟弟家了。太姥姥信佛吃素一辈子,不准舅爷经营那块土地。舅爷说,那时候种地,用的是两匹马拉的老毛子生产的双轮双铧犁,老毛子的犁杖种地快,土地开化能种的时候,蛇也顺着开化的土地往地表钻,不知道是那些蛇不会钻洞,还是那犁杖翻的地深,犁杖下去,都能听见土里咔嚓直响,翻出来的都是血淋淋的半截蛇,舅奶的弟弟每年种那块地,都能从地里挑出好几担死蛇。有一次,一条有胳膊粗的半截蛇,从土里翻出来还能蹦一人来高,几下就窜到马腿下,冲着大清马就咬了一口,那马没瞪几下腿就死了,就是解放前一年的事情。

蛇地还有个故事,七二年全国搞个平坟运动,所有的有主坟墓都要深埋到地下,无主坟墓里的尸骨都扬巴了。那块蛇地的北头,是荒地村地主老陈家的祖坟,记忆中的那祖坟也就十来八个坟头,地主人家和贫农在处理坟地上的最大区别就是,地主家的后代即便是在那种环境下,也要给祖先收尸骨,哪怕那坟里埋的是他出了五服的二大伯,赵荒地的地主在红卫兵刨那些祖坟的时候,早就准备好几个破箱子,本来装死人尸骨要在箱子里铺上红布的,可那年代红布是有专门用场的,地主家不敢犯忌讳,只能在箱子底下铺一小块红纸。棺材被红卫兵挖开的时候,没人敢继续挖了,那天我也和一帮没上学的小伙伴看热闹,只听挖坟那边一阵惊呼,附近的人都跑过去了,那畏畏缩缩躲在地边的陈姓地主,仿佛知道什么事情在发生,也小心翼翼往坟边靠,土里埋的是一口朱红色的棺材,多年的泥土侵蚀,棺材头的黑字已经模糊不清了,那棺材头的两边,有两簇拇指粗的芦苇缠绕在棺材头,那芦苇的叶子都很短很粗壮,和茎蔓一样的粗壮,一样的完全是暗紫色,没一点的绿,两簇芦苇在棺材头缠绕汇聚,棺材两侧趴满了蛇,人们都惊呆了,不知道是该继续挖,还是解散回家。还是那地主沉着冷静,面无表情地蹲下去,拨开那两簇芦苇,冲着棺材磕了三个头,把那一团团缠绕的蛇用铁锹挑出来,装到事先准备好的土筐中,带队的民兵连长见状,轻声说了一句:散了吧。剩下地主继续往土筐里装那些蛇。荒地村的红卫兵里有和那陈姓地主沾亲带故的,破例悄悄留了下来,不知道是出于亲情,还是出于赎罪,地主往坝东挑那些蛇,他们学做地主的样子,帮助他往土筐里装蛇,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所有的人都清楚,陈家的好风水破了。那陈姓地主也算幸运,他家的祖坟棺材,破例没被掀开,那几个红卫兵帮他抬到坝东,埋在坝炕子上。

凤地的说法也来自一个传说,传说老赵家腰院的人,冬天到东盐滩挖盐土,走到东大洼子附近,看到天空中一大群鸟围着一只大鸟飞,仔细一看,那只大鸟正在扑打一只金雕,所有的鸟都围着金雕不让它跑掉,不一会的工夫,就把那只金雕给杀个羽毛脱落,浑身上下都是血淋淋,掉到地上没抽动几下就死了,那大鸟可能是战斗得累了,就在盐滩上落下。腰院人一看,这鸟长得和孔雀一样,比孔雀还漂亮还大,这不是传说的凤凰吗?都说凤凰不落五宝之地。等那凤凰飞走的时候,腰院的人就开始在它刚才落的地方找呀找,挖呀挖,从早晨找到天黑,从早上挖到天黑,也没在那块土地上挖出来金疙瘩翡翠宝石来,那人不甘心,就把凤凰落的那小片土给挖回家了,随手放在锅台旁的灶王爷供台上。某一天,这家人家熬破子粥,放入水中的碎高粱米刚烧开,不小心熏落几粒那盐土进锅,盖上锅盖时闻到的还是高粱米味,掀开锅盖却是满锅热气腾腾的一兜肉饺子。腰院的人会联想,这盐土就是宝呀,咱不能让它把高粱米变成饺子吃,那能解几顿馋呀,要不说,这有福之人想的都是上进的事情,腰院的人就想到了,来年春天,把这盐土放到地里去,说不定还会有奇迹发生。果不然,第二年风调雨顺,腰院在东荒地那几亩薄地,打下的高粱大豆一直拉了好多天,从农历九月末开始卖粮,一直卖到来年的五月,腰院到底打多少粮食,反正村人看到的只是腰院一车车往外拉,比地主家的粮食总和还要多,有老辈人说,腰院发财就发那一捧盐土上了。

我爷爷和我太爷说,腰院发财发在腰院我叫大太奶那个老太太身上了。腰院的老太太一生行善,路上看到受伤的青蛙都找点草药给医治,老太太最善于教育子女,腰院老太太平时也供奉黄三太爷黄三太奶,腰院老太太供奉的那一堆黄大仙许多人都看到过,从来不祸害鸡鸭。腰院老太太过年无论包啥馅饺子,蒸出来的永远是一锅素馅一锅肉馅饺子,蒸出一锅还出一锅,那饺子从三十晚上凌晨开始拣,一直能拣到天亮。这边腰院老太太的饺子拣不完,那边老付家老朱家的饺子却无论包多少,屉上总是难装满,有一次朱大先生不服气,一边骂着一边和面剁馅包,接神的时候还真的包满一大锅,烧水蒸饺子放鞭炮准备接神过年吧,这边稀稀疏疏的炮仗刚响完,掀开锅盖一看,笼屉上的饺子不但被撒了一层草木灰,,而且明显有许多小动物的爪印子,把饺子都给踩个稀巴烂,朱大先生没办法,过完年就和兄弟们商量,这院子是没福气住了,谁家能压幅就卖给谁家吧,腰院人的大德堂是买的朱先生家老院才发的财。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